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PC端文章正文页面顶部通栏2.22&2.23

新闻女王出圈,背后的公司却……

钛度号
大女主文慧心内核与气场再高,仍无力解决TVB的危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财华社

TVB,即港股上市公司电视广播(00511.HK),新推的台庆剧《新闻女王》口碑甚好,一改近年港剧雷声大雨点小,只听吆喝不见上座的窘境,在豆瓣的评分从刚推出时的7.8分升至当前的8.2分,一直保持在一周华语口碑剧集榜前十。

然而大女主文慧心内核与气场再高,仍无力解决TVB的危机。

近日,TVB宣布重组其电视广播和电子商贸业务:

1)重组电视广播业务

将原来的五条地面免费电视频道合并为四条:即将面向年轻观众的J2台和提供财经、体育及资讯类节目的财经体育资讯台合并到新频道“TVB+”;以及将财经体育资讯台的财经内容重新分配到其受众最大的翡翠台和新开设的TVB+频道。

作此变更的原因是为了重新分配制作资源,大力投资黄金时段的制作,同时削减边缘时段内容的制作预算甚至停播未达观众预期或商业影响力的节目,预计或在2024年节省1亿港元的内容成本,同时将削减该业务部超过两百名员工。这一计划尚需取得通讯局的批准,预计到2024年第1季获知申请结果。

2)重组电商业务。

包括合并TVB在香港的线上电商平台“士多”与“邻住买”,以提升资本效率,预计于今年年底前完成,可令年度固定成本和经营开支削减约5000万-6000万港元,并削减大约一百名员工。

同时会增加在电商平台推售的品类,并会将香港的电商平台与其内地附属公司埋堆堆的电商平台紧密融合,通过内地的直播电商项目,向内地消费者推广香港商品和服务。

TVB何以至此?

这一重组背景,是电视行业的式微。

在过去一个“公仔箱”承载全家人欢乐的年代,电视是最顶级的家庭娱乐。TVB作为拥有当地获颁发地面免费电视频道的公司,享有先天优势,能触达最广泛的区内观众,甚至延伸到粤港澳大湾区,也因此深受广告主的欢迎。

在那个时候,TVB只要制作出剧集或提供外购内容供大家娱乐,并售卖广告时段,足以实现“躺赚”,从而成就了刘德华、梁朝伟等如今红遍全球的明星。

然而,这一优势也成了掣肘其发展的阻力。在娱乐内容表现模式逐渐转变的时候,TVB受制于其牌照与限制,不能或不愿改变其运营模式及既得优势。

见下图,一直以来广告收入都是TVB主要的收入来源,占了其总收入的一半以上,但是从2014年起,其整体收入规模随广告营收开始收缩,而到2019年事件与最近三年疫情期间,更萎缩至过去仅一半,可见其依靠广告营收的单一业务形式有多脆弱。

不过更根本的原因在于,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科网产业迅猛发展带来的大提速,推动了娱乐内容表现形式日新月异的变化,电视节目变得不再吸引,因为受众能够从其他渠道观看更多样的内容,而且有更缤纷的选项分流了电视的观看时间,例如游戏产业、短视频社交平台、串流平台与电商平台的兴起等等。

与这些五花八门的内容相比,电视内容变得不堪一击。

以串流媒体奈飞(NFLX.US)为例,2007年1月起,当时美国最大的线上电影租赁服务供应商奈飞意识到DVD业务难以为继,于是推出新功能,让用户能够即时在自己的电脑上收看各种电影和电视剧,这也是流媒体服务的起始,自此之后,奈飞一路开了挂,直接影响到传统的内容制作、发行商,而奈飞自2015年起在亚太地区完成布局。

见下图,在TVB自2014年起开始走弱相反,完成了全球布局的奈飞,业务收入与利润从2015年起一路高飞。这与偏安一隅“躺平”的TVB形成鲜明的对比。

TVB的挣扎与尝试

且不论TVB这些年内部的一些问题,例如星美和国储能等债券投资违约的损失,该公司确实有为自己的未来尽力。

2018年,TVB开始在大大电商旗下运营电商平台Big Big Shop;2021年8月,电视广播与其主要股东邵氏兄弟(00953.HK)旗下子公司以2亿港元收购香港本地电商平台“士多”的75%权益,进一步扩大电商业务。

财华社留意到,TVB在2022年时已悄然进驻抖音带货,不过最隆而重之发公告的却是今年年初进驻淘宝。

2023年3月1日,TVB宣布通过子公司上海翡翠东方传播有限公司(下简称“翡翠东方”),与阿里巴巴(09988.HK,BABA.US)旗下的数字零售平台淘宝达成合作意向,双方要在年内共同发展超过48场电子商贸直播。当时TVB预计,这一合作可为其带来千万港元级别的收益。翡翠东方旗下电商账号“TVB识货”进驻淘宝直播间,开创“港剧式直播”。

在TVB披露的截至2023年9月30日止业务经营数据来看,自2023年3月与淘宝建立电商直播合作以来的六个月,TVB的商品交易总值(GMV)约为2.50亿元人民币。

尽管淘宝没有披露GMV数据,但是从快手-W(01024.HK)的数据或可一窥当前电商平台的收入规模,快手2023年第2季及第3季的GMV分别达到2654.6亿元人民币和2902.4亿元人民币,更有传李佳琪今年双11首日销售额已有95亿,TVB的这一GMV实在不算什么。

见下图,TVB的毛利率也持续随收入走低,主要原因是在加入电商业务之前,其营业成本主要为内容销售成本,包括自家制作及外购节目和影片版权的成本,从2021年收购士多集团后,其销售成本也包括了已售货品成本,这一业务的毛利率要低得多,因此拖低了其整体毛利率。

当前仅26%左右的毛利率,显然不可能完全冲抵分别占收入21%及28%的销售和分销以及总务行政开支。电商业务需要走量,才能将整体利润提上去,也因此,在电视内容吸引力不复以往之际,TVB要加把劲拼带货——开源,以及优化业务结构——节流,或才能实现扭亏为盈,因此,其有重组的必要。

总结

电视的吸引力正在直线下降,TVB在近大半个世纪内,累积了良好的声誉与内容,这一笔无形价值仍有变现的价值,例如TVB通过其OTT串流业务变现巨大的内容库。同时,TVB也在拓展新业务以迎合新消费模式的变化,通过其当红明星在内地电商平台带货就是很好的尝试。

从其最新的财务状况来看,TVB于2023年6月30日持有的现金及存款只有8.87亿港元,但附息贷款高达22.88亿港元,其中需一年内支付的附息贷款有7.05亿港元,财政状况有点紧张,不过在业绩报告期之后的2023年8月13日,TVB与华人文化和主要股东订立贷款融资协议,涉款7亿港元,其后于8月16日,又与独立第三方投资者吴继炜控制的公司订立1.56亿港元的可换股债券协议,以获得大量额外资源和流动资金,满足其未来的营运与发展需求,或多少可解其燃眉之急,完成重组。

今年3月时,TVB提出了调整内容制作数量及降低成本的措施,预计可每年节省2.6亿港元,加上最近提出的重组计划所能带来的节省措施,或可通过业务精简实现成本效率的提升。

与此同时,TVB于今年初与优酷签订价值7亿元人民币的供应协议,未来两年内与优酷联合制作剧集;8月又与腾讯(00700.HK)的“企鹅影视”签订合作框架协议,进行影视剧集联合制作与授权展开深度合作,并将为腾讯视频提供2,000集的经典库存剧集,这些都有利于其触达更广阔的受众,提高品牌影响力,也为带货带来更大的明星效应。

本文系作者 财华社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65
16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