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有才一曲《诺言》涨粉超千万,草根叙事为何屡试不爽?

钛度号
戳中了谁?

文 | 音乐新声,作者 | 丁茜雯,编辑 | 范志辉

最近,又一位民间“草根歌手”火爆网络。

截至到5月19日,凭借一首《诺言》翻唱红遍全网的“郭有才(菏泽树哥)”抖音账号已经高达1024万粉丝关注,直播间在线人数更是一路冲破150万、单场直播最高观看人数也超过2774万,点赞破亿。

而在5月9日之前,郭有才还仅有不到20万粉丝,日复一日重复着街头直播,是万千网红大军中的沧海一粟。

也就是说,郭有才用10天时间,完成了普通网友向顶流网红的蝶变。

据新抖数据显示,“郭有才(菏泽树哥)”账号自5月10日开始连续3天涨粉314万,平均一日百万粉丝的增长中,31岁至50岁中年人为主要粉丝受众。

有意思的是,这不是郭有才的第一次走红,甚至也不是李翊君的老歌《诺言》的翻唱首度出圈。

如网友所言,“不是《诺言》火了,是怀旧的人太多了,触到埋在心里的痛点了”。

五年烧烤无人知,一朝《诺言》天下识

刚刚走红不久,郭有才的妻子苏畅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形容郭有才“私下就是个很老派的人”,而这个主业卖烧烤、副业直播唱歌的年轻人也在直播间中将翻唱80、90年代的歌曲作为主要“业务”。

每天上午10点,郭有才便以标志性的大背头、一身复古感的西装、不修边幅的胡茬准时开播。这一形象,也令这个原本1999年生年轻人,看上去像是饱经岁月侵蚀的中年男人。

同时,其背后的直播置景也十分考究,上世纪老款的宝马,以及早已废弃、停留在千禧年初始的菏泽南站,都保有着70-90年代的时代风格。不仅如此,郭有才还利用黄色的药片包装壳,手动为镜头中的这一世界制作了带有年代感的复古怀旧滤镜,呈现在镜头前的便是泛旧、熟悉的古早味。

这种逆时代浪潮下的深度怀旧,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下沉市高度共鸣。

如上文所述,31岁至50岁左右的中年人是郭有才的主要受众,而这批经历过时代高速发展、变迁,正当“忆青春”之时。在内卷与躺平、社会创伤压力等大背景下,对于怀旧的眷恋是混杂着失落现实、逃避现实的基底,也是缘于能够从怀旧的美好回忆中获得一定的心理慰藉和情感共鸣。

郭有才的复古翻唱,恰恰击中了这个时代情绪。

有网友如此形容,郭有才唱出了农民工的沧桑、老光棍的无奈、已婚妇女的委屈,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在唱到“你我不能重头,不能停留,不能抗拒命运左右”时,“太痛了,后劲儿大到我鼓起勇气去找了30年没见的初恋”。

这股经由《诺言》之痛引发的致人生感怀,随着直播切片在互联网传播,最终逐渐形成了来到郭有才直播间、视频底下赛博“哭坟”的互联网奇景。

可以说,虽然毫无炫技色彩也称不上专业歌手,但凭借充沛饱满的情感叙事、复古怀旧氛围的渲染以及互联网跟风之热,都成为了郭有才迅速出圈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郭有才第一踩中流量密码。

早在2017年,他便凭借着“郭有才(发扬菏泽步)”在快手上以精神小伙的风格初尝走红滋味;2022年,怀揣着音乐梦的郭有才开始换号直播唱歌并拍摄搞笑段子,其也在因翻唱《真的爱你》在与另一网红“百万哥”连麦PK中获得关注,顺势发行了单曲《真的爱你(有才版)》,但却因带货争议导致账号无法继续经营。

直到2023年10月,因烧烤生意转冷的郭有才正式以“郭有才(菏泽树哥)”再度作为唱歌博主进行直播,主攻怀旧风。而后《爱江山更爱美人》《大不了》等翻唱的传播也令其在《诺言》之前积累了一定的粉丝。

而在郭有才3天涨粉过300万后,一首歌带火一座城的热度也吹向了菏泽。

报道显示,菏泽南站日旅客量也在不到一周之内突破了单日100万人。为了一睹阵容或者蹭一波流量,大批游客、网红也纷纷前来打卡。在抖音平台上,“郭有才直播第三视角”直播账号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并同样能够获得在线破万、粉丝破十万。

菏泽文旅也敏锐抓取这一波热度,开辟专门的围观直播通道、连夜修路修基站、免费提供水和大锅菜等,确保游客体验。

不过,在郭有才爆红的背后,也与其本身极具草根色彩的底层生活经历有关。除了作品出圈,郭有才更顺势成为了敢于和命运抗争、以梦为马的励志代表,这也是其获得极大追捧的原因之一。

据悉,郭有才10岁丧母、13岁便辍学闯荡,接连创业遭遇失败打击后,一边卖烧烤一边直播赚钱。而郭有才与妻子苏畅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也让一众看客在“贤妻扶我青云志,我还贤妻万两金”的结局中共情,找到了自己的影子,甚至萌生草根逆袭的新希望。

比如在绝大多数郭有才的新闻报道中,讨论重点并非是“郭有才翻唱”,而是其貌不扬、出身贫苦的郭有才没有被丈母娘嫌弃、丈母娘有格局、女友不嫌弃没钱不物质等择偶问题。

正如郭有才所言,“可能大家在我的身上,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为何草根叙事屡试不爽?

其实,“草根歌手”在华语乐坛的发展中从不缺少。

在网络不发达的电视台选秀热潮下,全民皆可无门槛参与其中,诸多怀有音乐梦的普通人借此实现梦想。

比如央视《星光大道》、山东台《我是大明星》等节目,均曾盛产草根歌手,典型代表便是凭借翻唱《滚滚长江东逝水》从菏泽农村唱到春晚的“大衣哥”朱之文。即便是《超级女声》、《快乐男声》这些偏于偶像化的选秀,也给予了普通人只要适龄便可报名海选的零门槛。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刚开始普及的千禧时代,街头卖唱也是草根歌手们的另一方舞台。比如2008年因在北京西单通道卖唱的“西单女孩”任月丽、翻唱《春天里》的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等等,都曾是因此被大众熟知,成功进入职业化道路,更是直通春晚舞台被当作励志教材。

不可否认的是,“草根逆袭”一直是国民性热衷的故事情节,大众对于草根歌手的包容性更是颇高。而“民选”草根歌手的走红,也侧面反映了大众在学院派、专业性为主的乐坛之外获得了一定的审美话语权。

如今,随着短视频时代的到来,草根歌手经由“网红”角度再次获得了被大众认知的新渠道。

诸如花姐、袁树雄等都因某一原创或是翻唱歌曲爆红,登上主流音乐收听排行榜,而郭有才版《诺言》也在近期登上酷狗音乐站内TOP500第一、QQ音乐多榜第一、网易云网络热歌榜前列,在下沉市场中更占据着主动权,消解着主流权威。

说白了,这些听众才是中国最大多数的听众基本盘,帮助“郭有才们”完成了自下而上的主流逆袭。

而在当下,大众对于郭有才之流的追捧也并非偶发性的,比如常州文化广场的素人野生演唱会、西安城墙边的草根歌手音乐会等等,都曾在近几年受到普罗大众追捧,更是带动数亿游客到访打卡。

可以说,草根歌手的盛行,也意味着精英与草根之间的话语权碰撞逐渐模糊。正如凤凰传奇的玲花曾多次提到“年轻白领在地铁上突然掉下耳机,他们(凤凰传奇)的歌在整个车厢里响起,在所有人注视下,白领顿感无地自容”的段子,自嘲音乐被前卫、流行拒绝而郁闷。

但如今,凤凰传奇的歌曲却是受到年轻人追捧的国民神曲,不论雅俗、而是符合狂欢解压的需求。

毕竟,有着海来阿木、诺米么等从底层爬到主流的成功案例在前,郭有才的爆红也就看上去并不意外了。

结语

回过头来看,郭有才的爆红,不过是被算法恰好选中的又一个草根代表,是大众宣泄时代情绪的短视频符号,也是短视频平台发展中乐于看到的时代叙事。

不过,郭有才之后,也会有“李有才”、“张有才”,算法偏好的传播逻辑下,永远不缺“没有技巧,只有感情”的草根顶流。

只是大众的音乐审美,在逐渐被垄断“定向爆破”罢了。

本文系作者 音乐先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网红之风吹偏了人们的价值观

    回复 5月21日 · via h5
  • 我们还是需要有实力的歌手

    回复 5月21日 · via pc
  • 郭有才的爆火不过是被恰好选中的又一个草根代表

    回复 5月21日 · via h5
  • 这种乱象也只是昙花一现

    回复 5月21日 · via iphone
  • 真的不喜欢这种网红

    回复 5月21日 · via pc
5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