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手游背上腾讯游戏的中年包袱

钛度号
焦虑能缓解吗?

文 | 新熵,作者丨樱木,编辑丨伊页 

腾讯游戏”四大名著”之一的《地下城与勇士》手游(以下简称DNF),终于定档于5月21日上线。在不同时期,DNF对于腾讯IEG甚至整个集团都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

字节在关闭游戏业务朝夕光年时,旗下大作《晶核》虽然盈利,但没人敢给出高估值,正是因为同类型DNF的虎视眈眈。今年初腾讯《元梦之星》与网易《蛋仔派对》打得火热之时,DNF手游公布注册送雪人套的活动,被业内解读为腾讯要打闪电战,从另一方向上结束与网易的春节大战。

一次次失约的DNF,是腾讯手中为数不多的超级IP,16年长盛不衰,至今仍在端游贡献现金流。过去DNF手游只是放出一些消息,都能引起行业纷纷侧目,但这次腾讯终于端出了正菜,却未引起太多波澜。

3月腾讯公布的财报中,游戏业务呈现出青黄不接的疲态。财报电话会上,腾讯管理层表示旗下两款最重要游戏,《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虽然在日活上保持领先,但在盈利方向上出现停滞。腾讯游戏虽然盘子很大,但从收入占比上,这二者还是重中之重。

内部失速的同时,腾讯游戏也面临着外部的挑战。《蛋仔派对》的异军突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让腾讯高举高打、做颠覆性产品的战略出现动摇。憋大招的时间越长,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在加大。而《元梦之星》没有完成类似于当初吃鸡类型赛道的超越,可能意味着腾讯游戏的快速复制能力正在下降。

多重困境之下,腾讯游戏四处出击。《王者荣耀》开始出海,变现上增加多重路径;DNF的上线,也被寄予能缓解青黄不接时业绩增长的压力。据知情人士消息,腾讯旗下两家王牌工作室天美和光子正在招聘人员,推进打造类《幻兽帕鲁》风格的手机游戏。

防守中的腾讯在不断提速,试图重新赢回市场的认可。但仔细来看,对于原有路径的依赖,还是腾讯挥之不去的特质。

铁王座之上,无人知晓腾讯游戏还要多久才能缓解中年危机。但挑战之下,腾讯能打的牌似乎越来越捉襟见肘。

元梦失利,腾讯应激

腾讯游戏当下困境的最大表征,还是要从《元梦之星》的失利说起。

这场战役开打之前,连外部都认为也许最差的结局,就是跟《蛋仔派对》打个平手。毕竟腾讯不仅花费了约14亿的营销预算全平台投流,同时也是第一次大规模利用抖音渠道。在保证了用户触达的基础上,产品层面《元梦之星》更是将派对游戏的目标客群定位到了付费能力更强的成人方向,试图一次性拉爆流水。

相反在防守方网易一边,能拿得出手的只有领先一年的上线时间。

投入资源悬殊的对比之下,得到的结果却与预期有着天壤之别,《元梦之星》最终呈现出四不像的尴尬窘境。高价引流的用户留存率始终不高,本来应该重点突破的寒假档期也基本哑火。

根据数据显示,《元梦之星》峰值DAU不足《蛋仔派对》的1/3,让这场巨头之间的竞争早早没了悬念。

这次失利对于腾讯的打击是持久的。业内开始对腾讯贴上了更多的标签,不懂新渠道、不懂UGC、失去年轻人社交话语权、失去复制能力,诸多怀疑伴随着二级市场的看空,给腾讯带来了不小压力。

马化腾甚至罕见地在内部发声中措辞严厉:“过去一年,我们受到了很大挑战,新生代游戏公司层出不穷,从玩法类到内容类的转变,我们一时无所适从,友商不断产出新品,我们就好像毫无建树的感觉——我们也推出了新品,但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因此,扳回一城就成了腾讯游戏2024年的主旋律,王牌DNF手游终于姗姗来迟。可被迫之下的出牌,腾讯的焦虑又摆在眼前,固有的模式是否还值得依赖?

腾讯在害怕什么?

从数据上看,即便是《蛋仔派对》如此成功,但流水与腾讯的当家产品也不可同日而语。有业内统计出,虽然网易的新品很热闹,但其2023年最卖座的《蛋仔派对》《逆水寒手游》,再加上老当益壮的《梦幻西游》,流水总和也就大致相当于腾讯的一款《和平精英》。

显然,腾讯担忧的并非只是一个爆款。

细究《蛋仔派对》最为明显的特质,便是当下讨论最多的UGC社区。2023年6月16日,《蛋仔派对》举行1周年庆典,游戏再次来到iOS畅销榜第三。根据制作人Kwan表述,能取得如今的成绩离不开其UGC体系的构建。当时的数据显示,《蛋仔派对》已达成每周新增地图破百万、创作者人数破千万的成就。

UGC最早就是以地图为载体的用户共创,玩家沿用基底游戏原有的机制和美术素材,在玩法上进行创新,并制作配套的地图。

随着该模式持续升温,腾讯的《王者荣耀》2019年就公布了天工编辑器,试图进一步激活用户,但难度相当之大很快陷入沉寂。官网仍停留在发布会前的敬请期待界面。

而《蛋仔派对》却依靠着UGC社区抵挡住了腾讯的蓄力一击,彰显出其独到之处在于较低的用户成本,以及较高的粘性,而对于腾讯更为致命的则是其自带的社交属性。

网易在《蛋仔派对》中内置了一个叫做蛋壳种草的游戏内社交软件,同时上线了蛋壳种草的微信小程序蛋壳社区,将游戏内蛋壳种草与游戏外蛋壳社区进行链接。由于《蛋仔派对》内置的社交软件非常贴近用户的实际上网状态,种草帖子被关注或者回复之后会带来强烈正反馈印象,以此提高玩家分享意愿和用户粘度。

从游戏到社交,再将社交回归到游戏,商业模式闭环的同时,网易也走出了一条区别于腾讯的成功之路。

先社交、后游戏,曾是腾讯坚持了多年的路径。但此次同场竞技之下,逻辑被《蛋仔派对》颠覆,也许将成为一个拐点。如果未来游戏可以脱离熟人社交,成长为另一套独立的社交体系,那么腾讯最强的商业模式就会发生动摇。

DNF手游的重担

最近两年,由于《王者荣耀》的强悍,腾讯游戏一直拥有超强的现金流和业绩保障。同时,《王者荣耀》的成功也导致公司的战略思路一直围绕着高举高打+局部创新的总路线。做“全市场共识向产品”已经成了刻在团队基因中的目标,《原神》的出现更是从侧面坚定了这一路线的实行。

另一方面,憋大招的时间越长,空白期的变量就越来越多。是否会有下一个爆款,在腾讯内部也无人知晓。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腾讯游戏的战略思路就是要么做3A级的手游大作乃至跨平台大作,要么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超级新品。“2020年以前立项的产品大部分难以达到上述要求,半路被砍掉或者知难而退的很多。2020年以后立项的产品,至少也得2024年、甚至2025年才能上线了,想要做出成就就更难了。”

超高的要求,超长的开发周期,以及竞品的不断追逐,让腾讯不得已地要打出自己最终的王牌DNF手游。

从DNF端游的表现来看,腾讯有理由无条件相信曾经拉动业务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2018年,版权方韩国Neople公司披露,进入中国市场十年来,DNF累计全球收入超过100亿美元。2023年有韩媒报道,DNF累计营收已经超过了200亿美元。

DNF手游不仅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超强的变现能力,而且路径打法完全符合腾讯的标准,可以说是一款被寄予厚望的产品。

但市场质疑的声音也开始增多。据接近腾讯的业内人士表示,许多测试过DNF手游产品的相关人员都对其预期不高,甚至可能只比腾讯一般的MMO产品略强,能不能达到《天涯明月刀》手游的量级都是未知数。

因为从客观方向来看,MMO作为一种高度耗时、数值驱动的游戏形式,在当前的社会环境里越来越小众。而胜负的关键,在于能否激活大量的AFK用户。虽然腾讯管理层非常重视,甚至会给出天量资源,但后续的留存与持续的流水能否达到10亿水平线依旧不明朗。

今天的腾讯游戏终于走到了一个关键节点,从表面来看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战局。如果DNF再次不及预期,那么连输两把的腾讯,遭遇的就不仅仅是普通的中年危机了。

本文系作者 新熵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