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入巴黎卢浮宫,这是AR最好的归宿吗?

钛度号
创意AR是核心竞争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 | 郑峻,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AR加持卢浮宫埃及馆

卢浮宫坐落在巴黎市中心的塞纳河畔,迄今已有900多年历史。这里曾经是法国王宫所在地,在法国大革命之后的1793年正式转型成艺术博物馆,现在是世界三大博物馆之一。

卢浮宫拥有超过61万件馆藏文物,这里不仅珍藏着《蒙娜丽莎》、《自由引导人民》等欧洲传世名画,更有着全球最大的古埃及文物收藏。1827年开幕的埃及馆是卢浮宫最大的分馆,成功破译象形文字的学者商博良(Jean François Champollion)则是第一任馆长。

卢浮宫的埃及馆不仅拥有6000多件几千年历史的古埃及文物,拥有刻有大量象形文字的石碑碎片,甚至还从埃及搬来了狮身人面像、古埃及神像、法老石棺,甚至是神庙的一部分。目前矗立在巴黎协和广场的埃及方尖碑,是古埃及卢克索神庙的一部分,原本也是计划安放在卢浮宫外。

从这个星期开始,卢浮宫埃及馆的诸多文物旁边,都加上了一块带有二维码的黄色指示牌,只要拿出手机扫描二维码,就能打开应用,看到令人目眩神迷的神奇景象,放佛穿越时光置身几千年前的古埃及。

已经风化严重、黯然失色的石碑,重新拥有了色彩鲜明的壁画,呈现出清晰可见的象形文字;空荡荡的石棺里,凭空出现了墓主人的影像;点击这些虚拟影像,还能看到详细的文字介绍。更令人震撼的是,埃及馆门口的空旷地带,出现了一座巨大高耸埃及方尖碑,这里原本就该是方尖碑所矗立的位置。

这就是Snap与卢浮宫合作打造的AR落地项目:用AR重现人类历史瑰宝的昔日风采。双方未来还会合作,为更多的馆藏文物打造增强现实的特效,让游客用手机就能看到身临其境的迷人风采,看到更多的历史文物细节介绍。而这些AR体验是完全免费的。

创意AR是核心竞争力

牵手博物馆,这或许是AR技术最好的应用场景之一。来自Snap的技术人员,运用现代影像技术,重现了古埃及文物的细节与美感。携手卢浮宫,只是Snap AR Studio走进博物馆的第一个试点项目,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知名博物馆使用AR技术呈现珍品风采。

对,携手卢浮宫的AR技术来自Snap,社交应用Snapchat的母公司,当初那个以“阅后即焚”成为青少年社交大热产品的Snapchat。在TikTok迅猛崛起之前,Snapchat几乎是Facebook和Instagram的灵感来源,Instagram的Stories功能就直接复刻于Snapchat。

现在的Snapchat依然是全球社交市场上的主力阵营。最新用户数据显示,Snapchat全球月活超过7.5亿人,日活已经接近4亿人。而且,Snapchat和TikTok一样,都是青少年用户的社交最爱,13-34岁人群中有75%都在使用Snapchat。这也是扎克伯格最为艳羡的特性。

实际上,2016年Snapchat之所以改名Snap,就是要区分社交业务、可穿戴业务以及AR业务。那一年他们发布了可以拍照片视频分享的墨镜Spetacles墨镜,正式进入硬件领域。虽然Snap对智能墨镜投入不少,但这个远未成熟的产品并没有得到普及。

现在Snap绝大部分营收依然来自于Snapchat的广告营收。硬件的营收甚至还不到2%。上一代Spectacles眼镜已经是2018年的事情了,整整五年前。虽然2021年,Snap发布了一款具有AR功能的Spectacles,但那一款并不对外发售,仅仅是面向AR创意者提供的开发工具,帮助他们更为便捷直观的开发各种AR效果。

虽然硬件营收有限,但这并不影响Snapchat将AR作为自己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在Snapchat的核心竞争力中,创意占据着核心位置。这与其他社交巨头有着差别,谷歌产品的核心价值是信息索引,Meta的核心价值在于连接互动,X(前推特)的核心价值在于公众讨论,而Snapchat一直在努力让自己产品变得更加有趣,来吸引他们最为核心的年轻用户群体。

早在2015年,Snapchat就在自己产品推出了AR滤镜,希望增加趣味元素来吸引他们的年轻用户人群。八年时间过去,Snapchat的AR元素也从最初的小狗小猫头像扩大到覆盖所有领域,从用户的嬉笑玩闹扩大到真正具有商用和实用价值。

现在Snapchat平台上,每天都有超过2.5亿用户在使用AR滤镜,相当于三分之二的日活规模,AR滤镜每天的播放量超过60亿次,一些爆红的AR滤镜,例如哭脸和3D卡通滤镜,浏览量甚至超过了100亿次。

庞大的用户也吸引了开发群体。Snap的AR开发平台Lens Studio已经拥有了30万开发者,开发的AR滤镜超过了300万款。三星智能手机则直接把Snap AR整合到了旗下Galaxy A、F和M系列的的原生相机之中。

探索文教项目AR落地

同一年,Snap在巴黎创立了非营利性质的Snap AR Studio,由Snap提供资金和技术,寻找各个领域的潜在合作对象来探索和教育AR技术的落地前景,而卢浮宫埃及馆就是AR Studio联系的第一个合作对象。

斯皮格尔本人对创意的偏好也决定着Snap AR技术的落地方向。据他自己表示,他最喜欢的AR滤镜是一款诗歌应用,让用户看到现实世界中出现的诗歌文字,创造力是决定人们未来是否使用AR的关键因素。

在巴黎的Snap AR Studio,我体验了这款传说中的AR眼镜。小小的眼镜上配备了扬声器、微投影以及两个前置摄像头,高达2000尼特的AR显示亮度可以呈现各种清晰的AR效果。眼镜使用了高通XR1芯片,通过两个摄像头可以进行空间追踪,捕捉手部动作进行操作以及拍摄照片与视频。

不过,短短几分钟试用下来,就可以明显感觉到,这只是一款开发者的原型产品,还不具备上市条件:厚重而生硬的塑料框架佩戴体验非常不适,电池续航仅有半小时,而且没用多久就明显发热。此外,AR显示范围FOV只有26.3度,只是眼前的一小块位置。

实际上,Snap对AR眼镜的商业前景挑战有着充分的认识。2021年发布AR版Spectacles眼镜时,Snap联合创始人兼CEO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就坦然和开发者表示,“AR眼镜要真正广泛普及,至少还需要十年时间。”两年时间过去,Snap依然没有关于Spectacles AR的上市时间表。

Snap AR Studio经理吉尔伯特(Antoine Gilbert)对新浪科技解释称,Snap发布这样一款原型AR眼镜产品,其目的并不是为了上市销售,而是为了帮助普及AR项目。Snap甚至是免费为开发合作伙伴提供这款AR眼镜。

除了卢浮宫埃及馆之外,Snap AR Studio的合作项目涉及到媒体、音乐、建筑、文化等诸多领域,先后推出了多个AR合作项目。吉尔伯特拿出一本《BeauxArts》杂志,打开Snapchat应用就可以看到杂志中的诸多内容,以多媒体的立体方式呈现在眼前;扫描地铁唱片海报或者真实唱片封面,就可以点开Spotify上的音乐主页进行试听。AR技术让传统的报刊和唱片媒体变成了3D多媒体载体。

今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Snap AR Studio又在法国八个城市推出了八位划时代杰出女性的虚拟雕塑纪念活动,其中包括了女权主义者西蒙娜·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反法西斯活动家西蒙·韦伊(Simone Weil)以及民权运动黑人女歌手约瑟芬·贝克(Josephne Baker)等人。

在巴黎市中心香榭丽舍大街的戴高乐雕像,用户打开Snapchat应用就可以发现,法国民族英雄戴高尔的身边多了一个全新的3D雕塑,西蒙·韦伊和戴高尔并肩前行,点击雕像就可以看到韦伊的生平介绍。

除了在法国探索AR与教科文项目的合作,Snap还在探索AR如何帮助弱势群体。就在这个月,Snap与沙特合作推出了针对聋哑人开发的手语AR滤镜。通过这一滤镜,手机可以自动识别和翻译基于阿拉伯语的28种手势手语,这将给中东阿拉伯世界的聋哑人群带来实际帮助。

AR眼镜普及要十年

AR的落地场景在哪里?过去十年时间,谷歌和微软先后发布了谷歌眼镜和Hololens的AR产品,发布的时候都引发了巨大轰动,被视为颠覆性产品。相比较而言,谷歌走的是消费市场路线,微软走的是企业市场路线;但是,最终依然因为过于小众缺乏大众需求,而不得不被暂时搁置。

而Meta和索尼则选择了以虚拟现实为主的混合现实技术,以游戏作为主要技术落地场景,以此获得了一定规模的用户基数。但扎克伯格雄心勃勃的每年投资百亿美元“元宇宙”概念却遭遇了市场冷遇,原先期待的百万用户最终只有不到20万人,在去年市场降温之后,Meta也削减了投入。

即便是拥有最大消费用户基数的苹果,其首款混合现实眼罩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售价高达3500美元,杀手应用寥寥。苹果Vision Pro正式发布之后,分析师反而将其年出货预期从此前预计的100万下调到30万。

无论是AR眼镜还是VR眼罩,阻碍他们普及的最大障碍依然是硬件技术不够成熟,不仅价格昂贵影响市场,还暂时无法解决重量、续航和发热等关键问题。迄今这些设备依然是数码极客和游戏狂热人群的小众玩物。

Snap CEO斯皮格尔此前预计,AR眼镜要普及至少还有十年时间。虽然Snap也推出了一款AR眼镜,但在技术成熟之前,Snap的AR战略依然是基于手机的。虽然无法做到AR眼镜那么脱离双手和沉浸体验,但几乎所有人都用智能手机,不需要额外设备直接在手机感受AR,才能让更多的用户去尝试探索和习惯AR体验。

Snap全球时尚总监乔弗里·佩雷斯(Geoffrey Perez)也对新浪科技表示,“我们最终会实现AR眼镜的真正大众普及,但按照目前的技术进步,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目前的条件下,最好的AR载体不是昂贵的眼镜,是每个人都拥有的手机。”

AR给企业带来商机

除了在文化教育领域拓展落地场景,Snap也在探索AR对于企业用户的价值所在,实现AR的商业回报。Snapchat核心的年轻用户本就是商业价值最高的群体,他们的网络消费意愿和购买力,是任何企业都不愿错过的营销目标。

相比传统的广告推广,创意有趣的AR能带来更大的电商价值。Snap的数据显示,加入AR试穿功能之后,用户下单购买的可能性就提升了2.4倍,AR滤镜给销售额带来的提升甚至比视频产品还要高出14%。

Snap全球时尚总监乔弗里·佩雷斯负责时尚奢侈品行业的AR合作。他向新浪科技介绍,目前法国时尚圈几乎所有的奢侈品牌都已经与Snap进行基于AR技术的广告营销和电子商务合作。佩雷斯直接拿出自己手机示范说,用户在奢侈箱包品牌Rimowa的Snapchat主页,通过AR滤镜可以看到各款行李箱包的真实尺寸和三维体验,如果他们满意就可以直接点击购买,进入Rimowa的网站完成下单。

虽然Snapchat并没有覆盖中国市场用户,但正在日益走出去国际化的中国企业们,却已经成为Snapchat最重要的企业用户群体。而他们也在积极探索如何使用AR获得更多海外年轻用户的关注和青睐。

在OPPO向中东市场的拓展中,基于AR滤镜“流星雨”营销活动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中东最大的沙特市场,13-34岁的网络用户人群有九成都在Snapchat平台上。因此,OPPO选择在Snapchat平台推广自己主打时尚的智能手机。产品。

在Reno 7的产品营销过程中,OPPO在Snapchat上推出AR流星雨滤镜,推广这款手机的主要卖点暗光拍摄功能。此次营销活动吸引了500多万次曝光,帮助OPPO覆盖了中东市场的年轻用户。

米哈游无疑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出海最成功的中国企业之一,《原神》更成为海外市场最受欢迎的中国游戏产品。在推广《原神》的过程中,米哈游也和Snap专业AR团队合作,在Snapchat平台推出了《原神》主题沉浸式AR滤镜和效果广告。

在《原神》滤镜广告上线的三天时间里,触及了全球2400万用户,而且AR滤镜的用户平均互动时长接近了12秒。在广告投放期间,Snapchat平台上关于《原神》的讨论话题与热度提升了146%,即便是广告结束后,依然比广告投放前高出了91%。

几乎在差不多时间,扎克伯格收购了Oculus,坚定走了虚拟现实路线,而斯皮格尔则把AR确定为平台的核心战略价值。在Snapchat爆火之后的前几年,Facebook和Instagram几乎对Snapchat是亦步亦趋不断效仿,但在AR/VR道路的选择上,扎克伯格和斯皮格尔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本文系作者 新浪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AR技术与旅游行业的结合,可以为游客提供更加便捷、高效、有趣的旅游体验。

    回复 2023.10.22 · via pc
  • AR技术的应用可以增强观众对展品的理解和感知,同时也可以提高展品的展示效果和保护程度

    回复 2023.10.22 · via h5
  • AR技术可以为用户提供沉浸式的体验,将虚拟与现实相结合,为观众带来更加丰富、生动的参观体验

    回复 2023.10.22 · via h5
  • 通过AR技术,游客可以在旅游景点中获得更加丰富、生动的信息,

    回复 2023.10.21 · via h5
  • 随着AR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普及,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AR技术应用到产品和服务中

    回复 2023.10.21 · via pc
35
5
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