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成为“秘密武器”,宁波银行增收又增利|钛媒体金融

银行的科技转型之路是否变成一场资源的比拼?中小银行在资金和招揽人才不及大行的情况下,应该如何破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多家上市银行陆陆续续公布了业绩快报,其中宁波银行成为一众城商行中的佼佼者,究其原因,不难看出其数字化转型为其业绩贡献了不小的力量。

数字化转型助力宁波银行实现营收利润双增长

根据业绩快报,宁波银行全年实现营收615.84亿元,同比增长6.40%;净利润255.35亿元,同比增长10.66%;不良贷款率0.76%,继续保持连续16年不良率低于1%的记录。

在净息差逐渐缩小,银行业业绩普遍面临压力的背景下,宁波银行业绩逆势增长,金融科技成为它能无视外部风险,跨周期盈利的原因。据钛媒体APP了解,宁波银行拥有科技贷款、绿色金融贷款、人才贷款以及各种综合金融服务,并特设专门的科技支行为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提供全面专业的服务。目前宁波银行开发出的鲲鹏司库、波波知了、五管二宝、宁行云等金融科技产品,在某些领域已经超越部分大行。

宁波银行长期以来坚持数字基础建设,据钛媒体APP了解,宁波银行每年将营收的5%左右投入金融科技建设上,其按照智慧银行的发展愿景,以“iSMART+”为战略指引,构建了“十中心”的金融科技组织架构,以及“三位一体”的研发中心体系,强化科技业务的融合协同。在这样顶层架构设计下,为鲲鹏司库、波波知了等金融科技产品创造了诞生的契机。

波波知了是一款专为企业提供服务的软件,用户可以享受以下7种服务:公司信息在线查询、风险预警功能、知识产权查询注册:提供商标、专利等查询注册服务,助力企业保护版权、SEO优化方案、社交媒体营销策略、SEM推广管理方案以及经营宝典和掌上专家,目前该软件已为2000多家企业提供服务。笔者第一次接触该软件是由一位金融前辈进行推荐的,使用后发现该软件提供从选园区、政策查询、公司架构设计、招聘、融资,外汇管理乃至IPO的信息服务,确实能覆盖大多数企业的需求。

宁波银行推出财资大管家以助力企业实现资金管理已有10年之久,经历了10次迭代进化,财资大管家已向客户“业财一体化”趋势靠拢,打造出十大易用场景,分别是易查询+、易交易+、易外汇+、易票据+、易融资+、易发薪+、易报销+、易预算+、易采购+、易直联+,开发了500多项易用功能的数字化集成方案,全面梳理业务流程、打通系统流转节点,将单一功能整合为场景应用,为企业提供场景化服务的新体验。

「鲲鹏」司库是2024年宁波银行最新交出的金融科技成果,它更贴近于融合了人的智慧和机器的智能的产物,依托央企、国企、上市公司司库服务打造的“鲲鹏司库”数字化服务方案。鲲鹏司库是一整套服务方案,司库建设涉及企业的组织架构、业务模式、内部流程、制度规范等,需要企业管理者顶层设计,其涵盖了财资大管家的功能,且方案的范围更大,甚至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

此外,还有“五管二宝”、“宁行云”等产品覆盖贷款、云储存云服务等内容。从产品上讲,宁波银行所涉及的服务范围已覆盖了个人和企业的全生命周期,在产品创新方面为中小银行做了表率,这便是面对大行服务不断下沉的背景下,中小银行破局的方式之一。

中小银行如何复制宁波银行的数字化布局

产品创新离不开人才、资金、硬件支持等多方面因素,这将是对中小银行“积蓄”的一大考验,因此对于刚进行转型的中小银行最保守的数字化转型方式便是“按部就班”,可以根据宁波银行所提供的产品案例选定最适合现阶段银行需求的一个方向进行深耕,专精攻克有对应服务需求的客户群体。

继续增加科技投入将成为未来银行的发展趋势,但如何发挥投入的最大化,才是中小银行所应该关注的重点。从方向上来说,人工智能是银行需要聚焦的核心领域,但人工智能并不能和金融科技划等号,这就意味着仍有许多金融科技领域有待开发。

根据2022年报中上市城商行对金融科技相关信息的披露,宁波银行金融科技投入第一为28.94亿元,其次为北京银行24.52亿元,第三为上海银行为21.32亿元,从已有数据来看,城商行在金融科技的投入均呈现增长趋势。2022年科技从业人员最多的银行为宁波银行,为1727人,同比增长22.14%;其次为上海银行,科技员工数量为1232人,同比增长16.78%;第三是南京银行,同比增长44.79%。按照这一趋势推测,2023年这几家上市城商行将继续保持投入和人员双增长的趋势,在银行降本增效年代,对于金融科技价值投入和人才需求仍会是银行增长项。

银行本身具有数据属性和优势,但真正实现数字化转型仍需在资金和人才上加大投入。首先,在资金投入上,中小银行更应该要合理分配,聚焦专精研发的方向,同步加强科技服务相关的软件和硬件的投入其次,在科技人才招揽上,要“质量”双提。据钛媒体APP了解,近几年银行扩充的科技队伍主要以传统的软件开发工程师为主,数据分析师、算法工程师占比相对较少,而真正掌握人工智能开发的人才就更少了。由于培养成本较高,中小银行应学会“走近路”,招揽有丰富经验的工程师,按照明确的人才战略计划和成本计划,合理划分传统IT人才、数据人才的构成。同时人才的激励机制等管理措施要与之匹配,比如,对顶级数据工程师和人工智能算法人才开发出实效性成果进行明确的嘉奖,从而更全面发挥人才效应。

赋能小微企业,“合适才是最好的”

总体来的,现阶段,中小银行在金融科技赋能更多面向于小微企业服务,宁波银行便是深耕中小企业客户的成功案例。与大型银行相比,无论是资源投入、技术应用还是数据资源等方面都不具备优势,因此专精化服务是中小银行应该选择的方向,在锁定一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有空余资源后再进行薄弱环节的查缺补漏,并结合自身地域性优势开展具有区域化特色的金融科技服务体系。

中小银行更具有服务当地小微企业的“优先权”,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不应忘记所服务客户群体的初心,应将对小微企业客户需求更加深入透彻的经验和认知运用到科技中,以客户为导向,迭代创新数字化金融产品与服务。中小银行的“小”就体现在能依据不同行业类型小微客户的需求与特征,建立差异化模型,创新出“私人定制化”数字化产品与服务,从而不断提高自身服务特色优势以及产品竞争力与市场口碑,为后期数字化转型奠定基础客群。

为此,中小银行应该做到以下两点:首先,中小银行不可好高骛远,应在夯实科技数据基础的前提下逐步推进。银行应该先搭建数据基础平台,进而转向云分布式架构,然后再融合大数据、人工智能、金融云、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做出特色化产品;其次,银行要动态关注投入产出效益,按照上述阶段逐步发展,切实达到客户体验提升、风险控制等效果后再进行下一步发展,确保科技投入有切实产出。(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李婧滢,编辑|刘洋雪)

更多宏观研究干货,请关注钛媒体国际智库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