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衣库,被迫涨薪

钛度号
还有什么比涨薪更具诚意的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真故实验室,作者|王枻坤,编辑 | 龚正

在“减员降薪”肆虐的2023,一向抠抠搜搜的日企,竟然在华开始逆势涨薪了。当然,涨薪代表不是被打趴的日本车企,而是优衣库。

这个起源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老家山口县的品牌,在创业39年后(1984年创立),阶段性穿越了全球快时尚的“水逆周期”,在其它欧美快时尚品牌纷纷收缩队形的当下,先后在日本和中国开启了涨薪模式。其中,中国平均涨薪幅度在28%左右,最高能涨44%,依职级合1000-1200元间。

但这次这波涨薪并非“恶意”,而更多是被迫的选择。在日本,工人薪资停滞已经持续多年,而岸田政府带来的通货膨胀导致打工者生活变得艰难。你再不涨,我就走了。毕竟岛国今年应届毕业生的就业率达到了97.3%(趋近完全就业),多的是工作。在中国,国产品牌的崛起也让人才竞争变得激烈,在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优衣库想要继续扩张,就要先拿出诚意。而在当下,还有什么比涨薪更具诚意的呢?

涨薪怎么看

涨薪,是快乐的。劳动,是苦累的。优衣库,就是这么一个集时尚和快乐于一体的辛者库。

我们匿名访问了优衣库的一些现任员工,但据反映,10月开始的涨薪,有的还未落实到当月工资中,因此还需要等等。但涨薪应该是铁板钉钉的事。

针对这次讨论度极高的涨薪,在江苏优衣库门店工作的王磊却兴致不高,他知道,自己不在涨薪的范围内。

王磊在优衣库工作8年了,从PN(初级员工)一路晋升到j2(候补店长)。肉眼可见的是能力的提升和薪资的增长,然而这次的涨薪,王磊选择了拒绝。本次针对j2级别以上的员工涨薪是有条件的,8月份,王磊收到了全国调动意向书,表示接受全国调动可涨薪2000+元,代价是可能会换一座全新城市工作。

这对已在江苏结婚生子的王磊来说是致命的,自己的根已扎在这里,不可能为了2000元和未知的前途去赌,王磊毅然决然地选择拒绝。王磊表示,接受调动的代行确实会有薪资变动,至于j2级别以下的普通员工的涨薪问题则毫不知情,也没听别人提起过。

8年内,优衣库也有过几次涨薪,王磊认为,优衣库工作很累,年轻人离职率高,涨薪也是确保人才稳定性和发展性。“许多985/211的年轻人来优衣库工作,每天叫苦连连,但哪一份工作是容易的呢,都是要从基础工作一点点做上来的。”王磊坦言。

按照公开信息,此次优衣库员工平均年薪涨幅可达28%左右,最高可提升44%左右。正式员工的薪酬将根据不同职级进行调整,初级员工月薪上调1000元、中级员工月薪上调1100元、高级员工月薪上调1200元。

在优衣库的实习生工资据说也会涨,有员工发布帖子称,北上广深地区实习生的时薪将上涨至30元。

优衣库涨薪的新闻,在社交网络引发了热烈讨论,毕竟时下的舆论场,减员降薪的新闻过多,市场消费信心不足。有代表性的热评是:这才是真正的遥遥领先。

对于2019年入职武汉优衣库的刘青而言,优衣库涨薪不是第一次。在她工作的3年时间里,每当她想要跟老板说再见时,都是涨薪按捺住了她。

一次是2020年普调,涨了500元,北上广深的门店会比武汉涨得多一点。第二次是2022年的升职加薪,从PN(初级)升到AP(中级),涨了500元。虽然不算多,但涨薪前她的税后工资也才4000元人民币,能涨总比画饼好。

不过,也有来自优衣库离职员工的“内部视角”来看涨薪。

顾梦涵去年9月入职上海一家大型优衣库门店,税后到手5000多。尽管工作年限不满一年,但她自认为,已经“看透”了优衣库。

“涨薪应该不是全员都涨,因店而异;员工可能还需要进行考核后,才能确认是否调薪;调薪偏重于一线销售型人才,可能对老员工产生影响。” 顾梦涵说。

据介绍,优衣库员工的成长、晋升和评价体系比较复杂。

一般优衣库会有两类入职人群。

一类是UMC(即管培生),他们进入到优衣库体系中就是j2级别的工资。j2属于候补店长,要成长就得继续往上走。比如j3是店长代理、s1是初级店长、s2是中级店长、s3是高级店长(有潜力升ss、或sv区域经理)。

一类是普通员工,一般需要经历PN(初级员工)、AP(中级员工)、SP(高级员工)三个阶段。干得好,他们就会进入j系列,进入管理岗。

此前门店考核员工涨薪,会考评执行力、销售及其它业务能力,店长会进行打分评判。“这当中难免会存在一定的主观性和职场关系政治。按照此前的经验,可能每个店铺只有3-4名员工有涨薪的可能。”

顾梦涵说,这次涨薪,很多还在的老员工都在进一步观察对自己的影响,尤其是涨薪是否会出现新老员工区别对待。

从目前的风向看,涨薪会侧重于管培生、有销售才华的一线员工等。他们涨了,涨后工资可能趋近于原来的AP(中级)、SP(高级)老员工,老员工如果涨得少,两者差距会变小,而向上晋升的通道毕竟是窄的,难免会让人产生想法。

不过,如其所言,从公司利益角度来看,优衣库此轮涨薪肯定会对团队人才产生激励,优秀的员工如得不到涨薪,也不符合一家成熟公司的办事风格。重点是要达到目标——通过一个一个员工的努力,继续带动优衣库在中国的增长。

事实上,优衣库在大中华区虽然短暂地受到了疫情关店的影响,但仍是海外最大的市场。疫情之后截至5月底的2023财年第三季度,优衣库大中华区收益和盈利大幅增长。同店销售净额增长超40%,高于预期,这也为涨薪提供了基础。

两种涨薪,两种背景

优衣库的这一波涨薪,不只独惠中国。

早在今年1月,运营优衣库的日本迅销 (Fast Retailing)就宣布,将于今年3月起,针对日本国内员工实施涨薪。

但两国涨薪的逻辑,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背景。

先看日本优衣库的涨薪,具体政策为:年收入涨15%,部分职种最大涨幅为 40%。新人员工年收入涨18%,加入公司1-2年的店长年收入涨36%。

日本媒体报道,在优衣库工作的新人月工资一般是25万5000日元(按时下汇率,合12446元人民币),涨薪后,月工资达到了30万日元(合14642元人民币)。这大大超过了日本新人月工资20万日元的平均水平(合9761元人民币)。

优衣库的涨薪,引发了日本社会的集体艳羡。网上很有日本网友都表示:“人往高处走,想跳槽到优衣库。”

按照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分析,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日本的工资一直“过于便宜”,同时涨幅“几乎停滞”。欧美大概每年工资涨幅在2%-3%之间,但日本的平均工资过去10年,几乎没什么变化。

在这种谨小慎微的风气下,企业有钱攒着,国内投资谨慎;民众发了工资攒着,即便男女谈恋爱,也都AA制。所以日本女生一般见中国男神主动买单,都会大喊:“很开心。”

日本薪资停涨,原因没什么意外,与日本经济长期低迷有关。但现在,日本经济仍然低迷,甚至世界第三大经济大国的宝座即将让渡给德国,2026年还可能被印度超越,但日本国内能够维系薪资停涨的局面已经结束了,从政府、企业到雇员,都开始统一认识:到了涨薪之时。

首先是通货膨胀之苦。日元贬值,能源高企,日本在2023年一举扭转了持续30年的通货紧缩,物价飞起。就拿西红柿来说,7月末每公斤西红柿批发价是19元人民币,10月中旬已经涨至64元人民币。这也导致日本家庭恩格尔系数创40年新高。

然后是日本用工短缺,同时年轻人充分就业,选择颇多,且职业稳定性已不如从前,跳槽率变高。日本今年4月做的用工调查,7成大企业称“正式员工不足”。对于服务行业而言,人手不足就无法支撑业务。这对所有企业而言都是棘手之事。

这种情况下,日本政府敦促大企业集体涨薪,以保护消费者家计。所以,应该看到,优衣库涨薪并非日本独一家,而是一众涨薪企业中的一家。

可以说,日本优衣库涨薪,有自己的岛国经济背景,外力促发的特征比较明显,但内里也有企业做大做强的内生需求,两者结合。

与日本相比,中国优衣库的涨薪,内生需求更加明显一些。中国是优衣库在海外的最大市场,无论是门店数(1031家店)还是营收占比(海外第一大市场),重要性不言而喻。

每年优衣库都计划在大中华区新开店80-100家,去年9月至今年8月,新开了77家,仍然保持着扩张势头。

开店不难,重点是经营,对一线人才的能力模型要求也越来越高,比如不仅要有接客力,还要从纷繁复杂的信息中找到需求、找到趋势的IT数据分析能力。

柳井正一直有个理念,就是Global One,即全员经营,其目标是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个能提高顾客回头率的主动个体。

只要中国市场还在扩张,优衣库就要强化人才的需求,但这恰好也是在华痛点。

日企在华工资不算有竞争力,且晋升要考核的项目非常多,这是内因;外因是中国国潮崛起,和优衣库抢人才的企业也多了起来。

这种局面下,柳井正给中国员工涨薪,也非常容易理解,因为它关系到优衣库的持续增长。

道理都不难,难在如何真正把员工当长期资产去培养的践行观,不是所有企业都容易做到。

优衣库的对手,是痛快涨薪的SHEIN

优衣库在中国逆势涨薪,而其它欧美快时尚品牌,如ZARA、GAP等却在华纷纷收缩队形,探究原因的话题时下已经有点落伍。因为优衣库在它母国乃至北美等市场的最新竞争对手,早就换成了来自中国的SHEIN。

在英国一家大型品牌调查公司所做的《最有价值的品牌榜2023》中,服装领域的前5位中,只有2个来自亚洲的品牌上榜。一个是排名榜单第五位的优衣库,一个是排名榜单第二位的SHEIN。

去年4月,SHEIN的估值一度达到近千亿美元,超过了当时快时尚界巨头 H&M 和 ZARA 市值的总和,也达到了优衣库当时市值的2倍。虽然今年SHEIN的估值有所下调,但这并不影响在日本、以及全世界的攻城略地。

SHEIN第一次在整个日本社会成为话题,要数去年底它第一次在东京原宿这一潮流地开设了“只展不卖的常设店”——SHEIN TOKYO。当天据说吸引了人数众多的樱花妹们来排队。此前,SHEIN虽然也在大阪心斋桥开过店,但那只是试水的临时店,开几天就关了。但即便如此,也一度吸引了4000多位樱花妹去同时排队,场面空前。

对于服装品牌来说,能在世界级的潮流圣地站稳脚跟,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尤其对于中国服装品牌而言,日本市场的进出壁垒一直比较高,消费者比较成熟且挑剔,攻城不易。但一旦攻下,就能将日本发展成在亚洲为自己定价的品牌基地。

SHEIN与优衣库其实是大不同的,一个是快时尚电商,一个是服装品牌。两者的成长模式也不一样。

优衣库之所以能从日本人当中“一个来自山口县的便宜的、廉价的、可能品质不太好的”印象中杀出血路,靠的是它的功能性面料,且面向全世界所有群体提供超越国籍、民族、各类审美的经典款,好比如一件白T恤搭所有。

但SHEIN完全相反,依托AI与网络,面向Z世代年轻女性为主的群体、提供小单快反且便宜十足的商品,一天就能新出上千款新品,将服装的生产与销售效率做到极致。

目前,迅销的老会长柳井正并没有在公开场合评价过SHEIN,但日本的媒体,早已把SHEIN当成了优衣库在全球的竞争对手。

因为两者都是致力于全球化的企业,都在全球市场争夺客群,虽然SHEIN的客户以年轻女性为主,但年轻女性恰好是平时最能花钱买衣服的活跃群体。此外,SHEIN还便宜,一件连衣裙在日本连1000日元(按时下汇率为48元人民币)都不要,一些首饰能卖到100日元(4.8元人民币)以下,在年轻人越来越穷的日本,这样1688式的价格竞争力是碾压式的。

其实对于SHEIN而言,优衣库实力布局的大中华区、东南亚,是SHEIN并未深耕的,SHEIN的国际化布局以北美、欧洲和中东为主。优衣库在北美和欧洲,实力还不算那么强,当然增长是很快的。

近日一个值得关注的新闻是,SHEIN挖来了孙正义的左膀右臂,软银前首席运营官——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任命其为拉美地区公司董事长。在SHEIN创始人许仰天(1984年、山东淄博出身,青岛科技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毕业) 的构思中,SHEIN的全球拼图需要拉美这一新兴市场,那里有6.51亿人口,中产估推有3.5亿人。

这里有一个细节是,克劳尔之所以离开软银,一个原因是他向孙正义索薪20亿美元未果有关,此前软银高管年薪的天花板已经是他,为1700万日元(合82万人民币)。孙正义之所以不给,不是给不起,而是超出了日本社会的“常识”,害怕日本投资人就此提出异议。毕竟作为日本首富,柳井正的年薪也只有4亿日元(合1949万人民币)。而克劳尔去了SHEIN,大幅度涨薪是无疑的。

虽然一个是SHEIN的高管,一个是优衣库的一线员工,两者加薪不具备可比性,但启发是,对于日企而言,他们长期从高管到员工的相对低薪状态,对人才的吸引力正在减弱,很多全球高精尖人才也不愿意去日本任职,而更愿意来中国。

对于致力于全球化的行业而言,不管是普通店员、还是高管,只要业务还处于增长状态,能穿越时局和适应全球化增长的人才需求就会更加紧迫。在全球不那么景气的时代,究竟把一个员工当作劳动力、还是视为一个能给企业带来利益的增长源,值得重新评估。

本文系作者 真故研究室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18
8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