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网通信案”骗局落定,国瑞科技虚增营收2.3亿遭处罚,公司将被实施“ST”

因专网通信业务事项,国瑞科技已连续三年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报告”,公司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也已连续三年为负。

封面图片由AI生成

封面图片由AI生成

2021年引爆的“专网通信”案,历经三年进入尾声。5月19日晚,涉事企业之一国瑞科技(300600.SZ)发布公告称,公司于5月17日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经查,公司通过参与专网通信虚假自循环业务,2020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2.26亿元,虚增利润总额4025.77万元。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200万元罚款;对相关当事人给予警告并处以数额不等的罚款。

此外,公司股票将于5月20日停牌一天,5月21日开市起复牌并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国瑞科技”变更为“ST瑞科”。

2020年虚增利润近一半

钛媒体APP注意到,专网通信案爆发于2021年5月末。当时,上海电气(601727.SH)公告称,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预计损失最终高达83亿元。随后,包括国瑞科技在内,宏达新材(002211.SZ)、瑞斯康达(603803.SH)、ST中利(002309.SZ)、汇鸿集团(600981.SH)、中天科技(600522.SH)、凯乐科技(600260.SH)、康隆达(603665.SH)等至少13家上市公司先后发布类似的风险提示,这些公司均披露称造成损失的原因为从事了所谓专网通信业务,涉及金额达到900亿元,坏账损失高达243亿元,被称为“A股史上最大资金骗局”。

而专网通信案的操盘者为新三板挂牌公司海高通信(839211.NQ)实际控制人之一的隋田力。海高通信2021年8月公告称,获悉隋田力目前因涉及案件,正在被公安机关侦查之中。随后三年间,涉及专网通信案的多家企业陆续领罚。

国瑞科技处罚书显示,2019年起,国瑞科技开始开展专网通信业务。国瑞科技开展专网通信业务涉及的上下游公司中,部分公司是隋田力控制的公司,部分公司开展的专网通信业务由隋田力控制,国瑞科技开展的专网通信业务采用“以销定购”“以销定产、定采”模式,按照事先约定的毛利率,公司同步与上下游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供应商、客户均由上游通道公司常熟市星弘达电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熟星弘达)指定,合同文本也由常熟星弘达提供。

经查,国瑞科技参与的隋田力主导的专网通信业务是虚假自循环业务,无商业实质,不应确认相应的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及利润。

在开展专网通信业务过程中,国瑞科技发现该业务在产品质量及检验标准、主材质量、生产工艺等方面存在异常,知悉专网通信业务在资质及合同获取方面与公司其他军品业务存在明显不同。

当下游客户未按期支付货款后,国瑞科技先是通过常熟星弘达负责人向下游客户催款,后下游客户让国瑞科技找隋田力协商解决。国瑞科技在向隋田力追讨欠款过程中知悉专网通信业务由隋田力控制,应当知悉专网通信业务为虚假自循环业务。

数据显示,国瑞科技通过参与专网通信虚假自循环业务,2020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2.2588亿元,虚增营业成本1.8561亿元,虚增利润总额4025万元,虚增收入占当年披露营业收入的39.61%,虚增利润总额占当年披露利润总额的49.68%。

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申辩均被驳回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案件过程中,国瑞科技以及相关责任人员均作出了申辩意见。

例如,国瑞科技称,公司前期对上下游供应商、客户做了大量尽调,无法识别业务为虚假自循环,开展过程中也不知悉专网通信业务是虚假自循环;此外,垫付部分货款、以销定产符合商业逻辑,业务前期结算正常,最终收回货款;国瑞科技还提到,专网通信产品属于标准化的民品而非军品业务,只要求保密资质而非军品四证。

此外,在2020年9月至2022年9月期间,担任国瑞科技董事长的郦几宁也提出,其2020年9月才加入国瑞科技,未参与专网通信业务引入、决策、实施阶段,不知悉生产过程中的异常,且不应当知悉相关控制关系和业务虚假;其被派驻担任董事长,兼职不兼薪,根据收购方与国瑞科技的对赌协议,国瑞科技由原团队实际经营,郦几宁的个人权限受限,其积极参与催款并已经勤勉尽责。综上,郦几宁请求免予处罚。

不过,证监会对国瑞科技以及相关责任人的申辩诉求都进行了驳回。证监会表示,在案证据能够证明相关当事人在催款时知悉专网通信业务由隋某力控制,国瑞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至少存在以下情形。一,国瑞科技的供应商、客户以及与上下游企业的合同文本等均由上游供应商指定;二,国瑞科技员工在询问笔录中承认生产工序简单、原料有拆装痕迹、质检标准与其他业务和军品不同;三,国瑞科技直接向隋某力追讨欠款,由隋某力安排将下游客户对国瑞科技的债务转移至另一家企业,并由隋某力控制的公司与国瑞科技签署《补偿协议》;四,在现控股股东拟收购国瑞科技并开展尽职调查过程中,相关中介机构已提示专网通信业务存在贸易型业务垫资回款周期长、生产型业务不承担存货和价格风险、原材料成本占比过高等问题;五,龚瑞良、陆国良、任增强在向隋某力催款时,发现业务可能由隋某力控制,并已怀疑是骗局。

因此,国瑞科技在向隋田力追讨欠款过程中知悉专网通信业务由隋田力控制,应当知悉专网通信业务为虚假自循环业务。

处罚书显示,证监会对国瑞科技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200万元罚款;对郦几宁、龚瑞良、陆国良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对王东、任增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0万元罚款。

归母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

钛媒体APP翻阅公司财报发现,因专网通信业务事项,国瑞科技已连续三年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报告”,并连收年报问询函。

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国瑞科技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其中2022年度亏损有所减少,归母净利润由2021年的亏损2.68亿元减少到亏损46.53万元,扣非净利润由亏损2.71亿元减少至亏损798.79万元。

但2023年度,公司的亏损再度扩大。年报披露,当期国瑞科技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23亿元,同比下降4872.33%;扣非净利润为-0.46亿元,同比下降474.38%。

对于亏损原因,国瑞科技在年报中表示,2023年,受到市场竞争愈趋激烈、外部环境变化以及本年度处于公司管理层重大变动之年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收入有所下滑;公司应收账款信用减值损失相比于上年增加较多,导致公司亏损幅度相应扩大。

有意思的是,Wind划分的行业数据显示,A股及新三板9家船舶制造企业中,2023年就有7家实现营收增长,6家实现净利增长;而国瑞科技则是近3年营收及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垫底,且近3年营收复合增长率是9家企业中唯一负增长企业。(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于莹)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