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科峰智能:实控人与堂弟上演夺权大戏,产能利用率下滑却欲募资扩产|IPO观察

2022年公司主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大幅下滑,如今已不足67%,而在如此背景之下,科峰智能却欲通过IPO大举扩产。

近期,湖北科峰智能传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峰智能”)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主板IPO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2929.4667万股。

钛媒体APP注意到,科峰智能的实控人吴俊峰曾违反竞业协议,并曾被其堂兄弟吴琼海以抢劫罪、盗窃罪、诈骗罪、行贿罪等罪名告上公堂。募投项目方面,2022年公司主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大幅下滑,如今已不足67%,而在如此背景之下,科峰智能却欲通过IPO大举扩产。

实控人与堂弟的大戏

科峰智能成立于2010年,由吴俊峰出资设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吴俊峰、裴泽云夫妇合计控制公司70.66%的股份,为公司的实控人。

钛媒体APP注意到,作为科峰智能的创始人以及实控人吴俊峰,其人生经历可谓是“丰富多彩”。2004年12月,吴俊峰与其堂弟吴琼海设立湖北行星,并经营行星减速器业务。

湖北行星设立初期,由吴琼海担任法定代表人,主导公司经营管理。自2007年开始,吴琼海经常在德国居住并在德国经营公司,吴俊峰出任湖北行星法定代表人。由于吴俊峰与吴琼海在湖北行星经营理念上存在分歧,且双方沟通不畅,彼此逐渐丧失信任,产生矛盾,公司治理陷入僵局。受股东矛盾影响,湖北行星经营规模逐渐萎缩,并于2016年开始逐步停止经营。

令人惊讶的是,不久后,作为堂兄弟吴俊峰与吴琼海的矛盾持续升级,并闹到了公堂之上。在刑事案件方面,2021年,吴琼海向黄冈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提出吴俊峰涉嫌抽逃出资等29宗罪名的控告,具体罪名为:抽逃出资罪;妨害清算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伪造、变造金融票据罪;职务侵占罪;洗钱罪;票据诈骗罪;逃税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单位犯危害税收征管罪的处罚规定;假冒专利罪;侵犯商业秘密罪;非法拘禁罪;报复陷害罪;打击报复会计、统计人员罪;抢劫罪;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破坏生产经营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打击报复证人罪;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行贿罪。

虽然黄冈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经审查认为上述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决定不予立案,但是从上述的控告来看,抢劫罪、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等字眼,这无疑是要致对方于死地。

这还不算完。在民事案件方面,吴琼海、湖北行星清算组等也对科峰智能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吴俊峰、杨剑等主体提起多宗民事诉讼案件,具体案由包括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纠纷、合同纠纷等9起。

其中在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中,湖北行星表示,吴俊峰设立了与湖北行星经营范围几乎相同的科峰智能并进行同业竞争,将湖北行星的管理人员、职工以及生产资料转移至科峰智能;未经湖北行星股东会同意,吴俊峰和童梅于2016年底逐步停止了湖北行星的生产经营;利用虚假宣传的方式开展不正当竞争,让客户误以为湖北行星和科峰智能为同一家公司,引导和要求湖北行星的供应商和客户与科峰智能发生业务往来,将应属于湖北行星的业务及业务收入转移给科峰智能,导致湖北行星收入受损和客户流失;向湖北行星以低价或者委托加工方式采购产品,之后再按市场价对外销售赚取属于湖北行星的利润等。

虽然黄冈中院判决驳回了湖北行星的全部诉讼请求,但是两兄弟闹到如此地步,不得不令人担心,科峰智能真的是否是一家合规的企业?

事实上,在上述湖北行星的众多诉讼请求之中,有一个请求引人格外关注,那就是未经湖北行星股东会同意,擅自对外拍卖湖北行星的重要生产设备,该批生产设备最终被低价流转给了科峰智能并用于取代了湖北行星的生产经营。

据悉,2021年3月,科峰智能参与了湖北行星拍卖资产事项,资产包括机器设备、存货、办公用品、车辆、注册商标等,具体情况如下:

2021年,科峰智能或吴俊峰购买湖北行星的资产的成交价格确实低于评估价值。那么,上述时间到底是否如湖北行星所言,其未经湖北行星股东会同意,擅自对外拍卖湖北行星的重要生产设备,该批生产设备最终被低价流转给了科峰智能?

不论吴俊峰与吴琼海最终如何,但科峰智能在申报稿中承认,吴俊峰曾存在违反竞业禁止义务的行为。

产能利用率大幅下滑

科峰智能的主营业务是机械传动与控制应用领域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

2020年-2022年(下称“报告期”),科峰智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6495.54万元、36809.49万元、38258.7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6112.14万元、9945.76万元、8219.45万元,其中2022年公司增收降利。

从业务上看,科峰智能主要拥有精密行星减速器、工程机械用行星减速器、谐波减速器、精密零部件及其他,具体情况如下:

可见,精密行星减速器是科峰智能的第一大业务。

钛媒体APP注意到,在2022年,科峰智能大部分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均出现了大幅下滑的情况,具体情况如下:

可,2022年,精密行星减速器、工程机械用行星减速器、谐波减速器的产能利用率均为超过70%,特别是工程机械用行星减速器,其在产能相同的情况下,产能利用率却同比下滑了近26个百分点。

需要说明的是,在如此产能未被充分利用的情况下,科峰智能却还欲通过此次IPO募资加大扩产。公开资料显示,科峰智能此次欲募集62075万元用于高精密减速机建设项目,占募资总额的69.39%,该项目建设完成后,科峰智能将新增年产35万台精密行星减速器、0.8万台工程机械用行星减速器、5万台谐波减速器。但2022年科峰智能精密行星减速器的产能同比增加了近10万台,但其销量却仅同比增长了0.47万台。在如此背景之下,科峰智能还大举扩产,到底是否能被市场消化?

对于科峰智能的成长性或许也令人担忧。据悉,科峰智能每年至少有9成的收入是来自境内,同时,根据QY Research的统计,2022年全球行星减速器销量为540.15万台,销售金额为12.03亿美元,其中中国境内销量为231.91万台,销售金额为5亿美元。根据QY Research的研究报告,2029年全球行星减速器销售规模达22.31亿美元,中国市场规模达11.49亿美元。

中国行星减速器市场正在缓慢的持续增长。

有意思的是,科峰智能在行星减速器中拥有精密行星减速器、工程机械用行星减速器,报告期内,两者合计产生的销售收入为25658.5万元、35350.63万元、35161.82万元,换言之,2022年科峰智能相关行星减速器产生的创收同比下滑。科峰智能未来该如何保持公司的成长性?(本文首发于钛媒体 APP,作者|邓皓天)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