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辛巴不直播,他的徒弟还敢骂快手吗?

钛度号
师傅退位,徒弟上台。

文 | 锌财经,作者|陈妍,编辑|大风

辛巴又一次表示不想直播了。

最近,刚刚被快手解封,回到直播间的辛巴透露:“辛巴也播不动了,开始倒计时了。以后直播会越来越少,希望通过用10场直播的方式,让我的企业慢慢习惯没有辛巴。”

主动“退网”背后,是辛巴想让徒弟上位。

前段时间,辛巴因为“口出狂言”,差点赶不上今年快手618大促。于是辛巴徒弟蛋蛋专门发视频表示,今年要替“父”出战,代表整个辛选首播618。截至目前,蛋蛋的快手粉丝数已经超过9900万,离破亿只有一步之遥。

不止辛巴,这几年小杨哥也热衷于扶徒弟上位,像是红绿灯的黄、嘴哥、七老板等等都成了抖音上相对出圈的网红。

但徒弟想要替师父挑大梁这事没那么容易,他们不一定能撑得起师父过往的流量、GMV,师徒内部也存在利益矛盾。

这两天,刚说完要“替父出战”的蛋蛋,突然清空自己的作品列表,暂停直播带货,618之前能否回归还是个未知数。

直播带货进入下半场,生意也是越来越不好做了。

师父想退休,徒弟正上位

辛巴的所有徒弟里,蛋蛋确实是最适合推到台前的人。

从带货实力上看,蛋蛋算得上是快手带货一姐。根据壁虎看看数据,今年5月,蛋蛋的销售指数达到13.26亿,位列快手直播带货榜第一名。新榜数据显示,去年,快手直播带货销售额TOP10主播中,蛋蛋排名第一,全年带货预估GMV达到171亿元。

今年以来,蛋蛋的粉丝数量也在一路上涨,3月底开始,蛋蛋宣布冲刺9500万粉丝,4月冲刺9800万粉丝,5月又冲刺9900万粉丝。对比来看,辛巴其他弟子像是“猫妹妹”、“时大漂亮”、“赵梦澈”等等,粉丝数量一直维持在四五千万的量级。

快手截图

4月的一场直播中,蛋蛋鞠躬感谢师父辛巴,辛巴当时表示,“蛋蛋粉丝破亿那天,我也就退了”。

事实上,去年以来,辛巴、小杨哥都打起了“退休”的主意。

辛巴曾多次表达过,直播带货已经没有让他兴奋的东西了,想要把舞台交给徒弟们。今年3月,小杨哥也透露,今年会专注于娱乐直播,大幅缩减带货频率,如果有一些重要活动,可能会把粉丝过一亿的账号交给徒弟来操作。

但眼下的情况是,作为师父的辛巴、小杨哥,还不到能完全离场的时候。

拿嘴哥来说,前段时间他直播带货惨遭滑铁卢,过去10万+的人气一去不复返,直播间仅剩3000多人,嘴哥自己也破防问道,“我货是不是有问题啊”。最近30天,嘴哥甚至连一场带货直播都没有。

反观小杨哥,之前虽然停播了一个月,但回归直播带货当天,一小时内销售额就突破亿元,归来仍是顶流。根据飞瓜数据,在5月抖音带货达人榜中,疯狂小杨哥重回带货榜前十,以2.35亿元销售额排名第九。

疯狂小杨哥

到目前为止,小杨哥的徒弟们还撑不起三只羊的流量和GMV。

辛巴的情况比小杨哥要好一些,蛋蛋等人也更能独挡一面,但辛巴自己的账号仍然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要不然一向“硬气”的辛巴,也不会在618前着急跟快手道歉,解封之后,又马不停蹄地把带货提上日程。根据辛选提供的数据,今年辛巴618首播中,总销量超过850万件,总销售额超过14亿元。

回看被封禁的一个月,辛巴自己也说了:“因一时口舌之快,造成了七八十亿的销售损失。”

内忧外患下,徒弟存在不稳定性

一定程度上来说,辛巴、小杨哥就是吃“争议”这碗饭的。

长久以来在粉丝心里,辛巴、小杨哥包括他们的徒弟们,可能是为大家谋福利的“兄弟”、“家人”,但在大众舆论层面,三天两头陷入翻车争议的头部大主播,简直是当代“牛鬼蛇神”。

这些徒弟们踩在师父的肩膀上发家,继承了师父的表演型人格,草莽式真性情,扰乱市场式疯癫,也让自己的直播带货变成了一份高危职业。

比如说小杨哥徒弟“红绿灯的黄”,她原本是三只羊带货情况最好的徒弟,但去年双十一大促期间,她带货圣罗兰气垫的时候,披头散发,面部狰狞,甚至一度叉开腿蹲在了桌子上,看上去非常不雅观。

这种低俗带货行为引发了舆论的反噬,红绿灯的黄的直播带货生涯也被迫告一段落。

锌财经发现,红绿灯的黄已经几个月没有直播过了,她近期的风格,也从低俗搞笑主播,转型成抖音上更为常见的颜值主播。

除了外部争议,师徒内部也会存在利益纠纷。

今年3月,曾当过快手一姐的辛巴徒弟“猫妹妹”在微博上发文,疑似抨击师父辛巴,“可能是我对你的滤镜太重了,所以太失望了,你也不用pua我,说你给我捧起来的”,“你的代表作是骂平台吗?骂身边人立威吗?还是跟别人炒作?”。

猫妹妹微博截图

有传闻称,猫妹妹和辛巴闹翻的导火索,是猫妹妹曾因“吃回扣”被罚当众下跪。猫妹妹曾发文表示,“他们不给我报警,逼我认这个罪,逼我录视频让我承认都是我干的,还逼我签了一个合同。”

后来辛巴回应此事表示:“能做我徒弟是你们的荣幸,走到今天给了你们所有人一切,吸了我三年血,我可以继续给你,但是请你一定要把人做好。”

目前猫妹妹的快手账号已经清空此前所有内容,个人小店无商品在售,猫妹妹本人似乎也彻底离开辛选。

不难发现,徒弟表面上看背靠大树好乘阴,和师父是互利共赢的关系,但这背后是重重的利益考量和权衡,稍有不慎就会分崩离析。

步入直播带货下半场

大主播和徒弟们交接背后,是依靠单个大主播IP的流量红利开始消失,甚至伴随着更多风险。

逻辑很简单,像辛巴、小杨哥这样的IP跟公司是强绑定关系,一旦翻车了,对辛选、三只羊是致命打击。但徒弟们只是签约达人,与公司的关系相对独立,即便出了事情,公司也有很多处理空间和回旋余地,不会影响到自身根基。

好比说当初李佳琦停播的109天,对美ONE的冲击是相当大的,公司的直播带货业务基本上是停摆状态;但红绿灯的黄带货翻车被封禁之后,只有她自己退出带货,三只羊其他直播间受到的影响比较小。

 把鸡蛋放到不同篮子里,把个人IP逐渐变成组织和机构化的能力,才是眼下更合理的发展路径。

眼下,进入存量时代,直播带货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这些年下来,消费者已经摸清了主播们的套路,变得更加谨慎和理智。监管政策也在不断收紧,前段时间新颁布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明确了平台、直播间和主播需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对直播带货提出了更高要求。

面对行业的不断挤压,不管是辛巴还是小杨哥,都得更新自己的生存路径和经营策略,才能更长远地走下去。

至于徒弟们能不能扛过师父大旗,留在牌桌上,还不好说。

本文系作者 锌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