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发展9亿资金封死跌停!算力收购定价没谈拢,内幕交易疑云待解

重磅并购深夜搁浅,9.4万股东辗转难眠?

图片系AI生成

图片系AI生成

4月18日凌晨,高新发展(000628.SZ)再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表示筹措半年之久的收购华鲲振宇70%股权事项未能与部分交易对方就交易作价达成一致意见。

这则“核按钮”让高新发展早盘竞价即封死跌停,截至收盘封单近17万手,9亿资金紧急出逃。

钛媒体APP注意到,继公司去年9月停牌筹划收购华鲲振宇股权以来,虽然辗转已逾半年,双方交易对价一直未能谈拢,但高新发展股价一飞冲天,去年复牌即收获11个涨停板,几路游资与机构来回抬轿,累计涨幅超600%。如钛媒体APP此前文章《“旧靴落地”暴拉9连板:高新发展被严重透支的重组局》,此番暴力炒作早已透支了双方基本面,风险早已高悬。

如今,定价谈判已然“搁浅”,这场热闹的豪赌开始显露出闪崩迹象,调整收购方案、重新锁定增发价等周旋余地也已不多,且暴涨暴跌前夕屡屡抢跑的资金让其笼罩着深重的内幕交易疑云。

重磅收购或告吹

对于无法推进交易之缘由,高新发展称,华鲲振宇所处行业受内外部环境影响,市场预期较高,公司未能与部分交易对方就本次交易作价达成一致意见,公司在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首次董事会决议公告后六个月内(2024年4月19日前)无法发出召开股东大会通知。
图源:高新发展公告

图源:高新发展公告

高新发展表示,正在与交易对方就是否终止本次交易进行协商,本次交易预计很可能无法按照当前方案继续推进,是否变更方案或终止交易将根据相关规定于2024年4月19日公告。

公司在文末提示,截至公告披露之日,公司股票收盘价较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前收盘价已上涨239.50%,“由于本次交易预计将无法继续推进,可能导致公司股价下跌,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就此,这个悬而未决半年的“顶流”算力并购案变成了“深夜惊魂”,高新发展在东方财富、同花顺、雪球等平台热度迅速登顶,当日竞价即封死跌停。

毕竟去年至今,这笔交易撑起了高新发展的“跨年大妖”地位。2023年9月26日晚,高新发展宣布筹划收购华鲲振宇70%股权并公告停牌,公司对华鲲振宇100%股权给出的估值为不超过30亿元。
高新发展股价日K线图,图源:choice数据

高新发展股价日K线图,图源:choice数据

2023年10月19日,高新发展复牌,豪取11连板涨停,年内涨幅3.46倍,并在今年2月中旬再度启动上涨,3月19日盘中创95.7元历史新高,较启动前暴涨近6倍。

这源自标的公司华鲲振宇的特殊地位。作为华为鲲鹏生态链企业,华鲲振宇被媒体捧为“西南算力第一企业”,公司全面负责基于华为“鲲鹏+昇腾”处理器的“天宫”自主品牌服务器、存储、PC、机器视觉等系列产品的设计、生产、销售及服务,在华为昇腾的14家合作方中排前二,在华为鲲鹏的11家合作方中出货量排第一。

如果并购完成,高新发展将从传统建筑业企业变身AI算力股,化身为纯正的“华为概念”。而今交易或告吹,其只能沦为鸿博股份(002229.SZ)、恒润股份(603985.SH)、莲花健康(600186.SH)、安奈儿(002875.SZ)、群兴玩具(002575.SZ)、恒林股份(603661.SH)之流,为一地鸡毛的国产算力租赁热再添劣迹。

定价为何谈不拢?

去年,高新发展表示,截至三季度公司剩余可使用的银行授信额度为 63.59 亿元,年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16亿元,完成并购尚有余地。

今年4月8日,高新发展已有过风险披露,因为“交易涉及复杂审批程序,能否获得通过以及通过时间均存在不确定性”。

公司特别强调,“目前交易各方对交易作价的谈判尚未最终达成一致,可能会导致高新发展本次交易无法在法定期限内召开股东大会,从而需重新确定支付对价发行股份的定价基准日,以此存在交易终止的风险”。

所以即便整体是四川国资“左手倒右手”的并购,“定价”依旧是双方博弈的关键,因为交易并非全部采用现金方式,高新发展购买资产的方式中有发行股份这一项,目前有着4倍以上的差价。

2023年10月19日高新发展并购华鲲振宇的公告原文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成都高投电子集团持有的华鲲振宇30%股权、共青城华鲲持有的华鲲振宇25%股权、平潭云辰持有的华鲲振宇15%股权,合计收购华鲲振宇70%的股权,取得后者的控股权。公告同时声明,华鲲振宇100%股权的价值不超过30亿元。

由于高新发展股价从披露并购时的14元左右,最高涨到95元,累计上涨幅度超过600%,而公司定向发行新股最终以股价为基础,以不低于市价或一定时间内均价的80%发行,并且“华鲲振宇100%股权的价值不超过30亿元”——如此一来,高新发展的股份发行价将成问题:价高必然量少,交易对方将只能获得极少股份,在高新发展的权益占比大幅缩水,华鲲振宇未来的发展利益基本上让渡给了高新发展现有股东,华鲲振宇的卖方在此项并购中获利寥寥。

或因此,半年之间双方连交易价格都没有确定,也没拿到国资审批程序,即使不彻底告吹,未来如何重新定价亦未必容易。

而公告提出的“标的公司所处行业受内外部环境影响,市场预期较高”也客观存在。在算力需求暴涨及美国加速制裁下,昇腾AI处理器作为国内AI芯片厂的“底裤”,在需求端的表现毋庸置疑,保持量价齐升。在此前的调研纪要中,华鲲振宇2023年的业绩目标是完成100亿,其中鲲鹏70亿,昇腾30亿。

但另一方面,正如钛媒体APP此前文章《“旧靴落地”暴拉9连板:高新发展被严重透支的重组局》,华鲲振宇除了营收做大之外,实际上利薄债多,高新发展坚持其股权价值不超30亿元也不无道理。

此前公告显示,华鲲振宇净资产初步评估为2亿元。2021年、2022年、2023年1-9月,华鲲振宇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86亿元、34.24亿元、39.49亿元,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11亿元、0.43亿元、0.47亿元(未经审计),且资产负债率96.82%,对外借款约49亿元。

其2021年度、2022年度及2023年1-9月净利率分别为 1.05%、1.27%及 1.19%,无异于给华为服务器做个简单代工,毕竟目前市场上的昇腾910B芯片价格基本上已经超过10万元,包括910B在内的其他型号如710和310也在上行,华鲲振宇的净利率表现远不如神州鲲泰、拓维信息。在问询回函中华鲲振宇表示,此系外借款金额较高并产生了较大金额的财务费用。

内幕交易疑云

自去年9月底高新发展披露收购预案开启暴涨之初,埋伏抢跑的资金就已经为后续爆炒招致了浓重的内幕交易疑云,如今并购或告吹,这一点愈发突兀。

例如去年10月19日复牌后,高新发展启动连续涨停,根据交易所披露的严重异常波动明细表,高新发展10月19日至30日的短时间里累计成交额为1.29亿元,其中有97.58%为自然人买入,机构在买方中占比只有2.42%;卖出机构中,自然人占到88.89%,机构占到11.11%。

买入的自然人,清一色的为持股市值300万元以上的大户;卖出的自然人大部分是散户,小部分是持股市值300万元以上的大户。前8个一字板中,高新发展日换手率均低于1%,累计换手率2.46%,炒作明显。
图源:东方财富

图源:东方财富

这些资金的埋伏时间或在一年左右,从股东户数上看,自2022年6月10日开始,高新发展股东人数开始减少,大资金自此开始逐步建仓。

其行动或在停牌前3天抢先开始,高新发展停牌之前的三个交易日分别是9月22日、9月25日和9月26日,三个交易日里公司股价出现明显异动放量上涨。

其中9月22日,成都高新成交量是5.07万手,远超上一个交易日的1.58万手,股价收盘15.22元,涨幅3.40%;9月25日,该股的成交量继续放大,为7.21万手,股价收于15.53元,涨幅2.04%;9月26日停牌之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成交量放大到11.49万手,涨幅5.15%,股价收于16.33元,3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10%。

这种先见仿佛预知9月27日公司会停牌,交易所而后在问询函中要求高新发展自查是否涉嫌内幕交易,高新发展予以了否认。

而在2024年4月9日,高新发展公告称“本次交易所涉及的审计、评估等相关工作尚在进行中,经审计的财务数据可能与已披露的数据存在差异”,这则看似例行公事的风险公告发出后,当天高新发展股价跌停,盘后龙虎榜显示,大量潜伏资金出逃:
图源:东方财富

图源:东方财富

此后6个交易日内,高新发展连续下跌近30%,成交量超百亿,换手率高达113.09%。

再一天后,高新发展按下“核按钮”,宣布收购搁浅,一个月间股价接近腰斩,股东户数达到9.44万户,是启动前的4倍。(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黄田)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