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彭博社》专访何一:监管是大势所趋,打不过就投降

何一表示,尊重监管机构的态度,监管的趋势在全球是不可避免的,无所不为的加密时代已经结束,“如果你打不过他们,你就只能投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何一在迪拜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提到,币安和监管机构的分歧可能没有那么大,币安也远非批评者所描述的那种恶人。何一表示,尊重监管机构的态度,无论他们将支持还是反对加密货币的发展。同时她也承认,“监管的趋势在全球是不可避免的。”

在提到与赵长鹏的关系时,何一表示,他们是CP,是战友,还有点像大学室友,他们有共同的信仰,这超越了性别。何一表示,她作为加密先驱的地位早于赵长鹏,“即使不考虑个人关系,我也是把他带入加密货币交易领域的人。而他把我带到币安,是基于我已经取得的成就。”

针对美国监管机构提起的诉讼,何一并未过多提及如何应对,但她承认,无所不为的加密时代已经结束,“如果你打不过他们,你就只能投降。”

以下为链得得编译彭博社采访何一全文:

过去6年里,币安的一位高管一直设法避开全球的关注,即便是在如今各国政府都在加大对加密货币的打击力度时也依旧如此,她就是何一。

作为被围困的数字货币帝国的联合创始人,她是这个价值1.2万亿美元的行业中最有影响力的参与者之一。随着监管冲击的加深,并给这家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带来生存危机,她也损失了不少。

在币安成立之初,曾在中国电视节目中担任主持人的何一成功地在各大媒体平台上推广了币安,事实证明,她对币安的迅速崛起起到了重要作用。现在,她正面临着公司史上最危险的时刻,而这家公司在代币交易、风险投资和数字艺术等几乎所有领域都占据主导地位。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在民事诉讼中指控币安非法经营、违反交易规则和不合规。而在其他地方,从法国到澳大利亚,币安也面临着审查。

随着该公司占据的市场份额面临压力,其高管们也面临着数十亿美元的风险。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赵长鹏的身价约为290亿美元,而何一作为早期股东也享有巨额财富(但她持有的股份规模未披露)。两人的财富在多个方面共享:除了在事业和生活中是合作伙伴外,两人还共同孕育了子女。

在接受彭博社的一系列采访中(包括在SEC提起新诉讼前不久在迪拜接受的采访),何一试图传达两个关键信息:首先,币安和监管机构的分歧可能没有那么大;其次,该公司远非批评者所描述的那种恶人。

何一上个月在迪拜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Address Fountain Views曾说道,“如果他们真的花了时间来了解我们的行业,他们就会发现,如果币安不合规,那么就几乎再也找不到合规的全球交易平台或离岸公司了。”

众所周知,币安一直声称自己没有正式的总部,这也使得它在理论上更难被起诉和监管。何一和赵长鹏已经在该公司位于海湾城市国家的第二故乡,也就是迪拜,扎下了根。她把自己和这位币安首席执行官的关系比作大学室友。然而,乍一看,这对搭档以及由此引发的治理问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Sam Bankman-Fried 和Caroline Ellison在如今已然失败的FTX公司曾经的恋情。但何一断然否认了这种比较。

美国最新的指控标志着随心所欲的加密时代的结束,在回应这一指控时,何一在WhatsApp的后续消息中使用了更为和解的语气:

“我们尊重监管机构的态度,无论他们将支持还是反对加密货币的发展”,“我理解,为了保护投资者,监管的总体意图是好的。”

需要明确的是,币安并不是唯一一家感受到监管压力的公司。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指控包括Coinbase Global Inc和Kraken在内的主流交易平台违反了证券规则。但针对币安的指控,无论在范围还是在严重程度上,都更加引人注目。美国官员表示,该公司缺乏对洗钱的足够控制,人为增加了交易量,并且对客户资产处理不当。据彭博社报道,币安目前也正在接受司法部的调查,而币安的美国平台正在被从银行系统中切断。类似的与银行相关的灾难正在全面地打击着该公司。

美国当局的调查并不总是针对个人或公司的指控。美国司法部尚未宣布对币安、赵长鹏或其他高管提起任何诉讼。美国监管机构也并未指控何一违反任何规定。

币安的一位发言人向彭博社提起了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针对SEC提起的诉讼的回应。币安称监管行动“令人失望”,并发誓要为自己辩护,称其平台上的客户资金从未面临风险。

在幕后,何一的影响力在币安是巨大的,该交易所的加密货币交易量约占所有的一半,全球员工约8000人。除此之外,她还负责监管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Binance Labs,该基金扶持了200多个项目,包括去中心化文件共享平台BitTorrent和区块链游戏领导者Axie Infinity。她还推动了由币安发起的公链BNB Chain的发展,其原生代币BNB最近被SEC称为未注册证券。她还帮助监管机构客户业务以及CoinMarketCap等收购业务。

何一在抵达迪拜接受采访时仅带了一名保镖。她说,英语水平有限是她未曾成为币安代言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无论是在接受彭博社采访的过程中,还是在用普通话进行的三个多小时的会话中,她都承认这是一个弱点。然而,该公司的高管们试图淡化与中国的联系,因为中国正在实施加密货币交易禁令。

“当我与西方记者互动或发表公开演讲时,人们可能会认为我们的公司是一家中国公司,对吧?”

作为对币安提起诉讼的一部分,SEC收集的证据表明,何一参与了币安早期的运营。在6月6日发布的一份2019年音频文件的翻译文本中,发言人赵长鹏提到了她,称她是币安规避限制、让美国用户进入其更大的Binance.com平台的决策过程的一部分。

在批评人士眼中,币安的运作方式仍像刚刚起步的初创公司,其治理和所有权结构不明,对数百万用户的承诺实际上可以归结为:你可以信任我们。

然而,在何一看来,币安提供的透明度比批评者所说的要高,而且一直在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但华盛顿当局对此表示异议。

“监管的趋势在全球是不可避免的,”她说,“这不是你喊几次‘打架’就能解决的问题。”

SEC称,与赵长鹏有关联的做市商在币安进行交易,这些公司利用所谓的“洗仓交易”来增加交易量,客户资金被混合在一起并被自由地转移。何一没有回应这些指控。与此同时,她强调,与针对FTX的指控不同,币安没有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触及用户资金,也没有使用其原生的BNB代币作为贷款抵押品。

关于“后赵时代(post-Zhao era)”即将到来的猜测正在愈演愈烈。尽管他没有表现出短期内放弃权力的意愿,但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很大。当被问及没有她和赵的币安会怎样时,何一表示,他们各自都有后备高管在接受培训,但何一拒绝透露他们的名字。“我想我们会没事的。我们不是单点故障。”

在华尔街,交易是由一系列中间人组成的循环链(daisy chain)进行的。与此不同的是,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揽了从匹配订单到托管客户资产等的所有环节。这使得投资者面临着潜在的利益冲突和交易对手风险。随着对加密业务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币安试图通过加强合规人员来改变自己的形象。但有迹象表明,在美国的指控之后,其忠实粉丝群开始出现裂痕。根据行业专家CCData的数据,该公司在衍生品和现货市场的交易份额较今年早些时候的峰值开始回落。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Austin Campbell表示,“币安处于不利地位。”Austin Campbell曾在Paxos工作,该公司发行了币安品牌的稳定币BUSD。“西方的监管机构正在追求一种商业模式——要么你有一个完全独立的托管人,要么在托管、处理用户资金和捆绑职责方面有更严格的规定。”

2014年,当何一通过OKCoin交易所首次进入加密货币领域时,中国是其中心。作为一名知名的旅游节目主持人,她在一档真人秀节目中担任评委,并借机推广该平台。何一回忆说,就在同一年,她聘请赵长鹏担任首席技术官,因为他在工程交易系统方面有多年的经验,还曾在彭博社的母公司Bloomberg LP工作过。

2017年,赵长鹏邀请何一担任币安顾问时,何一已经离开了虚拟货币行业,成为了一家直播公司的高管。那年夏天,她帮助重写了币安1500万美元首次代币发行白皮书的部分内容,之后同意加入币安。与大多数联合创始人不同,从技术上讲,她在币安成立之初并不在公司内部。但那些熟悉其早期历史的人普遍认为,她在中国加密社区的名声对币安的迅速崛起至关重要,当时与OKCoin和Huobi等相比,该交易所只是一个新贵。

六年过去了,加密行业正因成为所谓非法活动的温床而受到惩罚,币安对市场份额的火热追逐也让它成为了靶子。它的交易促销,在某种程度上比Robinhood更甚。例如,在2021年6月之前,用户最多可以提取两个比特币,而无需提供任何身份证明。币安还上架了一些被证明是无用的代币,包括去年崩溃的TerraUSD算法稳定币。对于当时的加密货币批评人士来说,币安用他们几乎不了解的加密货币从散户赌徒身上赚取了利润。

之后,何一和赵长鹏有了孩子,这是加密社区中更知情的成员公开的秘密。如何描述他们的关系?对此,何一提出了异议。

“娱乐圈怎么称呼这种关系?CP吗?”她说,这是中国的网络俚语,指的是粉丝们希望两个人无论在荧幕上或是现实生活中都在一起。

何一说,赵长鹏是她的战友,还有点像大学室友。

她说,他们的联系是在她加入币安之后才开始的。何一将这与亚马逊公司的创立相比较,Jeff Bezos的前妻MacKenzie Scott在该公司成立之初也曾为其提供过资金。但她坦言,这不是一个“十分恰当”的例子,原因之一在于:MacKenzie Scott并没有像何一投入币安那样深深投入到亚马逊数十亿美元的业务中。至于与Bankman-Fried和Ellison Caroline这一对的比较,何一强调称,

“明显的区别在于:Ellison是雇员,而我是合伙人”,她表示,“联合创始人之间的关系比约会关系需要的多得多。合伙人关系是同志关系,约会关系是化学反应。前者是基于共同的信仰,超越了性别,后者是基于身体上的吸引和自私的欲望。”

何一还指出,她作为加密先驱的地位早于赵长鹏。她说,“即使不考虑个人关系,我也是把他带入加密货币交易领域的人。”她补充说,他“把我带到币安,是基于我已经取得的成就。”

然而,对于担心界线模糊和权力集中的监管机构来说,这种情况将发出危险信号。何一同时管理着币安投资加密项目的部门和决定哪些项目上市的部门。币安董事Vishal Sacheendran表示,由何一监管的币安代币上市团队非常神秘,甚至很少有内部人士知道其成员。该公司表示,这是为减少潜在利益冲突努力的一部分。 

但在FTX倒闭之后,这种商业模式听起来尤其不透明,该交易所倒闭的部分原因也是其业务与交易部门Alameda Research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

需要明确的是,大型加密交易所通常会合并一系列金融服务,而这些服务在传统金融中永远不会存在于同一屋檐下。但何一多样化的投资组合,以及围绕谁在管理什么业务的不透明,表明了币安的核心存在一个严密的控制圈。

何一淡化了对利益冲突的担忧,“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实际上都没有上市。我们有不同的领导和不同的团队,这两个团队是完全分开的。”

无论如何,美国监管机构都似乎决心要追究这家加密巨头的责任,同时宣布该行业的大部分行为是非法的。因此,有些东西可能不得不放弃。目前尚不清楚何一和赵长鹏现在愿意做出哪些具体的让步,但她也承认,无所不为的加密时代已经结束。

“如果你打不过他们,你就只能投降,”她最后说道。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授权钛媒体App发布,作者:宋宋】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