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增2万外卖员,网约车司机破600万,开快车、送外卖前景如何?|钛度图闻

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逐渐成为“香饽饽”。

钛度图闻·第一百一十七期

钛度图闻·第一百一十七期

策划制作|钛媒体视觉中心,编辑|刘亚宁,作图|初彦墨

近期有报告指出,中国网约车平台注册司机总数已经超过1亿,2023年上半年,每日新增的网约车司机数相比2022年增长了近5倍,各地陆续宣布网约车市场饱和。除了网约车市场,外卖员每天新注册数量也超过2万,外卖骑手也面临“僧多粥少”的情况。有外卖骑手表示,即使在繁华的一线城市商圈,平均每个人每天大约只能跑30单左右,而且集中在中午、晚上的用餐高峰期,其余时间几乎没有什么订单量。

数据显示,有近一半的网约车司机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以上,近4成网约车司机一个月平均休息3-4天,而网约车司机的平均工资在5000-7000元/月之间;与之类似,一半以上的专职外卖骑手每天工作9-12小时,且几乎每周工作7天,薪资在5000-8000元/月之间。工作越来越累,赚钱越来越少,准入门槛较低的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还是门好职业吗?本期钛媒体·钛度图闻从数据层面观察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的生存现状。

6月网约车司机日增6867个,外卖骑手陷入“僧多粥少”窘境

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等都是吸纳就业“蓄水池”,不仅创造了大量新的就业岗位,也降低了劳动者的准入门槛,还能在工作时间等方面赋予劳动者一定的灵活度。

许多外卖骑手在从事该职业之前,其从事的上一份职业大多也属于制造业和商业服务业。其中,31.18%的外卖骑手上一份工作是普通工人,18.75%的骑手是临时工或者非正规就业人员,上一份工作为商业服务业人员的骑手比例有17.42%。此外,个体经营者、务农者、企业管理者等职业也都有转行做外卖骑手的人员。

对于网约车司机这个群体来说,曾经职业身份为个体经营者、普通工人、商业服务业人员、企业管理者的比例超过七成。

今年以来,随着居民出行加快恢复,其对网约车的需求也稳步上升。大量新司机持续涌入市场,让网约车市场变得越来越“卷”。2022年初,网约车驾驶员证发放数量为398.8万本,20个月后,这一数字已经上涨到605.9万本,涨幅为51.9%,也就是说,一年多的时间里,有207万个司机加入网约车行列。从2023年新发放的网约车驾驶员证数量来看,6月网约车驾驶员证数量增长最多,同比增加20.6万本,平均每天新增6867个网约车司机。对比2022年,去年5月新增加了16万本网约车驾驶员证,月新增数量为全年最多。由此可见,今年每个月新发放的网约车驾驶员证数量比去年增长不少。

从订单量来看,2022年1月,网约车订单量为7.04亿单,此后,网约车订单量一直呈下滑趋势,在网约车司机大幅增加的同时,去年12月,网约车单月订单量比起年初下降2亿单。今年以来,网约车订单量逐渐回升,8月网约车单月订单量为8.24亿单。虽然总订单量在逐渐增多,但网约车司机数量增加的更多,与2022年1月相比,网约车司机单月的接单量从176单降至135单,下降幅度达23.3%。

与网约车市场类似的是,外卖行业也急剧饱和,卷得厉害。2023年2月,美团开放50万个骑手、站长等配送服务岗位招聘新骑手,但这50万个骑手岗位仅仅一个月时间就接近饱和了。有骑手表示,今年1月份自己所在的站点还只有30多位骑手,到4月初就猛增到了近百位。数据显示,2017年美团外卖骑手数量为220万人,到2022年,骑手数量已增长近3倍达624万人。截止今年一季度,美团外卖骑手数量已超700万人。在北京一个繁华的商圈,外卖骑手的现状是平均每个人一天只能跑30单,且集中在中午、晚上用餐高峰,其他时间几乎没有订单。如今,网约车和外卖都陷入了“僧多粥少”的窘境。

八成网约车司机每月最多休息四天,收入过万司机不到一成

为了增加收入,不少网约车司机都延长工作时间,早出晚归是网约车司机的工作常态。数据显示,93.8%的专职网约车司机每天工作时长在8小时以上,其中,工作12小时及以上的专职网约车司机比例高达46.5%;此外,6成以上的兼职网约车司机工作时间也在8小时以上。值得注意的是,连续工作3-4小时是网约车司机的常态,其中,专职网约车司机的占比超过5成,兼职网约车司机占比34.8%。

随着网约车市场的饱和,有网约车司机透露,为了达到月薪过万的目标每个月最多休4天。调查数据显示,月平均休息在4天以下的专职网约车司机占比超8成,兼职网约车司机占比近7成。其中,还有15.1%的专职网约车司机整月无休,仅有不到1成的专职网约车司机每周都休息2天及以上时间。

即使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以上,早出晚归甚至熬夜跑单,能月入过万的网约车司机也是少之又少。《中国职工状况研究报告》调查显示,不管是租用车辆还是拥有自己的车辆,近半网约车司机的月收入集中在5000-9000元间,其中,近3成网约车司机的月收入在5000-7000元间。能真正实现月入过万的网约车司机人数不到1成。有网约车师傅表示,4年前跑网约车时,每天跑12小时大约有700元营收,而如今为了让收入不降太多,经常每天开15个小时以满足每天500元流水的目标。如今,网约车司机跑车的时间和里程在增加,但收入却在下降。

此外,网约车还有养车的成本。自有车辆的网约车司机每年要交万元左右的车辆保险费用,每月还有汽车保养费、充电费、停车费等,比起送外卖快递,开网约车的投入要高得多。

而租用车辆的司机虽然可以免去办理车辆营运证的麻烦,但有的租车公司还会对司机的接单有特定平台要求,而一旦司机对车辆有了轻微的磕碰,租车公司也会想方设法的扣除几百至上千元不等的押金。

值得注意的是,网约车平台对司机还会有一定的抽成比例,目前大部分网约车平台的抽成比例上限定在30%。以滴滴为例,其曾公布过2020年的平台抽成数据,滴滴网约车司机的实际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79.1%。而剩下20.9%,10.9%为乘客补贴优惠,6.9%为企业经营成本(技术研发、服务器、安全保障、客服、人力、线下运营等)及支付手续费等,3.1%为网约车业务净利润。

外卖骑手一单价格在6元以下,6成骑手每周全勤

外卖骑手这一职业几乎没有门槛,多劳多得,多跑一单就多赚一单的钱,只要能吃苦就能稳定赚钱,是很多职场打工人的一条“人生退路”。

外卖骑手跟网约车司机一样,工作时间比较灵活自由,虽然外卖骑手的正常工作时间是8小时,但很多骑手都是每天早上7点多出门上班,晚上9点多下班,工作时间远在10小时以上。调查显示,一半以上专职骑手的工作时间在9-12小时,不到1成的专职外卖骑手甚至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外卖骑手看似在岗时间长,但实际配送高峰时段主要集中在早、中、晚的订餐时段,因此工作具有短时高压的特征。在其他时段,外卖骑手一边等待派单和抢单,一边进行休息调整。

从每周工作时长来看,超8成的专职外卖骑手每周工作6-7天,其中,60.9%的专职外卖骑手每周工作七天不休息;此外,近3成的兼职外卖骑手也选择每周工作七天。虽然近年来时常有人提出“强制外卖骑手每周休息一天”的建议,但要想真正落实还需要平台等各方的保障,毕竟外卖骑手的收益都是依靠接单来获得的。

在当前快速发展的外卖行业中,许多骑手通过辛勤工作和出色的业绩,实现了月入过万的梦想。然而实现这个目标并非易事,调查显示,不管是专职还是兼职的外卖骑手,月入过万的比例仅有3%左右。专职外卖骑手的月收入多集中在3001-8000元,约占66%,平均月收入为5429.5元;在兼职骑手中,有61.3%的骑手月收入在3000元及以下,兼职骑手的平均月收入为3268.5元。而且,外卖骑手的工作是跟时间赛跑,有时送单送晚了或者送错了获得差评就会被罚款。有外卖员透露,今年在他所在的站点罚金变高了,一个差评罚款500元。他有一次跑了一天赚了400元,却因送错2单被罚1000元。

外卖骑手一单能赚多少钱?目前,骑手跑单主要有两种模式:众包和专送。众包主要是兼职跑单,时间自由、不受约束,收入日结。众包骑手主要由跑单的佣金,加上距离补贴、时段补贴(宵夜、早餐)、恶劣天气补贴等组成,所以每个订单的价格不同。一般来说,外卖骑手的派单范围基本维持在餐饮商户的3-5公里之内,数据显示,配送距离为4公里以内的订单单价为10元以内,距离越远,单价越高,当配送距离为9.3公里时,订单的距离补贴价格也变到了26.5元一单。而当当前区域运力不足或距离较远时,下单者为了快速完成订单也会主动提高费用。

专送骑手是需要加入某个站点,需要接受站长的排班和调度,部分站点骑手有底薪,收入月结,其在线接单的时间有严格的规定。专送骑手按单量赚钱,一个月跑300单以下,一单价格按4.5元计算,如果一个月跑1200单以上,那一单的价格也会上涨至6元。如果想月入过万,那专送骑手一个月需要跑2000单左右,按照30天每天都在接单的强度,一天要跑近70单。

网约车和外卖这样的行业很开放,收入也很公平,短时间内给急需获得收入的人缓解了生存压力。但随着大量骑手和司机的涌入,他们也将面临的更多的挑战和竞争。

数据来源:魁阁学刊、中国就业发展报告(2022)、滴滴、中国职工状况研究报告(2021)、美团外卖骑手就业报告、美团社会责任报告、交通运输部等公开资料整理。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愚蠢的人才吃外卖。想去医院看癌症的人群才吃外卖。

    回复 2023.10.13 · via netease
  • 知识就是金钱,没有知识只能买苦力

    回复 2023.10.13 · via iphone

快报

更多

16:16

刘结一:助推民营经济是政协传统,将围绕清理拖欠企业欠款召开通报会

16:12

刘结一:将继续就经济领域重要问题开展形式多样的协商议政

16:08

全国政协发言人刘结一:中国经济长期向好态势将持续巩固和增强

16:06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建议进一步加快我国多种储能建设

16:04

不想成为“食客”或“食物”,美国企业期待和中国进行更多合作

15:54

群众就业难、企业用工难?全国政协今年将推动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

15:50

双环传动:拟分拆子公司环动科技至科创板上市

15:48

全国政协今年将围绕人口高质量发展支撑中国式现代化等议题协商议政、建言献策

15:31

欧盟反垄断持续加长“看门人”名单,X、字节跳动等或面临欧盟更严监管

15:16

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检察机关2023年起诉5万余人

15:11

全国政协委员黄绵松:建议将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纳入各级政府考核内容

15:09

乘联会崔东树:1月中国占世界新能源车份额66%

15:08

全国政协十四届二次会议4日下午开幕,会期6天

15:06

南向通美元存款短期利率达10%,预约开户抢购潮再起

15:05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2024年按照增长20%的规划安排生产和销售

14:50

央行上海分行2023年行政罚没总计1.4亿元,支付机构成处罚重点

14:38

全国人大代表、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建议制定农村光伏建筑规划标准

14:28

自然科学基金委声明:从未推出自然基金理财产品

14:24

全国政协委员丁列明:大力推进干细胞产和基因治疗药物研发

14:13

韩国2023年婚姻登记数较10年前减少40%

85
3
4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