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皮”水逆”:关掉500万级老店,一批老卖家出走Shopee

钛度号
拼多多买进,虾多多卖出。

文 | 蓝海亿观网

近年来在风口上一路高歌的Shopee,正迎来“水逆之年”。

一批老卖家正在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东南亚第一平台;大股东腾讯减持Shopee母公司Sea Limited的股份;2月14日,母公司股票开盘就暴跌20%。

与此同时,Shopee在印度、巴西扩张之路,接连受阻。

本文中我们将探讨:

●是什么让一批老卖家撤离Shopee?

●2021年Shopee频频扩张,却屡被阻挠?

●连年亏损的Shopee,真的“虚”了吗?

01 流量断崖,老卖家清退老店转行

无论是否愿意承认,近半年来,各大媒体、论坛对Shopee的讨论度正在慢慢“降温”。

卖家对Shopee的热衷程度,也在慢慢减淡。一批原本在Shopee上“开疆拓土”的老卖家,也在通过各种形式,退出Shopee。

卖家洛天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反馈,就在这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已慢慢将手头上百个马来本土店铺或关闭,或转给朋友了。

截至年前,洛天将最后90个店铺打包送给友人后,彻底退出了Shopee平台。

“最高峰的时候,我手握170个店铺,如今每月营收7000元到10000元,单店月营收41元!这样的生意有啥意思?”

洛天做的是本土店铺店群模式,用虚拟海外仓发货。

就在2021年,一大批本土店铺被Shopee关闭,洛天的店铺也受到了波及。但当时情况并不严重。

随后,洛天开启了预售模式,没想到刚开没多久,所有预售店铺都被封号了。虽然还剩下一部分店铺,但心灰意冷的洛天,还是选择退出Shopee。

相较之下,从2019年就开始运营虾皮店铺的陈女士,则体会更加深刻。

两年前,陈女士的店铺运营得红红火火,年营收超过500万不成问题。就在2020年双十一当天,陈女士某个店铺单店当天出售了227单,成交金额达9.33万元。

然而,随着流量变贵,价格“卷”得越来越厉害,陈女士默默降低开店数量,截至2021年6月份,已经以运营培训业务为主,而Shopee店铺一再减持。

目前,陈女士已经清空所持有的店铺,转行做其他业务了。

陈女士退出Shopee的原因,有一部分跟洛天一样,都是本土店铺被封号。另一部分原因,也是随着Shopee政策越来越收紧,早期红利逐渐消失的缘故。

2020年10月底,Shopee公布了一则《失联卖家处理办法》声称,如果未能通过卖家留下的联系方式联系到卖家,将对店铺进行冻结、中止或终止其交易。

对该处理办法,陈女士一度抱着比较轻松的心态看待。

她表示,这则公告明面上是针对店群卖家,实际上还是针对业绩不好的卖家。只要店铺数据好看,平台是舍不得动手的。

起初情况确实如此,陈女士依旧做得顺风顺水。

但平台对卖家的规范,还是慢慢严苛了起来。以致最后,在多个主要店铺被封号之后,陈女士不得不面对现实,或许Shopee已经没有当初那样“好赚钱”了。

退出,及时止损,是陈女士的选择。

对于本土店铺的困境,部分卖家表示“深有体会”。

卖家Ann表示,做印尼本土店群模式,优劣很明显。物流方面,既是优势,又是劣势。

优势是发货速度确实快,下单两天基本就能到货。

劣势则是风险非常高。

一方面是没有时间测款,一旦遇到爆款产品,空运成本太高,海运来不及,容易因断货而错过。

而另一方面原因,与上一个原因一脉相承。为避免错过爆款,在当地租赁海外仓后,每个上架产品都要至少备足一个月的货量。一旦产品滞销,那就是一仓库亏光。

相比之下,老老实实做跨境店,虽然物流配送效率低,但相对风险也低。

厦门卖家藏卓退出Shopee,则经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挣扎。

几年前,他在深圳与朋友合伙,开了Lazada、Shopee店铺,主攻台湾站和泰国站。

从一开始,藏卓就对经营难度有深刻的认知。

“一水之隔的中国台湾,60%以上消费者网购选择COD(货到付款)模式。”

这是个巨大的痛点,COD模式,意味着平均回款周期要30天,藏卓的公司从一开始,就承受巨大的资金压力。

幸运的是,泰国COD模式签收率高达85%,中国台湾高达90%,相较于马来、印尼等站点,还是要高很多。

但作为Shopee最早开设的站点,中国台湾站从很早开始,就必须充当“老大哥”角色,承受比其他站点更加严苛的规范要求。

2018年7月,Shopee对中国台湾站的卖家提出做到“7天无理由退货”;

2018年10月,调整了listing数量规范,做出了限制;

2019年1月,规定订单未完成率,以及订单延迟发货率,达到5%或10%,并且订单数量达到20单,将会对店铺记2分惩罚。

更过分的是,在一些扣分项上,中国台湾站点跟其他站点进行了区别对待,比如因违反知识产权导致商品被删除,其他站点将被记1分或2分惩罚分,但台湾站点会被记2分或3分惩罚分。

日渐萎缩的流量,让藏卓筋疲力竭。

最终,藏卓在2021年年中,退出了Shopee。

当然,老卖家的流失,也并不仅仅只是上述原因,还有部分卖家因为私人原因出售自己的店铺。比如下图中的卖家,因为家里有事,两个本土账号连同6万库存一起,2.6万元出售卖掉。

老卖家的流失,新卖家进来,来来去去,或许是每个平台的常态,各个平台都要经历的。

但对Shopee来说,对卖家实施的一系列重拳,或许有些“操之过急”了。事实上,也由不得Shopee不急,因为冰冷的“刀锋”,已经抵在了脖子上。

02 拼多多买进,虾多多卖出,连年亏损,毛利率为负数?

Shopee能够在GMV上力压Lazada,制霸东南亚,很大程度上是靠“烧钱”换来的流量。

为了引流,Shopee前期甚至不惜引导卖家出售低价产品。

Shopee卖家毕猛就坦言,虾皮商家太多,价格战十分激烈。许多中介抱着收割一波韭菜就走的想法,忽悠了不少人入驻。按照虾皮的售价,应该改名叫“虾多多”了。

而卖家娟儿更详细地爆料,虾皮上很多都是拼低价,卖便宜货。一大票卖家的做法就是“拼多多买进,虾多多卖出。”

低价,是Shopee给买家与卖家双方共同的印象。也因为低价,Shopee在东南亚市场上的流量之战中无往不利。

但低价的后果,就是连年亏损,甚至是采用“亏本引流”这种“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卖家供应的产品价格低,就意味着总体售价被压制,无法有太大的规模和太高的佣金抽成。这就导致了Shopee一直处在亏损状态。

据Sea财报显示,从2016年成立以来,Shopee一直就处在亏损状态。从2017年开始,亏损就一直在扩大。

2018年一季度,Shopee亏损约2.16亿美元,同比扩大三倍,2019年三季度亏损约2.54亿美元,同比扩大18.1%。(数据源:彭博社)

亏损并不可怕,亚马逊成立以后也一直在亏损,直到2015年第二季度才扭亏为盈,距离其成立已经过了10余年。

Shopee被迫对标的拼多多,也在前几年持续处于亏损状态。

但Shopee的亏损,带有很极端的“不健康”状态。

在2019年之前,Shopee的毛利率均为负数,一直到2019年第四季度才勉强转正,达到0.6%。而2019年全年毛利率为-10%。

同样被视为低价、廉价品平台,拼多多虽然也处在持续亏损状态,但是拼多多毛利率在76%左右。对比之下,就可以知道为何说Shopee的亏损是“不健康”状态了。

这种亏损状态不仅仅Shopee在保持,其母公司Sea整体都处在亏损状态。

Sea在2018年、2019年、2020年连续三年净亏损,2021年上半年净亏8.55亿美元,第三季度,Sea净亏损扩大至5.69亿美元。(数据源:Sea财报)

以低售价来引流,Shopee确实在东南亚流量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不健康的资金流,让其处在“危险”“紧绷”的状态。

另一个重要影响,则是资金流的不健康,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其线下基础建设,比如物流服务方面。

Shopee有自建物流。根据其官方信息显示,目前自建物流SLS已经覆盖全站点。

但对卖家来说,这个自建物流体系,可能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

据卖家杰西反馈,SLS是其见过的“最复杂”的物流,单站点尾程配送,会显示多个物流商。同一站点的不同订单,物流货物状态会更新不同的物流ID,比如马来站点就会有Poslaju、ABX、NJV几个尾程物流。

并且,追踪订单时候,如果向客服提问,客服也无法查询,需要转接热线,而热线永远接不通。

卖家艾力也反馈过,Shopee的东南亚物流十分昂贵,已经到了卖不起的程度。

当然,我们不能因此就断定Shopee在物流建设上“滞后”,但对于卖家来说,这样的体验显然是不好的。

目前消费者或许会被Shopee的低价所吸引,但没有良好的平台生态,即便在流量上暂时跑赢其他平台,也难免会有“力有不逮”的一天。

0印度站被查,巴西站被“征高税”

2021年,Shopee大举扩张自己的版图。

3月份开通墨西哥站,6月份开通哥伦比亚站和智利站,再加上2019年开通的巴西站,Shopee对拉美的大布局初步形成。

不仅如此,8月份,路透社消息称,Shopee在大举招募印度站卖家,有意进军印度市场。

不过,“大举扩张”之路,很快迎来了转折。

2021年8月底,刚刚进军印度市场不久,Shopee就迎来了第一波打击。印度贸易商联合会(CAIT)要求调查Shopee在印度的情况。其中特别提到了腾讯持有其母公司Sea25%的股权,Sea或要被视同为中国公司。

印度抵制中国APP的行动仍在进行,Shopee在印度的扩张,无疑遇到了巨大的阻碍。

及至2022年1月,印度第一信息报告FIR对Shopee India提起诉讼,声称Shopee在印度销售来自中国的假冒伪劣产品。Shopee在印度的4名高管被立案调查。

对Shopee来说,想要在印度发展,摆脱“中国标签”,成了迫在眉睫的一大挑战。

或许正因如此,今年1月4日,腾讯才会减持其母公司Sea的股份。但这一举动,并未阻止印度对Sea的进一步封杀。

2月14日,印度再度下架一批中国APP,其中包括Sea旗下的游戏Free Fire。

对于Shopee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大金主腾讯的持续减持,已经让资金漏洞百出的Sea头疼不已,印度扩张的步伐又被阻碍,Sea及Shopee在印度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

让Shopee寒心的,还不仅仅只有印度市场的败退。

2019年Shopee开设巴西站之后,其APP下载量一度霸榜拉丁美洲。2021年其市场下载量更是持续增长。

但这样的增长速度,也遭遇到了危机。

2022年1月25日,彭博社报道称,Shopee在巴西的快速增长,已经严重威胁到当地零售商的正常经营。

根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的说法,2021年,37%的拉美消费者将Shopee排进了心目中的购物圣地前三名,比2020年高出了6%。

Shopee在巴西的发展,让当地零售商的利润受到了严重冲击。Americanas、Magazine Luiza、Via等零售商2021年销售额下跌至少58%。

为此,巴西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其中包括将跨境电商产品关税提高至60%,同时需要支付17%-25%的流转税。

如此一来,卖家在巴西的成本急剧提高,售价不得不上涨95%以上。

与此同时,巴西圣保罗消保机构也要求Shopee为产品提供产地证明,这些证明、政策都会变相加到卖家头上,增加卖家出售产品的难度。

以往靠着“低价利器”在市场上无往不利的Shopee,开始呈现了颓势。

事实上,从2021年第二季度开始,Shopee的GMV增长就出现了颓势。

2020年第二季度,Shopee的GMV达到80亿美元,同比增长109%;2021年第二季度,Shopee的GMV达到150亿美元,同比增长87.5%。

东南亚存量市场已经无法给Shopee带来太多的增长,因此将目光投向拉美、印度的Shopee,却被现实“迎头痛击”。

对连年亏损的Shopee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本就靠着“烧钱”“引流”取胜的Shopee,原本站在风口上。但是这个风,已经渐渐有“停风”的迹象了。

做电商平台,就像参加“马拉松”,前面100米领先只要靠速度就行。但若要一直保持领先,靠的是体力,靠的是身体素质。风口渐静的情况下,Shopee是否已经露出了“虚态”?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作者 蓝海亿观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09:24

摩根大通警告:主流ETF空头头寸水平持续降低,美股存波动性风险

09:24

俄罗斯酒精饮料销售量升至2014年后的最高水平

09:22

生态环境部首次发布公路环评导则

09:20

茅台回应“自制假茅台被鉴定为真”:鉴定员操作不细致不严谨

09:16

日本拟创建经济安全智库

09:14

预保险丝盒电线或松动,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召回1058辆C 300

09:11

丹麦制药巨头诺和诺德据悉放弃都柏林建厂计划

09:08

四名中国理工科学生遭美方滋扰盘查,一人与外界失联超30小时

09:07

我国最大海上自营油田累产原油突破1亿吨

09:05

东北地区进出口规模首次突破5000亿元

09:02

本田将于2025年停止生产轻便摩托车?本田汽车回应:目前尚未做出任何决定

2024-06-22 22:53

广东梅州强降雨受灾地区通信已恢复,国省道已抢通34处

2024-06-22 22:48

培育速度不断加快, 我国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超13.5万家

2024-06-22 22:28

民生证券:短期钢材基本面偏弱,钢材消费进入季节性淡季

2024-06-22 22:21

贵州轮胎:从当前供需情况看,橡胶价格大幅上涨缺乏支撑

2024-06-22 21:58

王文涛应约与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兼贸易委员东布罗夫斯基斯举行视频会谈,就欧盟对华电动汽车反补贴调查案启动磋商

2024-06-22 21:44

大湄公河次区域国际道路运输试运行在昆明发车

2024-06-22 21:05

张晓兵已任内蒙古国资委党委书记

2024-06-22 20:59

华为发布音视频、内容资讯等领域内容激励计划

2024-06-22 20:42

今年前5个月天津口岸铁矿砂进口量同比增近3成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