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联盟,救急难救穷?

钛度号
一手组建车BU大联盟,一手用鸿蒙标替代华为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盒饭财经,作者 | 于师兄,编辑 | 赵晋杰

从质疑华为,到理解华为,再到加入华为——这一切就发生在中国汽车行业。

11月28日,在智界S7及华为全场景发布会上,鸿蒙智行首款轿车智界S7正式发布。重磅信息,从这场发布会的一开场就出现了。

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先是对外再次介绍了华为汽车领域的三大业务:标准的零部件供应模式;为车企提供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华为HI模式;华为深度参与产品定义、设计、营销、用户体验等各个环节的华为智选车模式。

随后,余承东就开始向外界宣布招募“联盟成员”的消息。其中,华为车BU刚刚宣布拆分组建新公司,并向外部寻求独立融资。余承东也主动提及这一热点,并表示:“欢迎我们的合作伙伴,以及像一汽等更有实力的车厂来参与一起共建,共同打造这种领先的极致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产品。”

不包括在对外独立融资新公司中的智选车业务,已于今年11月初更名为“鸿蒙智行”。这次发布会上,鸿蒙智行的首款轿车智界S7正式上市,售价区间为24.98万-34.98万元。智界是华为与奇瑞的合作品牌,问界则是华为与赛力斯的合作品牌。

在发布会上,余承东顺势也官宣了另外两个鸿蒙智行的成员——江淮、北汽。后续,这两家的合作品牌也将会同样采用“X界”命名方式。届时,华为的鸿蒙智行将集齐“四界”。

但无论是拉拢长安等车企投资车BU,还是聚集“四界”成员的鸿蒙智行,都像是华为组建了一个“救济联盟”,即专门扶持那些赶不上智能化和电动化转型浪潮的传统主机厂。按照余承东的解释就是:“帮助车企造好车、卖好车。”

01

华为光环的影响力,最先体现在股价上。

余承东在发布会上向一汽抛出橄榄枝后,一汽解放、一汽富维股价直线涨停。长安汽车在11月27日涨停后,又以9.82%的涨幅收盘,股价达到21.48元。北汽蓝谷也在11月28日大涨8.31%,江淮汽车、赛力斯等均跟涨。

股价飙升的快感,相信没有哪家企业的管理者会抗拒。

根据规划,华为将设立一家从事汽车智能系统及部件解决方案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服务的公司,将车BU的资产打包装进来,长安汽车及其关联方将投资该公司,股比不超过 40%。而华为智选车业务的合作厂商——赛力斯、奇瑞、江淮和北汽也收到了投资新合资公司的邀请。在这波行情的刺激下,相信这些车企只会更早地去争抢“华为光环”。

但在此之前,华为车BU最核心的“HI模式”,并没有像智选车模式那样受车企追捧。目前,也仅有长安的阿维塔品牌在持续选择HI模式,最早合作的北汽极狐已被边缘化。这进而导致了车BU业务前期的巨额投资,现在仍难以收回成本。

据华为财报,其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在2023年上半年的营收为10亿元,在2022年全年的营收为20.77亿元,均占华为同期总营收的0.3%左右。而车BU有7000名员工,每年的投入上百亿元。今年初余承东曾表示:“如果过了100万销量,车BU就能盈利。”

一方面,华为现在的方式就是拉动长安等大型主机厂,用真金白银支持车BU的持续且长期的研发;另一方面,就是让有“华为光环”加持的鸿蒙智行,确保造一款车就卖爆一款车,快速拉升合作车型的销量规模,以均摊车BU的研发投入。

所以,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强化“鸿蒙智行”的品牌标签。

在此前11月9日的发布会上,余承东首次提到这个很有华为范儿的新名称——鸿蒙智行。对于这个智选车模式的新名字,他进一步解释称:“智选车模式大家听不懂,所以新的生态汽车的名字叫做‘鸿蒙智行’。”

在11月21日,华为正式上线了鸿蒙智行官网,成员包括问界汽车和智界汽车,其中问界展示车型为问界M9,智界展示车型为智界S7。而从官方给出的定义来看,鸿蒙智行其实就是给智选车来了一次“精装修”。

鸿蒙智行的全称是:HIMA, Harmony Intelligent Mobility Alliance,是华为智能汽车技术生态联盟/鸿蒙智能汽车技术生态联盟。本质上,采用鸿蒙智行这一名字,是余承东组建大生态的Plan B。

早在今年3月问界车型的一次宣传中,华为就曾用“HUAWEI问界”的宣传Logo替换原有的“AITO问界”,意在消除AITO问界在实际销售场景中对消费者造成的品牌认知壁垒。更重要的是,余承东希望借此将智选车业务的各个车型,进行标识上的统一化。

然而,在大规模铺开传播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CEO任正非就签发了《关于华为不造车的决议》,再次重申华为不造车。据36氪报道,任正非还特意强调不能使用“华为”或“HUAWEI”出现在整车宣传和外观上。

用华为二字不行,但用鸿蒙二字,行。鸿蒙智行既可以对现有智选车模式下各大品牌的产品进行统一标识,又能够规避集团内的争论和其他风险。在问界M9和智界S7的车身上,也都会贴有鸿蒙智行的标识,以此来强化消费者的认知和品牌忠诚度。

说白了,以后只要看到鸿蒙智行的标识,它就代表着华为“全家桶”能力的上车。或者说,有了鸿蒙智行的标,它就是正经的“华为汽车”。

02

华为的光环,从无人问津到人人疯抢。

2021年前,几乎没人认识赛力斯,甚至连华为终端的员工们也并不熟悉它。但那年4月的上海国际车展期间,余承东在位于南京东路的华为旗舰店,官宣了与赛力斯合作之后,这家公司的股价就一路看涨。截至11月29日,赛力斯的市值达到了1131亿元。

奇瑞则是第二家戴上“华为光环”的车企。但其实,奇瑞与华为的接触并不算晚,甚至早于华为智选车这一概念的出现。早在2020年12月,奇瑞就与华为签订全面合作框架协议。四个月后,当时的小康股份才与华为就“赛力斯新能源汽车项目”完成签约,诞生智选车模式。

与华为的合作中,奇瑞足够有诚意。2022年2月,奇瑞方传出的一份“HW产业链合作项目PPT”中写道,总项目投资210亿元,计划2023年下半年推出B级轿车,后续推出D级SUV,项目预期产能也高达60万辆,年产值超3000亿元。

至于双方合作之间的话语权孰轻孰重,去年7月奇瑞官方对外透露,“最新筹划的新能源高端品牌即将揭秘,新品牌由奇瑞董事长尹同跃亲自挂帅”;同年9月的2025奇瑞科技日上,尹同跃表示,“华为跟我们有非常大的合作项目,很多车型由奇瑞设计和制造,这个量会非常大。”

奇瑞之所以如此重视和华为的合作,根本原因还是自己快赶不上新能源汽车这波变革浪潮了。今年第一季度,奇瑞的新能源车累计零售销量同比大跌67.8%至1.6万辆,排在国内第14位,是榜单中同比跌幅最大的车企。今年上半年,奇瑞新能源累计销量继续跌,同比下滑达66%。

别说跟比亚迪竞争了,就连造车新势力,奇瑞新能源都打不过。

在新能源领域,奇瑞属于是“起了大早赶了晚集”,在新能源销量上长期严重依赖微型车。以2022年为例,其新能源销量的主力车型是售价低廉的QQ冰淇淋、奇瑞小蚂蚁,两款车型的销量占比甚至超过八成。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奇瑞动作频频,推出了全新电动车品牌iCAR,复活了奇瑞风云作为全新的新能源产品序列。

但唯一能够担起上量任务的,现在看只有与华为合作的智界S7。智界S7开启预售不到24小时就收获5000辆订单,截至目前订单已突破1万辆。而智界S7的兄弟车型Exceed星途的星纪元ES,至今都没有什么声量。

在赛力斯的问界、奇瑞的智界之后,还有两家鸿蒙智行的合作品牌即将登场。余承东在11月份的广州车展上透露,接下来是北汽和江淮,品牌命名也会继续带“界”字。在余承东官方爆料之前,坊间就有传闻,江淮与华为合作的“百万级问界MPV”将于明年Q2量产。

上述这四家车企,都有一个共同点——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掉队了。

今年上半年,江淮新能源仅录得6.7万辆的销量,同比下降16.5%。而北汽这边曾经跟华为合作过HI模式,但最后却不了了之。今年1月-8月,北汽蓝谷的累计销量仅为4.64万辆。作为对比,“新势力销冠”理想汽车今年上半年卖出了13.91万辆,而第二梯队的哪吒汽车与蔚来也分别卖出了6.24万与5.46万辆。

显然,加入鸿蒙智行的四大品牌,都是销量困难户,投靠华为,成为它们为数不多的挽救销量之举。

03

光环之下,车企仍在滴血。

即便是与华为合作打造问界品牌,有效提升自身汽车产品销量的一年多以来,赛力斯始终处于亏损状态。10月27日,赛力斯发布第三季度报告称,第三季度营业收入56.48亿元,同比下降47.25%,净亏损9.5亿元;前三季度营收166.8亿元,同比下降27.86%,净亏损22.94亿元。

与华为合作后,赛力斯始终处在增收不增利的状态,尤其是在销售成本上的投入居高不下。2022年,公司销售费用支出达到了48.2亿元,同比增幅高达276.55%,同时去年净亏损也达到了38.32亿元。2023年,赛力斯前三季度销售费用累计26.71亿元,同比下降13.36%,但随着第四季度新M7开始大量交付以及M9开始上市,赛力斯销售成本可能会又将有所增加。

此外,研发投入方面,今年前三季度,赛力斯研发费用合计10.91亿元,与去年同期9.06亿元相比上涨了20.42%。与华为的合作背后,赛力斯也并非完全躺平的状态,各个方面都需要投钱进去,配合华为、支持问界品牌的成长。

理论上,车企现阶段最直接的盈利方式,就靠规模效应来赚钱。

按照赛力斯当前的产品结构和毛利润率,像问界M7这样的车型必须累计卖出超过10万辆,才能够实现单车的营收平衡;假如在这之上想要再争取10%的净利润空间,那么就需要多累计生产10万辆车。即便是高售价的问界M9,也需要把量堆上去,才能均摊成本。

在分钱这事上,根据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华为作为问界的零件供应商、开发商和渠道商,在销售问界汽车的时候是有分成的。智选车模式(现在升级为鸿蒙智行)下,华为与整车厂的分成比例约为1:9,在这当中有2%是技术授权费用,8%为渠道经销费用。

在本就入不敷出的情况下,赛力斯如果仍要向华为车BU的新公司,投入一大笔资金,甚至不排除后续还要增加人员和资源的投入,这很可能会进一步恶化赛力斯的财务情况。正应了那句俗话,会“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今赛力斯的问界,已经不再是华为的“独生子”。

在鸿蒙智行的大联盟中,智界已经开始争抢问界的风光了。很难说,北汽和江淮的合作车型登场时,四大品牌之间还能不能保持和谐相处、一致对外的氛围。

要知道,在粮食本就不多的情况下,护食、夺食是人的生存本能,哪怕是面对兄弟。毕竟,“四界”联手,哪怕是发生在影视作品中,也堪称奇迹性的一幕。

盒饭财经官方

266篇资讯

粉丝

由原《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总编何伊凡创办,对话顶级企业家,约会最好的商业思想。

本文系作者 盒饭财经官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华为的构想很完美,但若只抓着完美的构想不放,对自己就是一种诅咒

    回复 2023.11.30 · via h5
  • 华为想做中国博世,但是完全没有供应商的姿态

    回复 2023.11.29 · via pc
40
2
2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