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配老头乐”之城,柳州为什么那么多微型车?

钛度号
五菱转型风波下,我在柳州大桥数“剁椒鱼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刺猬公社,作者|徐嘉,编辑|园长

“柳州有什么特色?”

当地司机个个能对答如流:“柳州是工业城市,最著名的是柳工、柳汽、柳钢、五菱、金嗓子喉宝、两面针牙膏。这两年很多大学生来这里特种兵旅游,又带火了螺蛳粉和菜市场......”

在本地人的讲述中,工业和美食——似乎已经成为柳州的两大名片。

这种城市基因贯穿在小城发达的路网、繁荣的本地生活中,以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宝宝巴士”“剁椒鱼头”——五菱生产的“国民神车”为名片,常带给外来游客一些可爱的“柳州震撼”。

柳州街景|图源自受访者

尽管“剁椒鱼头”已经跌落销量榜冠军的宝座,但在它的故乡柳州,仍然到处都是它的身影与传说。

这里的人民有多爱它?外来游客又如何感受它?在微型车销量逐渐疲软的今天,延续了五菱神车基因的“高配老头乐”,是否还能持续风采?五菱的下一步,去向哪里? 

柳州人车史

五菱汽车的老家坐落于柳江西岸的柳南区,员工和家属集中生活在附近,形成一片片五菱生活区。

五菱老家|图源自作

这里,几乎所有的建筑都和五菱有关系——沿着上汽通用五菱的大门,途经五菱大厦、五菱大礼堂、五菱篮球场,来到一座五菱公园,这里拥有和所有小城公园一样的景致:

入口处是淀粉肠和卤味摊,垂柳下石桌边围满了看牌的老人,小孩占据游乐区,吹拉弹唱小队则在另一边抱团。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一位招工主播背靠五菱园区,坐在石凳上面对手机屏幕,正用重复的话术为园区招揽技工。这是当代工业发展与新媒体平台在公园里的生动结合:不用坐班,招工也可以是坐在远处公园里完成的工作。

五菱公园|图源自作

工作日的下午4点,黄姐坐在长椅上刷抖音,不时刷到有关柳州旅游的视频。她指着屏幕上的一家螺蛳粉说:“这家根本不好吃,是被炒红的。”

出生于1980年的黄姐小时候常来这座公园游泳。如今泳池被填平,她还是会在每天3点半下班后来这里坐坐,等待隔墙学校里的孩子6点放学一起回家。

公园里有固定的常驻人口,大多对陌生人有警惕的注视。但提起五菱的小车,黄姐眼睛一亮,突然打开了话匣子。

2017年,她和丈夫同时购入两台车:一台林肯SUV满足家庭集体和远途出行需求,一台宝骏E100供短途通勤、买菜和接送孩子使用。

这是如今多数家庭购买电车的方案:用油车保证驾驶里程和多人乘用需求,填补电车带来的续航焦虑;电车则作为经济实惠、停车便捷的小范围城市代步选择。

黄姐对自己的需求更加具体:她从家到单位的距离约为3公里;两个孩子学校门前的路容易堵车且为单行道;日常没有远途出行需求;柳州多窄路;找停车位费时;油钱贵。而小电车恰好都能解决这些痛点。

不仅如此,这种需求还得到了多方的支持。

黄姐买车这年,她选择的宝骏E100率先在大本营柳州上市,购车可以享受国家、市政府和厂家的三重补贴,本地落地价不到4万,还有全市增设近万个充电插座、超过5000个新能源专用车位免费停、里程补贴、公交车道通行、个别路段不限号等政策优惠。

路边随处可见的新能源停车位|图源自作

这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配套设施,都拉动了作为大本营的柳州市场的消费,也让其在全国市场取得了较好的成绩。随着“家庭第二辆车”定位的E100、E200先后在2019年于全国上市,这年,宝骏新能源直接在微型车销量榜上夺得冠军。

“两个孩子长个儿了,不能再挤在一个副驾驶上。到了冬天我们穿得又厚,两座的车开着有点挤。”2020年,已经对微型新能源车和城市基础建设颇为信任的黄姐,决定再次购入四座款小车——五菱宏光MINI EV。

这款于2020年7月上市的微型纯电小车在当时填补了新能源汽车低价市场的空白,凭借高性价比在2021、2022两年接连获得全球微型纯电销冠。就在不久前的2023年11月14日五菱宏光MINI EV第三代马卡龙的发布会上,五菱汽车官宣,这款车型销量已在全球突破了115万辆。

至此,柳州街头的主流微型车全部上线。

到了2022年底,柳州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15.37万辆,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达到53.3%,在全国城市中名列前茅,柳州“新能源之城”的名号开始被传播。这些都离不开小车的存在,它们被柳州市民统称为“剁椒鱼头”“宝宝巴士”和“小E”。

据当地市民介绍,五菱员工有优惠购车指标,因此大家在买车前都会在朋友间打听一下,极有可能得到折上折。这些车还会被当地老牌企业作为配车发给员工,累计足够的在职时间就可以免费提车。同时,由于政企合作,小E和MINI EV车型也在当地警车、社区送药用车等渠道铺开,延续人民的需求变成了“公仆用车”,更加受到柳州市民的欢迎。

属于微型车的城市

据说在2014年,五菱汽车团队曾在柳州大桥上蹲守数车,看乘坐人数、单程车的行驶数。以此总结出了市民的用车需求,开发出当年的宝骏E100。

柳江一桥|图源自作

9年过去,刺猬公社在2023年11月底,来到柳州中心城区的柳江一桥,这座桥属“建桥狂魔”柳州市21座跨江大桥中的第一座,对连接核心商业区和南岸的生产生活有着关键作用。仿效当年数车的老办法,我们希望能粗略估计出如今柳州市的新能源微型车占比。

在工作日的下午2点,柳州一桥的车流不算繁忙,过往路人匆匆走过,偶有拍照打卡的游客短暂驻足。除去公交车和出租车,桥上双向道路在9分钟内通过100辆乘用轿车,其中小E和MINI EV车型占28辆。

来到桥下的停车区,沿街可以看到密集的微型车。两侧不到1千米的距离,停放着49辆宝骏E系列、19辆五菱宏光MINI系列、5辆比亚迪新能源和少量的欧拉、长安奔奔、奇瑞新能源。

这些景观在近年来成为游客打卡的一部分:在街道上用镜头捕获颜色和车衣特别的、例如带有兔子警官、马里奥、库洛米、美少女战士等元素的“宝宝巴士”,往往能在社交媒体上收获高赞和热议。

经改造的五菱MINI EV|图源自受访者

也正是在游客分享的助推下,柳州旅游正变得越来越热。

2023年中秋、国庆假日期间,柳州全市共接待游客553.3万人次,同比增长23.3%,其中区外游客占比57.5%;实现旅游收入44.37亿元,同比增长47.3%。

在柳州市的两天时间,刺猬公社发现,这里的滴滴特惠快车的应答速度和招手即停出租车的密度较高,后者的计费方式为两公里内起步价8元,之后每公里1.9元并使用区间式收费。在市区内的打车费用集中在8-15元,一般不超过20元。同时,柳州市的公共汽车也设置了旅行嗦粉专线,约15分钟一班。

柳州市出租车司机常用多家平台来测评每日电价,以便找到市区里最优惠的充电站|图源自作

柳州在尽力迎接游客,但也在交通规划上保持了自己的立场:这里是广西唯一没有共享单车的城市,也可能是中国最后一批共享汽车还在稳定运营的城市。

市民和游客对此各持己见:前者认为交押金使用的市民公共自行车已能满足常规出行需求,担忧共享单车进一步扰乱柳州的出行环境;另一边则是习惯了骑车出行的游客,却难在街道上找到一辆可以使用的单车。

街道上空置的市民单车站|图源自作

于是,每逢外地游客来柳州,总会收到来自网友的交通贴士:柳州市区小,推荐打车或公交。如果想到周边城市或行程较满,可以选择租两轮电动或在柳州铺车较多的Warm Car平台租车。

据城中一家私人租车行介绍,当地四座乘用车押金一般在3000元,电车油车租金皆为每日200元,平均续航200-300公里;两轮电动车则需押金200,一天租金40元,平均续航45公里。

和租车行相比,Warm Car平台的租车价格和150-200公里的续航则显得更具性价比。过去,这里也曾有联动云租车的身影,但至今已经停止服务。

在社交媒体上搜索该平台,对它的评价也分两极化。满意的认为该车便宜、便捷;不满意的则重提了属于租车行业的老问题:糟糕的卫生、计费规则不清楚、汽车配件失灵、爆胎等问题。

Warm Car操作界面显示的站点城市|图源自作

打开WarmCar的软件,可以看到其在两广地区及青岛都开设了网点,共计9个城市。逐个检查后发现,其主要在柳州及机场、南宁及机场、中山澳门和珠海有可正常使用的车源,其中广西地区的铺车最密集。

这些地区都属车企生产点的辐射区域,运输便利。且气候多温暖湿润,能相对减少电车在冬季低温掉电的问题。

这似乎是一场区域交通治理的争夺战。

在这之前十年,广西鬼火大军泛滥,限摩令后,电动车的数量激增,一度超过市区汽车和摩托车综合,成为城市道路排名第一的交通工具。

此后,老头乐赶上新能源造车的风口,在电动车市场中野蛮生长,占得一席之地。而随着国家对微型低速电动乘用车的整顿,宝骏E系列和宏光MINI EV的出现,直接对老头乐进行降维打击。

正规、安全、性价比——高配版的老头乐乘着国家政策和企业的快速道,一下在柳州当地打开了市场,配套的设施相继跟上,小车帮助城市减缓了污染、交通压力和停车压力,把这里彻底变成一座微型新能源乘用车的城市。至于有着影响交通秩序风险的第三方共享单车,则被治理方关在了城市之外。

菜市场街边停放的小E|图源自作

在很多当地人眼中,两轮电动——四轮电动——油车是多数家庭会选择的阶梯式的购车顺序;一些单身人士会直接选择购买四轮纯电小车;对无车一族来说,也会在有需求时和朋友借车或租车。因此,在柳州本地人看来,第三方共享单车的缺席不会给他们带来出行的痛点。

但对于没有驾照又有城市慢游需求的旅客来说,他们声音仍未被听见。据刺猬公社观察,柳州市内的市民自行车需要下载app、交押金,并且需要到固定站点换车。这对一部分用户来说,已经是较高的尝试门槛。同时其在核心商圈站点较少,可能会造成还车不便。

在新能源车辆友好的城市氛围下,五菱的微型车似乎被保护得很好。但在柳州街道上的繁荣之外,多方车企正对更加庞大的全国微型车市场虎视眈眈。

柳州之外,微型车斗兽场

在五菱MINIEV风靡柳州城的这些年,其先后推出了多个改款和升级车型,甚至推出了敞篷版和高端版,重视市场的决心可见一斑,但微型车的细分市场也开始变得拥挤。长安Lumin、吉利熊猫、奇瑞QQ冰淇淋等车型先后加入分食微型车市场的行列。

面对竞争激烈的对手,五菱宏光MINI EV在今年1月、5月两次下调了价格。

时间来到10月,今年国内微型车市场累计零售销量70.7万辆,同比减少22.1%,微型车市场需求已呈整体下降趋势。而MINI尽管稳住了销冠,但同期销量还是比去年减少了将近15万辆,同比跌幅43.9%。

据现有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五菱宏光MINI EV的批发商数据和经销商销量重叠后,可以得出该车型正在面临清库存的结论。业内也开始出现停产的论调。

在销量下滑的另一边,是五菱宏光MINI EV靠极致低价换取生存空间的现实。随着电车上游原材料的涨价,下游能拿到的新能源汽车积分也在滑坡,微型车的利润正在被严重压缩。而智能驾驶的趋势也在进一步挑战微型车的成本。

“宏光MINIEV销量的下滑,并不是A00级小型纯电动车市场萎缩了,而是用户需求更高了,是产品没有跟上消费者升级的需求。”日前,上汽通用五菱乘用车高级营销官孙德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跟上消费者升级需求”显得愈加迫切。

根据上汽集团在2023年8月30日发布的上半年业绩报显示,其控股的三大公司归母净利润均在2023上半年骤跌,其中上汽通用五菱的净利润为4018.29万元,同比跌幅达到88.6%。

今年6月,五菱宏光MINI EV在越南举行了新款发布会。五菱Air ev紧随其后,登陆泰国市场,在此之前,它已经抵达印度尼西亚市场,在2022年G20峰会成为官方用车合作伙伴。微型车出海成为五菱新的增长希望。

此外,五菱宏光MINI EV还在今年广州车展前推出了第三代马卡龙,增加了续航、安全气囊、中控大屏液晶仪表和快充功能,在驾驶安全和电池安全上做了升级。围绕客群需求做刚需升级,坚守低价区间,目前看来,这似乎仍是五菱微型车发展的方向。

傍晚十一点,在夜市摆摊的00后说起她的购车选择:“我爸就买的是五菱的电车,之后我买也会考虑他们的小车。毕竟是本地企业,放心。在其他地方,人们买车会考虑面子问题,但在这里,我觉得最重要的始终是性价比。”

在五菱通过宏光、宏光MINI EV逐渐建立了自己“奋斗伙伴、实用工具”的品牌印象之后,如何能用更多差异化车型在新能源市场站稳脚跟,留住忠实消费者,这是其接下来要持续面对的问题。

柳州街景|图源自作

本文系作者 刺猬公社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59
33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