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PC端文章正文页面顶部通栏2.22&2.23

事关134亿存款质押,恒大物业将中国恒大告上法庭

中国恒大身陷困境,恒大物业追回款项的难度较大。

关于“恒大物业134亿元存款被相关银行质押”一事,有了最新进展,恒大物业将中国恒大推上被告席。

法院正式接受立案

11月28日,恒大物业发布公告称,有关集团(恒大物业连同其附属公司)约134亿元的存款质押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一事,公司之全资附属公司金碧物业有限公司对深圳启航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贵州广聚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贵阳置业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及中国恒大集团(责任方)就金碧物业约20亿元存单质押担保被银行强制执行的追偿事宜已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公告,恒大物业要求责任方偿还款项超20亿元,其中包括原有款项约19.96亿元及暂计利息约1.52亿元,已于11月28日收到法院正式接受立案的通知。

恒大物业在此次公告中表示,根据董事会及其法律顾问的分析,诉讼不会对其日常业务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公司将继续尽全力对相关存款质押进行追讨,并将适时就上述诉讼的任何重大进展或所采取的任何其他行动刊发进一步公告。

质押目的意在专项融资

恒大物业与恒大之间的纠纷,由2022年3月披露出来的巨额质押保证金事件引发。

2022年3月22日,恒大物业披露,公司在审核2021年度财务报告过程中发现有约134亿元的存款为第三方提供的质押保证金,并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

“134亿元存款质押”事件影响重大、牵连甚广,也是导致此前恒大系长时间停牌的重要因素之一。为此,恒大成立了独立调查委员会及安排委聘专家,对该质押保证进行调查。

根据此前“134亿元存款质押”事件独立调查结果,2020年12月28日至2021年8月02日期间,恒大物业的6家附属公司(分别是金碧物业、金碧恒盈、金碧华府、恒大恒康、金碧世家和金碧恒康)通过8家中国境内商业银行,为多家第三方公司(作为被担保方)融资提供该质押,相关的资金透过部分被担保方及多家通道公司(扣除费用后)划转至中国恒大。

该质押的目的,是继续利用专项融资业务,为集团其他营运及财务需要获得资金,包括支付在2021年不同时间点到期的负债及/或应付款。

据悉,自2021年9月至12月期间,因质押担保期限届满,触发质权实现条件,被银行强制执行的恒大物业附属公司存单质押的总计价值为134亿元。

根据此前恒大物业所发布的公告,质押分为三组,第一组存单质押担保20亿元,第二组存单质押担保27亿元,第三组存单质押担保87亿元。此次恒大物业向中国恒大追讨的是第一组存款。

而质押的背景和原因是,2020年12月中至下旬,基于恒大的资金需求,集团提出开展一个专项融资业务,具体方案为利用附属公司对外做质押,为第三方向银行申请融资提供担保,第三方融资所获取资金投入到本集团,以支付在2021年2月的负债及/或应付款。

涉及多位负责人

进一步调查显示,在相关期间的董事中,许家印、夏海钧和潘大荣能够接触并持有相关文件,可能使其能够注意到公司的资金情况。许家印曾持有可能使他注意到潜在资金问题的文件,但他表示他没有审阅这些文件,因为没有人特别提醒他注意这些文件。独立调查委员顾问注意到,这与他之前的说法一致,即尽管他会收到很多报告,但他并没有阅读这些报告,因为在关键时间,他并不负责公司的财务和资金,而是依赖负责财务和资金的高管处理相关事宜。

独立调查还发现与该质押担保安排有关的部分文件有许家印的签署,涉及某些集团境内子公司跨境向公司转入资金,以及批准使用资金提前赎回境外债券。许家印所签署的内部审批文件没有明确指明与恒大物业有关,仅提及集团内部资金。

曾对134亿应收款全额拨备

上述资金来自恒大物业上市所募集的资金。根据补充独立调查的结果,恒大物业首次公开招股募集资金的所得款汇入后,由于当时并未设立所得款专户,所得款与恒大物业自有资金形成了混同,共用于公司日常运营,导致未能及时发现相关资金被用于质押担保安排。

恒大物业表示,知悉该质押担保后,立即开展内部监控检讨、人员调整等补救措施,并接受独立调查委员会建议,落实各项救济措施,持续向第三方及恒大集团开展追偿工作。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由于中国恒大身陷困境,恒大物业要追回这笔款项的难度较大。今年8月,恒大物业曾表示,其仍未与中国恒大达成偿还方案。同时,恒大物业管理层评估了这笔款项的可收回性,对134亿元应收款项进行全额拨备。

恒大物业基本面相对较好

相比恒大系的其他两家上市公司中国恒大和恒大汽车,恒大物业是基本面相对较好的一家。

恒大物业在最新披露的复牌指引中提到,公司拥有足够的资产进行业务运营,2022年度,总营业收入约118.1亿元,毛利润约27.2亿元,净利润约14.8亿元。

根据恒大物业发布的2023年中期财报来看,上半年实现收入61.45亿元,较2022年同期的57.88亿元增长6.2%,其中来自非关联方的收入占比约98.9%;净利润7.90亿元,净利率约为12.9%。

报告期内恒大物业合约管理面积约8.12亿平方米,在管面积约5.09亿平方米,上半年新增合约面积1514万平方米中,其中93.3%来自第三方。

而从应收账款来看,报告期内恒大物业的贸易应收款为32.44亿元,较2022年12月31日的27.39亿元增长18.44%;此外,除应收贸易账款外的其他应收款项,则由2022年12月31日约4.6亿元增加至报告期内的约5.44亿元。

对此,恒大物业也在中报解释,公司应收账款的增加主要由于集团收入总额的增长及业务拓展,按金、代业主垫付款项等余额增加所致。

中报中也指出,2023年,公司认真反思了物业行业的本质,不再盲目追求规模快速扩张,告别粗放增长,转而追求高质量、高品质、有良好效益的可持续发展。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王健)

更多宏观研究干货,请关注钛媒体国际智库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小编辛苦了 内容很精彩,夸一夸

    回复 2023.11.29 · via iphone
40
1
23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