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正在失去“创新国度”名号|钛媒体创投家

深度
衰退的创新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被外界称之为“创新国度”的以色列,在2023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排名中,总体排名跌至第14位(2019年排名前10,2020年排名13,2021年排名15,2022年排名 16 )。

中东硅谷,2万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孕育7000多家科技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科技公司数量仅次于美国和中国,人均风投金额是美国的28倍,吸引高通、英伟达、谷歌、微软等350多家跨国企业在此投资或设立研发中心,人均GDP5.5万美元,碾压沙特,超越德国、英国、日本,直逼美国。

沙漠和旱地面积约占国土面积的60%,却拥有全球最大的滴灌企业;人口与国内的合肥接近,人均创业数据却世界第一。

这一座,将多个“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创新国度,为何创新力在下降?

创新的基石

要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看下以色列创新的基石。

有人将以色列的创新力归功于犹太人的聪明、“虎刺怕”精神、Unit 8200精英部队,这是其中不可否认的与人相关的因素,但是更大的成因,应该功于风险投资资本的运作。

在富裕流油的中东地区,以色列是一块迥异于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孤岛。自然环境恶劣,国土狭小,资源匮乏,战火不断,想要安身立命必须有杀手锏。

1991年以色列决定大搞创新。一大批前苏联移民到以色列的高级工程技术人员,和以色列本国国防工业大规模裁员的工程师,为本国的创业创新提供了人才条件。

资金方面,政府主导启动了技术孵化器计划(Technological Incubators Program)投入42.5 万美元支持创业企业,结果60%的企业以失败告终。1992 年推出英博(INBAL)计划,通过政府保险公司英博提供资金,支持成立公开上市的风险投资基金,最终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

创业公司从种子轮到B、C、D轮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只依靠政府资金投入并非长久之计,于是以色列政府在1993年推出Yozma 计划,这是以色列风险投资产业迅速发展的催化剂,也是以色列改变国运的计划。

政府出资1亿美元,其中2000 万美元直接投资初创企业,剩余8000 万美元分别投入到10支 VC 基金,政府出资40%,外资出资60%,即800 万美元必须配有 1200 万美元的外资资金。同时开出诚意十足的条件,如果外资投资成功不仅可以拿走60%的收益,还可以低价购买政府持有的40%股份,如果投资失败,政府负责保本。

以色列的创新果然没有让资本市场失望,Yozma第一期基金之中有6支IRR超过100%,最高的能达到123%。其他风险投资机构闻风而动,纷纷带着资金来到以色列,政府继续追加了二期、三期基金。

Yozma I运作期间,先后募集到2.56亿美元资金,投资了201家创新型企业,成功退出112家被投企业。Yozma II和Yozmaa III开始运作之后,截至2008年,由 Yozma 基金参股了55支市场化创业投资基金,共计募集到59.75亿美元,参股基金共投资了862家创新型企业,成功退出 357家。

受 Yozma 基金所获得的巨大资本盈利示范性影响,许多与 Yozma 计划不相关的市场化基金相继成立。1992年到2000年以色列VC基金的数量从20支涨到513支,外资银行数量从1家涨到28家,以色列本土风险投资产业初具规模。

1998年以色列政府,遵循了承诺,通过拍卖和转让股份的方式撤出全部国有资本,完成了 Yozma风险投资10支基金的私有化改革。

将重心转向政策支持、投资环境建设、风险投资市场开放竞争和法律保障的良性机制,本土投资机构和境外投资机构“百花齐放”的局面逐渐形成。

衰退的创新力

当在全球资本市场降温,以色列不可能独善其身,外加上近期地缘政治因素,以色列的外资投资者信心遭到挑战,高科技创新也陷入了疲软。

成也外资,败也外资。根据经OECD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数据,以色列是该组织成员国中唯一一个由外国实体资助私营部门研发50%以上的国家,当地私营部门承担了40%的研发资金,这是所有OECD国家中最低的水平,也是以色列高科技的独特特征。

政府投资高科技企业的比例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25% 降到如今的不到2%。换句话说,私营市场几乎完全承担了该行业诞生之初由国家扮演的角色,现在已成为以色列高风险创新的主要资助者。

从以上数据,一方面可以看出当地市场的成熟度和投资者的高度信任,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以色列非常依赖外资资助开展研发。

如今,多个不利的指标,让以色列开始为创新生态的可持续性担忧。

外资“出逃”。以色列创新局基于IVC(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的数据评估,2021-2022年外国投资者在以色列风险投资中的份额至少为75%-80%。具体来看,2022 年以色列初创企业的投资额比上一年减少了近 50%,2023年第一季度同比去年下降70%以上。

2022年除了一小部分基金继续投资以色列,Tiger Global 和 SoftBank 等公司几乎停止了在当地的投资。

外资的减少,随之带来的是新创公司数量的下降,自2017年以来,以色列每年新成立的初创企业数量下降12%。

据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的数据,预计2022年成立公司数量为600-700家。从数据曲线可以看出,自2014年以来,新创公司成立的数量开始逐步减少,直到2022年近乎腰斩。

企业“出逃”。以色列创新局数据,海外注册的新创业公司比例从去年的20%增加到50%至80%。由此可见,企业家对于以色列商业环境稳定性的信任度在降低。

图片来源: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

研发中心成立的数量减少,且部分关闭。起初跨国公司在以色列的研发中心,大多是通过并购当地初创公司的模式开设。研发中心的爆发式增长,主要集中在 2005 年-2018 年期间,平均每年开设14-24个不等,2019-2022年下降至低点,平均每年开设8个新开发中心。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全球资本市场的降温,EA、Dropbox 等公司在以色列的研发中心也出现了关闭现象。

曾经外资是以色列高科技创新发展的基石,如今却成了以色列创新发展的“绊脚石”。

外资的“撤退”影响的不止是创新,更加关系到以色列的经济发展,该行业指标的下降,导致征税下降、雇佣当地人员减少、科技公司购买房地产以及律师等服务提供商的支出减少等一系列负面现象。

外资的后花园

这里也被称为外资的后花园。

擅长“从0-1”颠覆性创新的以色列创业者,把项目出售给国际大企业退出的大有人在,获得丰厚的收益后,继续投入下一个创新项目。

据IVC数据统计,自2015年-2022年,外资对以色列科技公司投资769.81 亿美元,共计退出总额6097亿美元(731 笔交易),并购总额5206亿美元(614 笔交易),IPO 总额1379亿美元(117 笔交易)。

在这场双赢的游戏里,产生了一个又一个并购事件。比如,中国化工巨头中化集团收购了以色列公司马克西姆·阿甘;英特尔153亿美元收购了自动驾驶芯片公司Mobileye;苹果以4-5亿美元收购闪存存储技术公司Anobit;高通约4亿美元收购的汽车芯片制造商Autotalks;阿里巴巴已收购以色列增强现实公司 InfinityAR;谷歌(GOOGL)收购了以色列气候技术初创公司BreezoMete,也花10亿美元买下Waze。

值得一提的是英特尔,该公司1974年决定在以色列建立首个海外研发中心,1980年团队成功设计了8088芯片,为IBM PC的大规模普及打下了基础,也为英特尔赢得了大量市场份额。2023年6月,英特尔宣布在以色列进行250亿美元的大规模投资,以扩展在特拉维夫南部加特村的芯片制造工厂,这将是以色列最大的芯片工厂。

英特尔还在以色列投资和收购了30多家公司,累计投资近500亿美元,并成立了自己的创投孵化器 Intel Ignite, 参照 YC 的模式,为入孵创业公司提供投资、指导、资源对接、行政支持等全方位服务。

同时,在当地雇佣人员超过1.4万,评一己之力贡献了以色列整个国家2%的 GDP 和80亿美元的技术出口(约占14%)。

国内方面,光速创投、复星锐正均在以色列布局。其中复星收购了医疗科技公司AlmaLasers、保险和金融服务公司Phoenix Holdings、国宝级化妆品品牌Ahava等。并投资了旅游科技平台Holisto、动力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IRP Systems、顶尖的数字健康企业Nucleai等项目。

以色列在面临一个残酷的事实,很少有自己完整的产业链,绝对大多数是针对产业链中的某个环节进行创新,对于上下游的把控、市场的引导、用户的影响,远不及美国、中国这些商业模式成功的商业巨头们。

外加上创新能力的下滑,以色列政府开始探寻下一次飞跃。

要知道高科技行业是以色列经济增长的引擎。2022 年,以色列高科技占以色列 GDP 的 18%,占该国出口的 48%,十年内高科技产出规模增加了一倍多。相对而言,高科技在以色列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份额比美国的相应数字增加了一倍多。

下一次飞跃

以色列创新管理局试图为全球各个国家提供气候技术解决方案,此计划的目的是引领以色列创新技术的下一次飞跃。

UNFCCC(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指定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防止对大气造成人为破坏的国家目标。同时,2023年4月对58家风险投资基金进行的Pitchbook调查显示,投资者认为气候技术是一个以高度创新为特征的领域。

气候技术解决方案是全球风险资本重点关注的可持续投资领域,以色列怎么可能错过这一次机会。

以色列并非盲目自信。首先,以色列拥有该领域全球领先的研究机构,包括火山研究所、索雷克核研究中心和魏茨曼研究所。

其次,由于沙漠、少雨的气候让以色列在解决气候问题上颇有心得。比如,滴灌解决方案企业Netafim将水直接送达植物的根部,从而减少水的浪费;太阳能公司SolarEdge透过各种模组来优化发电系统,依最大限度提高发电量,同时降低 PV 系统所产生的能源成本,以提高投资报酬率,该公司在 2015 年于纳斯德克上市;地热能领域老牌Ormat Technologies1965年成立于以色列,是全球领先的地热能发电运营公司。

从数据方面看,截至 2023 年 3 月,以色列有 516 家技术公司活跃在气候技术领域,其中有 26 家气候技术公司被其他公司收购或合并。

以色列的气候技术公司活跃在各个领域。24%的公司从事能源领域业务,开发能源存储、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等解决方案;37%的公司从事农业、食品和水领域业务;11%的公司从事水务领域;10%的公司从事农业技术领域。除此之外,以色列的气候技术公司还在碳贸易、循环经济、智能交通等领域开展业务。

值得一起提的是,以色列在智能交通方面的投入。根据 2021 年进行的 EcoMotion 调查,该领域约 40% 的初创公司表示,面临的最重大挑战之一是缺乏试点地点。

于是,以色列在2022年3月发布了公路运输令修正案协助这些公司,将以色列转变为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创新技术的全球领先测试基地,并表示有兴趣将市场现有技术整合到以色列公共交通系统中。

以色列站在一个非常有趣的十字路口,一面是已经成形的以色列经济核心高科技创新;一面是资本市场变化、外资“出逃”、战争四起、创新企业成立数量下滑的担忧。但是以色列仍然希望保持全球技术领导者的地位,提高以色列公民的技术创新水平,实现以色列的下一次飞跃。

实现飞跃的前提,是以色列再次寻找到下一个有效的增长市场。(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郭虹妘,编辑|陶天宇)

参考资料:https://innovationisrael.org.il/en/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17:04

马来西亚交通部部长:将尽快恢复对MH370航班的搜索工作

17:02

英伟达或将再次进军游戏掌机市场:打造专属图形IP,不排除和英特尔合作

16:48

中国人民银行广东省分行行长张奎:关注商业银行法修订

16:47

广东证监局局长杨宗儒:今年将重点关注中长期资金入市等内容

16:33

刘结一:全国政协通过多种形式围绕大湾区建设协商议政

16:16

刘结一:助推民营经济是政协传统,将围绕清理拖欠企业欠款召开通报会

16:12

刘结一:将继续就经济领域重要问题开展形式多样的协商议政

16:08

全国政协发言人刘结一:中国经济长期向好态势将持续巩固和增强

16:06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建议进一步加快我国多种储能建设

16:04

不想成为“食客”或“食物”,美国企业期待和中国进行更多合作

15:54

群众就业难、企业用工难?全国政协今年将推动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

15:50

双环传动:拟分拆子公司环动科技至科创板上市

15:48

全国政协今年将围绕人口高质量发展支撑中国式现代化等议题协商议政、建言献策

15:31

欧盟反垄断持续加长“看门人”名单,X、字节跳动等或面临欧盟更严监管

15:16

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检察机关2023年起诉5万余人

15:11

全国政协委员黄绵松:建议将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纳入各级政府考核内容

15:09

乘联会崔东树:1月中国占世界新能源车份额66%

15:08

全国政协十四届二次会议4日下午开幕,会期6天

15:06

南向通美元存款短期利率达10%,预约开户抢购潮再起

15:05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2024年按照增长20%的规划安排生产和销售

44
1
1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