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跌倒,美国吃饱,长鹏就此退隐江湖

钛度号
币安跌倒,美国吃饱。币安和赵长鹏终于认罪了,这是美国政府迄今打击加密货币领域违法行为的最大收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 | 郑峻,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币安跌倒,美国吃饱。币安和赵长鹏终于认罪了,这是美国政府迄今打击加密货币领域违法行为的最大收获。

43亿美元罚金

美国政府周二宣布,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及其创始人赵长鹏分别与司法部、财政部以及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达成认罪协议,承认违反美国政府反洗钱法律,接受相应的处罚。

根据认罪协议,币安承认自己有罪,支付43亿美元罚金,接受政府指定的监督员进行合规整改;赵长鹏承认自己有罪,同意支付5000万美元罚金,辞去币安CEO职位,并且三年之内不得继续参与币安未来事务。

美国司法部长加兰德(Merrick Garland)提到了币安缴纳的43亿美元罚金。他表示,“币安之所以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部分原因是他们从事的犯罪行为,现在他们要缴纳美国历史最大金额的企业罚金之一。”加兰德还强调,因为币安配合政府调查,罚金已经打了20%的折扣。

43亿美元的认罪协议罚金是加密货币领域的历史最高罚金。币安这43亿美元罚金包括18亿美元罚金以及没收的25亿美元。其中34亿美元将交给美国财政部的金融犯罪执法部门,9.68亿美元将交给外国资产控制管理局。

科技行业的历史最高罚金属于Meta。2019年7月,Facebook向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支付50亿美元罚金,就未能妥善保护用户数据一事达成和解。虽然罚金高达50亿美元,Facebook也就此摆脱了“剑桥分析”丑闻的相关责任。

企业历史最高金额罚金则属于英国石油。因为2010年在美国墨西哥湾原油泄露导致海洋环境严重污染,英国石油在2016年被美国政府处罚208亿美元。这还不包括该公司清理污染以及赔偿的费用。排在第二位的则是大众汽车,2015年这家车企巨头因为尾气造假被美国政府开出了147亿美元的罚金。

取保回到阿联酋

需要指出的是,币安及赵长鹏与美国政府达成的是认罪协议(Plea deal);这意味着受调查者承认他们被指控的犯罪事实,承认自己有罪。认罪协议需要提交给法院并得到批准,此次认罪协议是在西雅图的联邦地区法院批准的。

美国司法部的快速执法协议主要包括:认罪协议、暂缓起诉协议、不予起诉协议以及终止调查协议。其中,认罪协议是情节最为严重的,意味着政府已经掌握确凿证据准备起诉,被告只能认罪换取减轻处罚;而终止调查协议则意味着情节轻微或者政府缺乏证据,不再继续调查。

而且认罪协议不代表被告可以免除刑事责任。美国政府尚未决定对赵长鹏的刑期诉求,他的刑期宣判被推迟6个月,原本赵长鹏可能面临至多10年监禁,现在达成认罪协议之后,可能减少到至多18个月,但也有可能面临更高的刑期。

赵长鹏被法官允许取保候审,保释金是1.75亿美元。这一保释金额令人惊讶,因为赵长鹏个人资产超过200亿美元。不过,赵长鹏并没有被限制出境,被允许返回阿联酋的家中等待后续宣判。赵长鹏当即承诺自己会回到美国受审,他的下一次听证是在明年的2月23日。不过,美国政府对法官允许赵长鹏离境并不满意,可能会上诉要求阻止赵长鹏出境,因为美国与阿联酋之间并没有引渡协议。

穿着黑色西服和浅蓝领结的赵长鹏在法庭上表示,“自己原先对回到美国认罪感到有些害怕,但现在他感到释然,想了结此事,承认责任,翻过人生的下一章。”根据认罪协议,如果刑期不超过18个月,他就放弃上诉权利。

在达成认罪协议之后,币安发表声明称,“这一协议承认了公司在过去违法犯罪行为中的责任”。在赵长鹏辞去CEO职位后,币安区域市场全球主管Richard Teng将继任CEO职位;而赵长鹏会在过去业务领域提供咨询。

赵长鹏随后也在X(前推特平台)表示,自己犯了错误,必须承担责任。他又表示,自己期待从目前繁忙的工作日程安排中得到休息,计划在诸多加密货币项目进行一些被动投资,不会再运营创业公司。这或许意味着这位加密货币行业最重要的商界领袖可能就此退隐江湖。

给加密货币的信号

或许对币安和赵长鹏来说,达成认罪协议意味着他们终于了结此事,开始翻过新一章。但对加密货币领域来说,币安和赵长鹏认罪却有着深远影响,标志着曾经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行业已经完全纳入美国政府的监管雷达。

币安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一度占据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市场交易分额,目前的市场份额也高达44%(CCData统计数据)。而赵长鹏更被认为是加密货币行业的商界领袖,可能也是加密货币世界首富。按照彭博亿万富豪指数,赵长鹏的个人资产约在230亿美元。

同样在这个月,美国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的12名陪审员一致认定,全球第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创始人兼CEO山姆·班克曼-弗莱德(Sam Bankman-Fried)的7项欺诈罪名全部成立。他被指控通过后门程序,窃取FTX平台高达百亿美元的储户存款到自己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

但与赵长鹏不同的是,SBF始终拒绝接受认罪协议,坚持进行无罪辩护。而他的同谋们则纷纷选择了认罪并出庭指控SBF。这意味着SBF被陪审团定罪之后,无法得到减刑。他的具体刑期将于明年3月宣判,可能面临着高达115年的监禁。

值得一提的是,币安及赵长鹏的认罪协议是由美国司法部长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以及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联合主持新闻发布会宣布的。这是美国政府打击加密货币联合行动的最重要成果,也是两大监管部门最值得夸耀的战绩。耶伦在发布会上表示,这是给整个虚拟货币行业现在和未来的一个信息。

加密货币行业从兴起之初就以去中心化为目标,希望创建一个脱离政府监管的全球交易平台,但去监管的另一面则是挥之不去的违法阴影。比特币迅速成为犯罪分子进行违法交易的热衷货币,在著名的暗网“丝绸之路”,几乎可以用比特币进行所有的违法交易。在美国政府的重点打击之下,丝绸之路两位创建者因为协助洗钱和贩毒的罪名,都被判了终身监禁。

刻意逃避合规

币安和赵长鹏到底犯了什么罪?在此次认罪结局之前,美国政府多个部门已经对币安和赵长鹏展开了为期数年的刑事调查。最终美国政府对币安提出三项指控:洗钱、非法经营汇款业务以及违反美国制裁法。

财政部长耶伦表示,币安为了追逐利润,完全无视其法律责任,纵容资金通过其平台流向恐怖组织、网络犯罪分子以及侵犯儿童者。耶伦尤其强调,币安从未提交过一次可疑行为报告。

按照美国《银行保密法》要求,金融机构必须了解其客户真实身份,避免与犯罪分子或是美国政府制裁的实体进行交易,向监管部门注册所有美国的企业客户。

她具体解释称,币安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阻止和报告可疑交易,纵容了ISIS、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在其平台进行交易,坐视违法分子在其平台进行非法药物、贩卖儿童等犯罪行为交易。此外,币安还违反美国对伊朗、古巴等国的制裁令,放任美国与伊朗客户在其平台进行了110万亿次交易,金额超过8.98亿美元。调查显示,赵长鹏很清楚币安没有采取有效的合规举措。

根据美国政府的起诉书,从2017年创办到2022年10月,币安和赵长鹏精心策划,一方面从美国市场获利,另一方面却没有根据法律监管要求对平台实施交易控制。币安选择不遵守法律和监管要求,是因为他们认为采取这些合规措施会限制他们吸引美国用户。

美国政府调查获取的币安内部文件和通信记录显示,为了吸引美国用户,币安设计了诸多手段,允许美国的VIP客户绕过IP地址,通过离岸实体进行国际交易,纵容了每天数十亿美元的虚拟交易。币安员工按照赵长鹏和其他高管的指令,鼓励VIP客户设立新的账号隐瞒他们的美国信息。

内部文件和通信记录显示,赵长鹏非常清楚币安交易平台上的美国客户。他在2019年的一次内部沟通中表示,如果币安从第一天就拒绝美国客户,那么就不可能发展壮大至今日的规模。他不仅要求公司帮助美国客户规避监管,在美国用户成为执法部门关注时,币安甚至会告知VIP用户。

行走的炸弹

2020年,美国用户占据了币安总用户的16%,超过其他所有国家。但币安却刻意将美国用户划分到“未知地区”。赵长鹏在内部表示,这是一个“灰色地带”,并且还要求员工尽可能采用政府无法追踪的通信手段与美国客户进行沟通。

即便是那些已经被确定从事违法行为的客户,币安也在帮助他们继续留在自己的平台。内部文件显示,2020年币安一方面将某名客户确定为“违法行为主要资助者”,禁止该客户在平台交易,另一方面又讨论如何帮助该客户设立新账户,重新进行交易。

虽然从币安成立开始,这家交易平台和赵长鹏就一直面临“纵容非法交易”的指责,但他们却始终强调,币安一直遵守全球各国法律法规。为了迫使币安和赵长鹏认罪,美国政府已经进行了为期多年的联合调查。

币安的控股公司总部设在开曼群岛,但从创办至今,却没有一个全球总部。赵长鹏本人多次表示,不会设立全球实体总部,希望保持“去中心化”的运营模式,他是加拿大公民,长住在阿联酋。

知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就是他最大的批评者之一。去年11月,鲁比尼在阿联酋的一个公开活动上言辞激烈地抨击,币安和赵长鹏面临着诸多洗钱调查,就是一个行走的炸弹(即随时都出事)。两人因此大打口水战。

当时赵长鹏回击讽刺说,“我不在乎(他说了什么),有些人就是靠抨击别人来出名,这种负能量的人自己做不出什么事业,通常都是穷鬼(Generally stay poor)”。而在币安与赵长鹏认罪之后,鲁比尼在X平台上满意地表示,“终于走人了(Good Riddance)”。

需要额外指出的是,此次币安与赵长鹏达成认罪协议的是美国财政部、司法部以及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并没有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而SEC对币安及赵长鹏的民事诉讼依然还在进行中。

今年6月SEC向币安和赵长鹏提起13项指控,指控他们欺骗执法部门,滥用客户资金,将数十亿美元的客户资金转移到赵长鹏自己控制的单独公司。

本文系作者 新浪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币安被招安,赵被出局了

    回复 2023.11.26 · via android
  • 这是一个赌场,赌的就是一夜暴富,至于这些被罚的钱,就当是庄家抽水吧

    回复 2023.11.26 · via iphone
  • 其实从一开始辩护律师就直接放弃了,走的就是认罪路线

    回复 2023.11.26 · via pc
  • 以色列有军费了

    回复 2023.11.26 · via h5
  • 搞半天乌克兰军费是他出的

    回复 2023.11.25 · via android
  • 我以前觉得币圈都是骗钱的,但是用习惯了那种无国界的支付后,你才能体会到币圈的美妙

    回复 2023.11.25 · via h5
  • 别看和解协议一出,币安币和比特币都下跌下来,等美国人实际控制币安,比特币的超级大行情就来了

    回复 2023.11.25 · via h5
  • 赵长鹏估计傻眼了,没想到西边和东边都是一丘之貉,甚至下手更狠

    回复 2023.11.25 · via h5
  • 你现在和我说去中心化,我都觉得有点好笑

    回复 2023.11.24 · via pc
12
9
7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