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初心还是招数用尽?14年后“双11”为何重打“低价”牌|产业最前线

对于电商平台来说,低价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却可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1月11日还未到,各大电商平台的“双11”阶段销量战报却已经陆续公布。

10月31日,天猫、京东正式开启大促活动。天猫开售后首小时7.19万个品牌成交额超去年首日全天。京东开场不到4分钟百亿补贴频道成交额破亿。快手也在同天公布“双11”大促预售数据——预售期商品GMV同比去年提升84%。拼多多发布的战报数据显示,“双11”大促前三天,超过20个类目实现翻倍增长。

今年各大电商平台“双11”大促活动战线最早从10月20日开启,4天后,一场围绕在头部主播、平台和品牌商之间的“全网低价”争夺战也引发了全网吃瓜。

10月24日,京东一采销人员发朋友圈,声称收到了烘焙电器品牌海氏的律师函,海氏表示在“双11”活动中,由于京东平台上某款海氏烤箱定价低于李佳琦直播售价,违反了海氏与李佳琦签署的所谓“底价协议”,要求其赔偿巨额违约金。该采销人员质疑李佳琦要求品牌商“二选一”。虽然李佳琦所在公司美ONE方面很快否认与海氏品牌签订所谓的“底价协议”,但该事件依旧迅速发酵引发全网关注。

10月30日下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反垄断办工作人员回应此事称,已关注到此事,目前正在调查核实过程中。如果发现违法行为,会进行查处。

李佳琦本人也在10月31日接受中新经纬专访,回应低价争夺:“价格并不是唯一因素,直播间的价值还在于能否为用户输出有用的内容:商品是什么?怎么用?怎么买?”

话虽如此,但可以看出,今年“双11”无论是电商平台、品牌商抑或是主播直播间,对于“全网低价”核心卖点的争夺战已经白热化。

14年后,为何今年“双11”对于“低价”的执念再次高潮?是回归初心还是招数用尽?“全网最低价”可信度有多高,能否持续,对消费者来说是好是坏?“低价”对于平台、品牌方、大主播又有哪些影响?

“不装了”,各方直接亮出“低价”底牌

为了让消费者“剁手”,今年各大电商平台不约而同亮出了低价牌。

天猫、拼多多和抖音商城除了推出与往年一样“满300减50”“满200减30”的跨店满减活动,还上线了“单件立减”、不用凑单的优惠规则。京东也不甘示弱,除了提供跨店每满299元减50元福利,可叠加20元补贴,还推出了买贵双倍赔、下调自营包邮门槛等多项举措。快手电商则是投入180亿流量和20亿商品补贴,对“大牌大补”等频道的类目商品进行补贴。

各大电商平台的负责人也把“低价”作为“双11”大战的核心打法。京东零售CEO辛利军在2023京东零售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今年京东“双11”将持续夯实低价心智,强调实打实的低价战略。而今年京东“双11”大促的主题定为了“真便宜”。

淘天集团则在天猫“双11”启动会上,把“全网最低价”定为本次大促的核心目标。有媒体报道,淘天集团包括三大行业发展中心和用户、平台、直播等横向部门,都明确“全网最低价”为核心KPI。淘天集团市场部总经理暮珊还在会上表示,今年天猫“双11”预计有超过8000万的热销商品达到全年最低价。

在招商规则上,各大电商平台的资源和流量也更倾向于扶持提供低价的商家。天猫双11招商规则要求,商家双11商品活动普惠券后价≤校验期内最低普惠券后价的9折。而去年的招商规则还只是要求“活动标价≤校验期内最低标价的9折”,从标价到普惠券后价,平台对商家让利的要求又上了一个台阶。

今年京东双11也不再像去年那样,根据店铺星级给予流量扶持,而是宣布“低价商品将获更多曝光”,会让更多低价商品、拥有优质服务的商家获得更多曝光展示机会。抖音商城、快手、小红书今年也无一不在“低价”上对商家做要求。

除了各大电商平台,超头主播直播间也加入了“低价”战局。李佳琦今年“双11”直播间的slogan就是“低低低低低,双十一先看李佳琦”。李佳琦表示:“在平台、商家优惠券补贴的基础上,还会叠加李佳琦直播间的专属红包补贴。”据悉单个红包金额最高可达100元。

在昔日“快手一哥”辛巴的直播间,首页作品全是直播带货的回放,视频封面标题风格十分趋同,都在强调低价:“不到3元喝卡士酸奶”“门店同款,直降600”“再也看不见的价格”……

网红主播辛巴快手账号作品截图。来源:快手

网红主播辛巴快手账号作品截图。来源:快手

可以说,往年双11大促的价格战还只是暗自较劲,今年的双11,大家是装都不装了,纷纷亮出了“低价”牌。

为何今年“双11”对“最低价”的争夺如此激烈?

为何今年“双11”卷低价卷得格外凶?

一方面是因为,“双11”走过15个年头,消费者们已经对玩法复杂的购物节优惠“审美疲劳”了,消费也逐渐回归理性。多名消费者向钛媒体App表示,以往“双11”购物一方面需要变身“华罗庚”思考如何凑满减,还需要囤货才能达到优惠门槛,非常麻烦。另外就算图便宜囤到了货,很有可能过期了也用不完,本来是为了优惠结果最后还浪费了。还有人表示,其实淘宝等电商平台在平时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满减活动,“双11”跟平时搞活动比也没多大优惠力度,所以没必要特意参加。

另一方面,也同疫情期间消费需求转弱、消费者更关注性价比的趋势有关系。今年以来CPI同比增速呈现持续走低的趋势,2月-6月出现连续环比下跌,7月CPI同比增速一度转负,8、9月份有所探底回升。根据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统计,2023年上半年,价格形势整体超预期呈现出低迷态势,总需求不足是主要矛盾。一方面居民和企业去杠杆过程中,影响居民可支配收入和消费倾向;另一方面则是疫情的疤痕效应仍在,影响消费习惯和信心。今年十一叠加中秋8天假期,国内旅游迎来了井喷,国内旅游出游人数8.26亿人次,按可比口径较2019年增长4.1%,但人均每天消费额却比2019年降低了4.67元。

在消费需求偏弱、以及电商平台饱和式发展、以及多平台旷日持久的竞争之下,“双11”对于平台方的意义也已经发生变化,在2009年刚推出的时候,举办“双11”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低价完成用户教育,帮助平台迅速地获取流量。

随着流量红利的见顶,平台的经营目标则在于如何更多的留住用户时间,在单个用户身上获取更大的客单价和终身价值,此时双十一则以“优惠”为饵,通过拉长活动周期、增加玩法的复杂程度,一方面希望提升用户活跃度,另一方面也希望让用户更多的时间留到自己的平台,进而挤压其他竞品的用户使用时间。

近两年又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一方面是用户更加关注性价比,并且第一批用户现在正处于职场的爬坡期,对于时间价值日益看中,复杂的凑满减活动时间成本太高;另一方面,随着政策推动平台之间连通增加,互联互通大方向下也难以一家独大,存量大平台的竞争格局仍将延续,而伴随直播电商和兴趣电商的兴起,抖音、小红书等更多年轻用户拥簇的社交平台,也生长出电商属性,对流量已经相对稳固的存量电商市场发起新的冲击。因此无论从迎合消费者偏好、迎接新平台的挑战、还是重新获取新的更加年轻的用户的角度来说,重新拿起低价的矛尝试再次突围,可能也是平台最合理的选择。

算得上前哨战的“6·18”战绩也印证了“低价”的威力。今年“6·18”,京东零售CEO辛利军和淘天集团CEO戴珊不约而同对外宣称,这届“6·18”是所在平台投入力度最大的一届,参与大促的商品数量也创下新高。然而两者收官时却异常低调,均未公布今年“6·18”销售总额。

反而是主打低价市场的拼多多业绩猛增。据拼多多“6·18”大促的项目负责人介绍,今年“6·18”期间,拼多多日化品类整体销售额同比增长110%,家电行业全品类的销售额同比增长103%。手机类目销售额同比增长148%。

在消费需求不振、消费者对大促逐渐丧失新鲜感以及行业竞争加剧的多重因素下,“低价”成了电商行业玩家们寸土必争的决胜点。刘强东去年11月在京东内部中高层会议上还曾表示:“失去了低价优势,其他一切所谓的竞争优势都会归零。”

除了低价,还有其他出路吗?

当行业玩家都在押宝“低价”战略时,再回过头来看李佳琦、海氏品牌和京东采销人员之间爆发的争端,就不难理解为何三方会把价格战直接“撕”到了台面上。

不过当行业疯狂卷“低价”,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看,结果会不会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对品牌商们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不可否认,适度的价格战确实会给消费者们带来优惠。然而当低价竞争一旦走向失序,也会产生很多新问题。比如很多商家为了迎合低价策略,使用“先涨后降”“虚假打折”“明降暗升”等套路。其次,有些商家低价的背后还埋了“低品质”“售后服务差”等诸多雷点。

另外,目前电商行业的“低价”战大多还是建立在挤压品牌商家的利润上,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一位做新消费品牌的商家曾表示,大促商品低价“看似平台补贴,主播优惠,实则一切都是商家买单。”他家的产品进过主播的直播间,也在双11期间参与过电商平台的大促,之后他发现,电商平台和大主播的疯狂对战——比拼最低价的生态,会造成消费者对商品价格认知的错乱。而当定价错乱后,品牌的店铺不仅无法沉淀消费者,还会导致品牌大多时候都在“赔本赚吆喝”。“商家都被裹挟着,要么下台桌,要么继续流血卷”。

另一方面,品牌商家让利的空间也是有限的,当全网低价退无可退,下一步又该在什么地方发力才能制胜呢?对于平台、品牌商家和超头直播电商来说,需要思考是,除了低价,还有什么能筑高自身的护城河?

事实上,除了持续挤压商家利润空间,还有多种手段来实现低价策略,以吸引消费者并保持竞争力。比如供应链优化,与供应商谈判以获取更好的采购价格,减少库存持有时间以降低存储成本,以及优化物流和配送过程以减少运输成本,这方面对于企业数字化能力要求较高,但是提质增效的管理流程和运营能力一旦形成,就会成为企业难以被复制的重要护城河。

另外,还可以削减中间环节,我们看到很多品牌都在做DTC的营销,直播电商、特别是某些品牌的直播间,就是在借助平台的流量,直接面向潜在消费者,将广告费、坑位费等营销费用直接补贴给消费者,实现直接的消费转化,同时流量沉淀依旧是在电商平台之上。

总之,对于电商平台来说,低价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却可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对于未来,面临新的挑战者和新的年轻用户群体,要想继续获取领先的市场份额,就需要在产业链条各节点做文章,为自己建立起更高更厚实的护城河。(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 | 任敏敏)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32
18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