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龙股份跨界算力背后:净利连年亏损,资金面紧张,大额投资金来源成谜

专注证券业务的锦龙股份拟跨界算力赛道。

4月23日,锦龙股份(000712.SZ)公告显示,公司拟与广州赛富建鑫中小企业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赛富建鑫”)、北京九章云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九章云极”)合资成立公司,在广东合作开展智算中心建设及运营业务。其中,项目总投资规模不超过10亿元,将建成两个各125台8卡服务器算力集群。

同时,公司还发布一则公告,其控股子公司中山证券的股东西矿集团拟将持有的部分股权合计8200万股(占中山证券注册资本4.61%)转让给雁裕实业,转让价每股3.62元,而作为中山证券大股东的锦龙股份却放弃优先购买权。

钛媒体APP注意到,公司一边弃购,一边跨界算力,这背后或是其当下正试图提高盈利能力。然而,面对大额投资资金,公司资金面却非常紧张。另外,由于公司无业务经验、无技术储备、无专业团队,其布局算力是否可行也存疑。

一边弃购,一边跨界

2007年之前,锦龙股份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自来水生产和供应、化纤长丝生产销售和酒店业务等。此后,公司开始实施战略转型,主营业务逐渐变更为证券业务。目前,公司控股中山证券,参股东莞证券。

那么作为中山证券的控股股东,为何会放弃优先购买权?

一方面,即使公司不购买也不影响对中山证券的控股地位。据天眼查显示,公司持股中山证券比例67.78%,为第一大股东;而第二大股东西矿集团,持股比例为9.55%。

另一方面,中山证券业绩糟糕。2020—2022年,中山证券净利润分别为2.51亿元、-0.53亿元、-1.8亿元;2023年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0.84亿元。

若购买上述股权之后,大概率会让公司惨淡的业绩雪上加霜。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7亿元,同比减少20.98%;归母净利润为-2.62亿元,同比减少14.57%。回顾2021年和2022年,公司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1.31亿元和3.92亿元。

更为关键的是,如果公司持续亏损,很快就无法满足《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中对“综合类券商控股股东3年持续盈利”的要求。不过,监管部门曾表示,在充分考虑行业现状后,对现有综合类证券公司的控股股东达不到《股权规定》条件的,给予5年过渡期,逾期仍未达到要求的,公司将不得继续开展场外衍生品、股票期权做市等高风险业务,即该综合类证券公司需转型为专业类证券公司。要知道,上述高风险业务营业利润率要高于公司其他业务。

锦龙股份即将出现三年连亏的情况,2023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净利润预亏4亿元。同时,距监管层所说的5年过渡期也已过3年,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对公司来说非常关键,其间影响公司盈利能力的事情可能都会被其所拒。

实际上,公司已开始为扭亏为盈而努力。公司正计划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的方式,最多转让所持有的东莞证券40%股权。

基于上述情况,或不难理解公司此次跨界算力寻找盈利增长点的意图。根据第一期投资项目测算表,在五年运营期内,项目公司预计第一年销售收入约3124万元,净利润约315万;第二年至第五年平均每年销售收入约3515万元,平均每年净利润约559万元。

资金面紧张,大额钱款来源成谜

但面对近10亿元的大投资,公司资金面却是非常紧张。截至2023年9月末,公司货币资金46.49亿元,其中客户资金存款高达32.81亿元,短期借款15.12亿元,应付短期融资款6.03亿元。同时,公司总资产201.3亿元,总负债154.51亿元,资产负债率更是高达76.76%。

其实,公司“缺钱”早有迹可循。2023年6月,公司刚抛出三年内的第四次定增方案,拟向实控人杨志茂单一定增不超过2.64亿股股票,募资约27.5亿元用于偿还公司借款和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不过,公司此前的三次定增均以失败告终,此次能否成功也还未可知。而公司在东莞证券IPO之前质押股份,无疑也透露出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在公告中并未提及投资资金的来源。由前文可知,公司内部资金面极为紧张,依靠自有资金显然是不现实。从外部来看,由于公司资产负债率高、业绩连年亏损,或难以得到银行机构对其信用状况的高评价。而且公司多次尝试通过发行公司债、定增等方式融资,但多年来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或许还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公司向控股股东借款。今年2月,为偿还公司借款及补流,公司向控股股东东莞市新世纪科教拓展有限公司(下称“新世纪”)借款,借款总额不超过20亿元,预计本次借款的年利率不超过10%。需要提前说明的是,新世纪由杨志茂和朱凤廉夫妇所控制。

细究之下发现,自2017年以来,公司多次向控股股东大额借款。2017年7月,公司向新世纪借款15亿元,期限一年;2019年2月、2020年1月和2021年2月分别借款12亿元、15亿元和20亿元,期限均为一年。

更值得注意的是,控股股东虽然频繁借钱给公司,但其本身的资金状况似乎也并不宽裕,实控人夫妇的所有股份悉数质押融资。相关数据显示,朱凤廉共质押所持公司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44%;杨志茂共质押所持公司663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4%,而杨志茂控制的新世纪共质押所持公司近2.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23%,累计质押数量占持股比例97.6%。

“三无”公司玩算力,新业务可行性存疑

资料显示,本次合作方富建鑫,其普通合伙人为广州赛富合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九章云极主要提供人工智能基础软件产品系列和解决方案。需要说明的是,赛富建鑫与九章云极之间有联系。据了解,九章云极的两位股东南京赛富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和青岛赛富皓海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赛富建鑫的普通合伙人或为赛富基金系。

按照约定,前述三期项目将单独成立项目公司进行投资运营,其中,第一期项目公司锦龙股份、赛富建鑫、九章云极三方持股比例分别为53%、42.1%、4.9%;第二期、第三期项目公司锦龙股份持股比例不低于53%,赛富建鑫、九章云极合计持股比例不超过47%。从上述公司所在行业来看,赛富建鑫为私募基金,而与算力业务相关的九章云极仅负责算力项目的销售工作。至于本次投资的主角锦龙股份主业为证券,跨界算力是无技术、无人才、无采购经验。

有业内人士告诉钛媒体APP,若仅以算力服务器的采购来说,没有经验、缺少资源优势的传统企业,如何高效采购到所需的高性能GPU组件尖端设备,难度日趋增大。此前跨界算力的莲花健康在今年1月30日的公告显示,其在去年9月份采购的330台算力设备,仅交付12台,截至公告日,剩余318台GPU系列服务器尚未交付。

而莲花健康曾在公告中提到,开展智能算力租赁业务的基础条件需具备一定规模算力服务器等基础设施,具有较高的资本投入门槛。简而言之,目前能搞算力租赁的玩家,可能都是不缺钱的主。反观公司惨淡的财务状况,不仅业绩连年亏损,而且债务压力也是非常大,公司是否能讲好算力这个故事?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项目建成后,当年算力销售收入超过预计销售收入的部分,由项目公司和丙方(九章云极)按照30%:70%的比例进行销售分成。(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翟智超)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科股 · 一级市场更多投融资数据

日投融资总额(亿元)

IPO
  • 沪市主板
  • 深市主板
  • 科创板
  • 创业板
  • 北交所
更多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