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有风的地方》到《春色寄情人》,田园爱情剧走向现实主义

钛度号
田园爱情剧成为新潮流。

文 | 镜象娱乐,作者 | 梁嘉烈

国产爱情剧近一两年迷上了田园剧这一类型。从大爆的《去有风的地方》,到如今正在热播的《春色寄情人》,再到刚开播的《另一种蓝》,“归田园兮”逐渐成为新的创作潮流。

田园风刮到爱情剧赛道,远不止此前慢综艺崛起时,为都市年轻人提供正向疗愈的情绪价值如此简单。诚然,《去有风的地方》《春色寄情人》《另一种蓝》等剧本身提供的亦是“诗与远方”的乌托邦,但它们的问世,更多是受剧集市场现实主义创作风潮的影响。

田园爱情剧是《去有风的地方》《春色寄情人》等身上最显著的标签,但它们区别于传统爱情剧的元素还有很多,比如更青睐势均力敌的双向救赎式爱情,更侧重展现男女主的成长线与生命历程,更凸显烟火气与人情味。尽管它们仍带着一定程度的乌托邦色彩,但无疑都在尽可能地适度写实。

如今,国产甜宠剧批量制造但在国内市场脱颖而出的寥寥无几,无疑,过去几年一度是市场主流的甜宠剧仍有相对稳定的受众群体,但随着女性观众思潮与审美的变化,更具现实生命力的写实爱情剧或许才是未来的新主流。

田园爱情剧成为新潮流

如今的田园爱情剧身上都带着强烈的疗愈色彩,这在《去有风的地方》《春色寄情人》两部剧身上体现得最明显,前者的故事发生在当代人向往的旅游胜地云南大理,后者《春色寄情人》的取景地则在福建泉州。烟火气与市井气是两部剧共同的属性,此类满足都市人对“诗与远方”的向往的田园剧,也加速了剧集市场的文旅融合趋势。

当时《去有风的地方》播出时,再度推动了云南大理在旅游市场的热度,今年五一期间,泉州市借着《春色寄情人》的播出在文旅上发力,推出了《春色寄情人》一起泉Walk活动等同款路线,路线中涉及的惠安崇武古城、南安九都滑翔伞基地等多个影视打卡点,客流量都创下了历史新高,这也侧面印证了田园爱情剧的市场认可度。

田园风刮入现代爱情剧赛道的节点,相比其他文娱类型晚了许多。比如综艺市场早在慢综艺崛起时,便将田园风视作了重点关注对象之一,在爱情剧领域,稍早押注田园风的其实是《花间提壶方大厨》此类古装分账爱情剧,早前现代爱情剧还是以都市为主战场,2022年前后,视频平台才开始加速在田园爱情剧这一类型上发力。

2022年前后,视频平台纷纷与甜宠剧“割席”,陷入困局的爱情剧开始求变,并催生出了田园剧爱情剧这一新分支,《我可能遇到了救星》《最食人间烟火色》《两个人的小森林》《去有风的地方》《春色寄情人》等,都是田园爱情剧的代表。这批作品整体口碑相当不错,豆瓣均分在七分左右,其中《去有风的地方》评分更是达到8.7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2022年最早试水的几部田园爱情剧配置均不高,比如《我可能遇到了救星》的主演为曾舜晞和梁洁,国民度上稍欠火候,但从数据表现来看,该剧称得上小黑马,截至收官日,《我可能遇到了救星》在优酷站内的热度最高值达到8578,也一度登上爱情剧热播榜TOP1的位置,可以说超越了市场预期。

从《去有风的地方》到《春色寄情人》,田园爱情剧的配置明显升维,这本身也体现了市场和视频平台的信心所在。《去有风的地方》无需多谈,是近一两年为数不多的爆款爱情剧,而《春色寄情人》开播后多日处于猫眼全网热度榜TOP3行列,直到近日《微暗之火》《我的阿泰勒》等新剧轮番播出,排名才稍微下滑。

在爱情剧求变的过程中,除了田园剧这一新赛道,传统赛道的都市爱情剧也在悄然蜕变,比较典型代表便是高口碑佳作《我在他乡挺好的》《爱很美味》《爱情而已》《装腔启示录》等。和《春色寄情人》相同,《装腔启示录》也是改编自豆瓣连载小说,从IP选择其实也能看出都市爱情剧的转向,即更加严肃化与人文向。

当然,整体来看除了《去有风的地方》走向大爆外,这批新型爱情剧中还是《爱情而已》《装腔启示录》《春色寄情人》此类小黑马偏多,受众市场有待进一步拓展,但高口碑打底下它们的内容价值受观众认可,商业价值也更受品牌认可,如《爱情而已》就在2023年和奈雪、大龙燚火锅等品牌展开过跨界联名。

国产爱情剧去虚向实

如果要评价这批高口碑新型爱情剧的特质,用“适度写实”来形容是最为准确的,虽然它们仍未完全摆脱传统爱情剧的“高糖配比”和狗血,比如《春色寄情人》中就出现了女主继父去世推动剧情的情节,但它们也切切实实在寻找新的价值锚点,从叙事、人设、价值内核、群像等多维度突破,寻找爱情剧向上兼容的可能性。

人设上,传统爱情剧偏爱“上位者与下位者”的固化视角,但新型爱情剧不同,尤其是男主人设逐渐从清一色的霸总转向平凡的特殊化职业,如《春色寄情人》的男主陈麦冬为遗体整容师、《最食人间烟火色》的男主景琛为传统手艺匠人、《爱情而已》男主宋三川为羽毛球运动员,新型爱情剧的人设降维,本质上就是为了强化代入感与烟火气。

叙事上,新型爱情剧不再偏爱完美爱情与罗曼蒂克感,更为强调不完美与现实感,在《去有风的地方》《爱情而已》《春色寄情人》几部剧集中,男女主的生活中都带着伤痛,性格也均有不完美之处,而他们的爱情则萌芽于相伴彼此度过人生低谷期的时刻,本质上都是相互救赎式的治愈系爱情。

在现实基调下,这些剧集的内核价值也在尽可能向当代年轻人的情感价值观靠近,比如《春色寄情人》的女主庄洁便可以在暧昧期清醒地说出:“我很喜欢陈麦冬,但我更喜欢自己,更喜欢上海。”《春色寄情人》中感性与理性的拉扯,爱情与自我价值实现的较量,都是现代人会在爱情中面临的现实课题。

在视频平台的内容创作方向和受众的偏好都在变化的当下,新型爱情剧的宣传口径也在发生改变,比如《春色寄情人》播出前就打出了“成年人的爱情”这一旗号,宣传预告片也在强化剧集的暧昧、文艺、酸涩、现实气质。此外,《装腔启示录》播出时,剧方也相当青睐#怎么保持恋爱中的松弛感#、#仓房论好犀利#等现实向宣发话题。

最后一点显著区隔,是过往的爱情剧多为男女主的独角戏,而《去有风的地方》《装腔启示录》《春色寄情人》等新型爱情剧更偏向于群像戏,对爱情线之外的友情线、亲情线涉及的相关人物刻画均很上心,《去有风的地方》播出时,配角娜娜的故事就引发了广泛探讨。可以说,如今新型爱情剧身上的人情味更重了,日常感和真实感也更强烈了。

今年待播的《半熟男女》《玫瑰的故事》《舍不得星星》《焕羽》《180天重启计划》等剧集,目前来看都可以尽数划归到新型爱情剧行列。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多部剧集的女性视角更为强烈,对女性成长的关注也更加深入,这种一定程度上的“去爱情化”趋势,其实在今年播出的《承欢记》中就已有体现。

当然,作为满足人们对爱情美好想象的剧种,爱情剧不可能完全向实,它依然笼罩着乌托邦色彩,而《去有风的地方》《装腔启示录》《春色寄情人》等类型,在当下的爱情剧市场也不具备规模优势。但在上述剧集中,市场看到的是多年换汤不换药的爱情剧的迭代,在现实主义创作风潮影响着各大剧集类型的当下,未来写实向爱情剧未必不会成为主流。

本文系作者 镜像娱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