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短剧变现瓶颈:周星驰的入局能否重塑广告模式?

钛度号
除了打广告,还有别的吗?

文|眸娱

周星驰杀入了短剧市场。

6月2日,周星驰亲自操刀的首部短剧《金猪玉叶》正式上线,仅仅凭借“周星驰”这一金字招牌,首集在短短一小时内便突破百万播放量。

《金猪玉叶》第一季共24集,每集约5分钟,剧情围绕近年来热门的“杀猪盘”话题展开,讲述了实习律师叶小莱与主播朱浩联手揭露诈骗真相,同时帮助姐姐叶小茴走出困境,并找到自己的职业方向。

除了周星驰的加持,《金猪玉叶》的演员阵容也堪称豪华,史元庭、徐志胜、蒋诗萌等知名演员与众多网红共同参与,其中张百乔、派小轩、尼达三位网红的抖音粉丝数累计超过4100万,为剧集带来了庞大的流量支持。

在诸多有利因素的推动下,《金猪玉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截至发稿前累计播放量已达1734万,相关话题#徐志胜演周星驰短剧花式坑领导#更是登上抖音热搜榜。

但高关注下,该短剧也面临更严苛的检视。目前短剧评论区呈现两极分化,一部分人认为,内容高级,含梗多,品质高出绝大多数短剧。但也有观众认为,并没有达到内心预期,并质疑周星驰在该剧的参与程度。

而相较于观众的热议,行业更关注一件事。

短剧行业近年来虽然发展迅速,但商业模式上面临显著挑战。特别是内容制作成本与宣传投流成本之间的比例严重失衡,形成了“内容制作成本仅占1%,而宣传投流成本高达99%”的畸形结构。不少短剧厂商试图通过“精品化”和“厂牌化”策略来突破这一困局,但效果并不显著。

在此背景下,周星驰及其短剧厂牌“九五二七剧场”的加入,无疑为短剧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那么,“周星驰”三个字能否为短剧行业敲开一座新的大门呢?

《金猪玉叶》含“星”量如何?

作为抖音与周星驰联合开发运营的“九五二七”剧场的首部作品,观众对于《金猪玉叶》最大的关注点在于,这部作品的含“星”量如何?

这也是这部作品最大的卖点。

一方面在内容上,短剧多处至今周星驰作品。据眸娱观察,仅第一集6分钟片段中,即有四处明显致敬。

开篇与《国产凌凌漆》同款菜刀的设计;

“杀猪盘”成员微信昵称再次致敬《国产凌凌漆》;

“杀猪盘”聊天记录中用了《功夫》的“维护世界和平”梗;

以及男主出现时的背景图,显然是参考了《破坏之王》中的中国古拳法背景。

根据短剧官方放出的消息,在《金猪玉叶》中共能找出100多处致敬周星驰的地方

而在制作上,官方也统一口径,称周星驰深度参与了制作。根据此前娱乐资本论对周星驰团队的采访,周星驰对《金猪玉叶》的参与非常深度且细致

“他会对角色提意见,和易小星的电话沟通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多次探讨人物设定上的细节,他也明确对演员有要求,对表演十分关注,会专门了解新人演员,称赞某些片段诠释的很好;他还参与了后期剪辑环节给与意见指导,会关注节奏进度、笑点设置,希望把内容做得更极致。”

《金猪玉叶》男主史元庭也曾回应:“我们这部戏每一集的剧本、每一个字星爷都看过,星爷都有把关,每一天剪辑出来的素材,星爷都有看。”

可仍有不少观众反馈,这部作品少了“周星驰”喜剧的风味。有影评人给出中肯评价:短剧本身品质属于上乘,但若是抱着观看周氏喜剧的想法去看,还是难以达到观众的预期。

但这并不能否认短剧本身的品质。在第一集6分钟完整观看下来,《金猪玉叶》节奏紧凑,内容密集,或许是受到周星驰参与创意碰撞的影响,整体内容含“梗”量极高。

从“华威被开除”“提可托可被封杀”,联系到华为和tiktok的现实问题。

再到“木村家排核废水”与“山姆家的枪击案”,内涵了日本核废水排放、美国枪击案。

台词设计在保证剧情快速推进的情况下,疯狂塞梗。

但这也由此引发一个问题,在内容层面,《金猪玉叶》似乎抛弃了短剧最大的观众群体。

影评人子航告诉眸娱,《金猪玉叶》在内容设计上不同于一般短剧,没有融合“重生复仇”、“最强赘婿”、“逆袭爽文”等高概念内容模板,观众并不能像看一般短剧那样,看个标题就能预测到后续内容走向。

“虽然概念化短剧会导致内容极度同质化,但由于理解门槛低,内容预期可控,因此能收获大量三四线中年观众的喜爱。”

《金猪玉叶》则不同。子航举例,在《金猪玉叶》出现的“胖子和小男孩是个雷”的历史梗,还有结尾时致敬《半泽直树》用日语所说的“以牙还牙,加倍奉还”,无疑都对观众完整理解主创创意设立了较高的门槛

《金猪玉叶》的“独树一帜”早有端倪。一方面在拍摄时,就摒弃了短剧常见的竖屏拍法,采用了更接近于传统的电影、电视剧的横屏形式。另一方面,在整体内容设计上,也非传统短剧每集单独设计、尾部设内容钩子吸引付费的模式,而是将一部120分钟的电影剪辑成24集横屏短剧。

甚至后续的杀青宣传、广告招商到预告片发布、线下点映,其操作方式均遵循传统影视圈的玩法。

甚至可以这么理解,《金猪玉叶》就是把一部120分钟电影拆成24集放给你看。但也因此,让业界对该局在商业上的拓展性更加期待。

除了打广告,短剧还有别的路吗?

2023年中国网络微短剧市场实现了迅猛增长,市场规模达373.9亿元,同比增长率高达267.65%,已接近同期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的七成,显示出其强大的市场潜力。

然而,2024年微短剧市场增长势头开始放缓。这主要是由于大量短剧内容的同质化问题日益凸显,导致观众在新鲜感消退后不愿继续付费。

当前,短剧行业的变现模式主要包括平台分账、品牌定制、用户充值及付费订阅等,其中除品牌定制外,其他模式均高度依赖观众付费。

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短剧行业面临的关键问题。

这导致行业内出现了“内容制作成本仅占1%,宣传投流成本高达99%”的现象,进一步削弱了内容投入,形成恶性循环。

为应对这一困局,部分短剧团队如咪蒙短剧厂牌“听花岛短剧”尝试通过“精品化”和“厂牌化”策略突围,但未能显著改变行业整体趋势。

电影导演王晶也曾涉足短剧制作,尽管其执导的《亿万傻王子》阵容强大,但市场反响平平,变现情况并不理想。

也因此,更多人认为,短剧变现还是依赖于B端的品牌宣传。像今年618淘宝携手欧莱雅等品牌推出了多部品牌定制剧,在平台上进行集中推广。

拥有更高国民度的“周星驰”无疑具备真正能打破短剧付费僵局的能力。但根据目前信息来看,《金猪玉叶》并不打算开发付费。

根据短剧自习室”报道,《金猪玉叶》仍打算采取广告招商的模式,第二集的招商早已在2月28日售出,售价800万元。

抖音希望将《金猪玉叶》打造成短剧的标杆案例,进而带动更多短剧创作者入局,吸引更多品牌广告主付费投放。除周星驰外,已经相继与多家影视公司和知名影视人展开合作。

这似乎是一种折中的方法,一方面不违背市场意愿进行短剧付费,另一方面,短剧内容至少不用再为广告量身定做,拥有了创新发展的空间。

从为广告“定制”短剧,到将广告“植入”短剧,这或许《金猪玉叶》在短剧商业探索上唯一的变化。

本文系作者 眸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