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元包下五年全网资源,疯狂盗版逼哭影视业

钛度号
打击盗版,人人有责。

文 | 深响,作者 | 祖杨

难以置信,现在的盗版已进化到了可以和正版“飙速度”的地步。

5月7日晚,颇受期待的《我的阿勒泰》刚在爱奇艺上线,盗版资源就登陆二手平台闲鱼,卖家写道“已更3集,拍下秒发,本帖持续更新到大结局”。这不是例外,上月末,李现、周雨彤主演的《春色寄情人》开启大结局点映,两个小时内全集资源就在全网铺天盖地,盗版卖家不仅打起价格战,还“卷”起了服务——买盗版《春色寄情人》赠送原著小说、花絮彩蛋,甚至还给未上映的《庆余年2》开了预售链接,包送第一季资源。

盗版资源在闲鱼

这是所有内容创作者的悲哀。

上个月在爱奇艺大会上,创始人龚宇痛斥:“这一两年网络盗版更加严重,作品上线俩小时在主要的网盘上都能搜得到,一些人在偷盗我们的作品、偷盗我们的财产。”而这也是一个世界级难题——在美国市场,Parks Associates预估,2024年视频盗版付费电视和OTT提供商损失金额约达125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38%。

这几年,影视行业泡沫出清,高品质的好剧精彩纷呈。但就在影视从业者倾注心血、视频平台坚守用户价值与长期主义的此刻,盗版资源却抢走了大家应得的回报,不费吹灰之力,赚得盆满钵满。

直播、网盘、资源包:影视盗版卷土重来

自影视内容诞生的那刻起,盗版就如影随形。从录像带、VCD、DVD再到网站、网盘等互联网资源,技术在进步、传播介质在变化,盗版的形式也随之变迁、壮大。

记忆中,我们印象很深刻的一场“反盗版”运动是在2021年,爱优腾等视频平台高管在网络视听大会上炮轰盗版乱象,暗指部分平台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播放HBO新剧《东城梦魇》,随着讨论的声量越来越大、关注度越来越高,游走在版权灰色地带的人人视频“不得已”下架整改,后来反省上线的人人视频升级改名,向正规军转型。

不过,盗版并未因此消亡,换个马甲、换种售卖方式继续存活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

比如现在就有人会在短视频平台上“打游击式”直播,售卖盗版资源的网址。

用户进入直播间后被引导关注主播、扫码入群,群内提供了盗版影视网站的下载地址,等到群内满500人,群就立即解散。点进群内给到的购买链接,售价19块9便能观看海内外各个视频平台的热播剧集、综艺,以及院线电影,支持手机、平板、电视三个设备,可持续使用五年——仅这一条入口链接的销量就超过了2万。

盗版影视网站售卖页面

更常见、也相对更普遍的是扎根在二手平台,以单片付费的形式售卖网盘资源。

在闲鱼上,《微暗之火》《春色寄情人》《哈尔滨1944》《乘风2024》《花儿与少年好友季》等平台热播剧综像打折清仓的商品一样摆在柜台、随处可见,已完结的全集打包售卖,没有完结的按正片更新的节奏标注,并在帖子里强调“包完结”,每部售价一块到两块不等,秒拍秒发货。结合最近的售卖记录来看,一个账号每天能卖十几单。

闲鱼平台上被倒卖的热播剧资源

而且,盗版影视资源的制作和分销已经发展成为一套成熟的产业链:制作环节,会有技术自动抓取视频平台的上新内容,破解、下载,再打包上传相关网站,少有人力参与。分销环节则基本是微商式代理,覆盖范围广、分布相对分散,“无孔不入”式获取用户信任,都无形中加大了打击的难度。

一本万利,盗版模式还在“迭代”

不夸张地说,盗版给影视行业带来的冲击是毁灭性的。

一部长视频剧集投资少则百万,多则千万上亿。这些资金和人员的心血凝聚,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精彩纷呈的好剧。如果没有正向的收入,这件事就没法长期坚持下去,更别提制作水准的持续提升了。还记得《庆余年》第一季播出时盗版猖狂,46集内容遭泄漏,剧组当时只能发声明紧急呼吁“打击盗版,共度难关”。

但在盗版面前,影视从业者的呼吁显得苍白无力。当年盗版光碟蚕食香港电影票房,使得片方不得不给盗版商交“保护费”跪求他们晚几天再卖。

而在今天,盗版商的傲慢有过之无不及,很多盗版商不只是单片售卖,还搭建起盗版视频网站,收起了会员费、赚起了广告费。

会员模式下,盗版商搭建盗版网站,集结各家视频平台的热播剧综,按月或者按年收取会员费,只不过价格会更低、内容会更多。虽然卖得便宜,但因为是零成本盗窃,背后的暴利还是让人惊讶。美国电影协会MPA称,盗版流媒体网站myflixer.to和projectfreetv.space的利润率接近90%。

免费模式下,盗版商则以免费的影视内容吸引用户,再从中赚取黑灰产业的流量和广告费。

2023年,盗版流媒体网站Gears TV创始人比尔·奥马尔·卡拉斯奎被抓后没收的财产将近3000万美元,其中包括12处房产、一辆兰博基尼和600万美元现金,这个盗版网站巅峰时期用户数不过10万。

国内,盗版生意同样暴利,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公示,「第一弹App」因擅自上传大量海外影视剧集,从中收取会员充值费及广告费,合计非法获利3418万余元。

打击盗版的任重道远

当盗版的危害动摇行业根本,反击盗版就不再是一家视频平台、一家创作团队所能解决的事,需要从上到下、每个人都参与进来,找到治标又治本的方法。

以法国为例,2022年《在数字时代监管和保护文化作品获取的法案》生效,在法案实行后,法国盗版水平开始下降。据欧盟知识产权局(EUIPO)研究,在欧洲范围内,盗版网站的平均访问人数中,法国在所有国家中排名靠后。

北美则有了专职的反盗版团队。2017年MPA成立了“创意与娱乐业联盟”(Alliance for Creativity and Entertainment,ACE),由约100名侦探组成的执法工作队,在全球各地巡查、追踪,帮助逮捕盗版犯罪行为,据彭博社报道,ACE曾帮助北美的非法流媒体网站数量从2018年的1400多个减少到126个。

除了正面自上而下的努力,我们还需要每一个人发自内心对于好内容的尊重。人们都不会去餐厅吃白食,但却可以在打开盗版网站的时候面不改色,这不应该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所应有的现象。

盗版的彻底消除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也需要所有人的参与,把反对盗版的共识变成行动。只有这样,才能还给影视行业一片沃土,生长出更多观众喜爱、高品质的好内容。

本文系作者 深响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