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年度盘点8大变化,我们的音乐更好了吗?

钛度号
请回答2023,应该是一首怎样的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吴怼怼,作者 | 夏天

2023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尽管左右为难,但人们对美好音乐的追求从未止步,音乐行业也都在寻找新生机。

阔别已久的现场演出终于回归,热情的歌迷攻占了各大音乐节演唱会;

ChatGPT引发的连锁反应,让音乐行业的众人再次人心惶惶;

主流歌手下沉到口水歌市场,虽被批偷懒懈怠,却也未偿不是口水歌市场的提质增效……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终盘点,我们该如何回望2023,又会怎样展开2024?一切又回到原点那个问题,我们的音乐更好了吗?

AIGC冲击音乐产业,下一个孙燕姿不一定是真人?

如果说以前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恐惧还只是停留在理论上,那么ChatGPT的出现,则是将这份恐惧从理论带到了现实。

2023年1月末,发行仅两个月的ChatGPT月活用户已突破1亿。不同于以往的“人工智障”。ChatGPT除了与人类进行自然对话,还能优秀地完成敲代码、写论文等基础性的辅助工作。AIGC的曙光已经出现,个人、企业、机构纷纷围绕着AI展开各种训练研究,试图成为第一批吃到红利的人。

音乐行业的众人也跃跃欲试。

2023年5月,“AI孙燕姿”在社交媒体上走红。所谓“AI孙燕姿”,就是将孙燕姿的音色套用在其它的歌曲上。这些以假乱真的“AI孙燕姿”翻唱视频不仅轻轻松松播放量破百万,单首歌的制作成本却还不到一百。

也难怪孙燕姿本人表示“我想说的是,你跟一个每几分钟就推出一张新专辑的人还有什么好争的。人类无法超越它已指日可待。”

2023年6月网易云音乐和小冰公司联手推出的AI歌手音乐创作软件网易云音乐・X Studio;2023年7月腾讯多媒体实验室首次发布自研AI通用作曲框架XMusic。流行歌手尚且还能凭借现场演出与AI拉开区分度,几乎完全居于幕后的场景音乐,却早已成为了各大公司的攻略重点。

人工智能展现出的强大学习应用能力不禁让人感到担忧。我们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被AI替代?完成这种替代又需要多少时间?chatgpt给出了它的答案。

线上演出退居二线,演唱会、音乐节复苏、livehouse慢半拍

2023年,线上演出将舞台C位交还给了线下演出。

能够突破时空局限性的线上演出有着它自身的优势和影响力,霉霉live大电影的大获成功变相证明了这一点。不过对大部分人而言,线上演出只是线下演出的代餐。经过了三年的线上演出,线下演出在2023年迎来了报复性消费。

艾瑞咨询《2023中国演出票务行业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全国演出市场供给需求旺盛,票房收入315.40亿元,已超2019年全年票房收入。其中大型演唱会及音乐节项目贡献了大部分收入。

线下演出究竟有多火?

5月9日,五月天北京演唱会开售,6场近30万张门票5秒之内售罄。由于售罄速度过快,大量未抢到票的粉丝质疑主办方与黄牛勾结,暗地抬价。事情吵得沸沸扬扬,连上了好几天微博热搜。抢票、应援,头部艺人的大型演唱会对线下演出的市场带动效应非常明显。

五月天演唱会定价140元的应援棒,在网络平台上卖出了超过700万元的销售额。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更是直接带动西安4.16亿元的旅游收入。

可惜线下演出复苏的风却没有吹到livehouse。

2023年7月,成立十余年的景德镇文艺复兴Live house宣布关闭;鲸鱼马戏团表示2023年巡演之后无限期停止Live house巡演。一是大型演唱会和音乐节分流走了观众,二是设备、店租等运营成本不断增加。

这一年,有些Livehouse的日子并不比过去三年好过多少。

有人离开,有人进入,livehouse也像乐坛风潮更迭一样。‍‍

音乐综艺延续怀旧氛围,老艺人回炉再翻红

怀旧,依然是2023年音乐综艺的流量密码。

王心凌、李承炫凭借自身的舞台表现力带着歌曲和节目一起出圈后,各大音乐综艺继续将宝压在了一系列的怀旧IP上。

2022年《声生不息》第一季播出后,掀起了一股“港风”音乐潮流。于是《声生不息》第二季便选择了台湾这一经典音乐IP。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古台湾音乐都是内地观众的流行音乐启蒙。邓丽君、罗大佑、李宗盛,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的台湾流行音乐理所当然地延续了《声生不息》第一季的辉煌。

被吐槽一季不如一季的《浪姐》也将目光投向了怀旧市场,邀请来了《极乐净土》的表演者美依礼芽。

十年前二次元或许还只是一个小众文化,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场大众游戏。

被《极乐净土》唤醒二次元基因的粉丝们迅速行动,如同当初被《爱你》唤醒少女心的宅男一样,他们也将美依礼芽送上了断层领先的位置。当初不被看好的《浪姐4》则在一旁默默进行流量收割。

《浪姐》的成功经验自然会被《披哥》复用。实力的、偶像的、主流的、非主流的、80的、90的……但凡有可能带来一波回忆杀的男歌手都被搬到舞台现场。

有没有创意不好说,但有不少观众确实吃这套。

只是可供怀旧的音乐总有消耗完的一天,如何在怀旧之余寻找新的的音乐或许是对行业而言更重要的课题。

中年破大防,《中国好声音》内幕,五月天假唱

万万没想到,人到中年,还能遇到偶像塌房。

2023年12月,一则质疑五月天演唱会假唱的视频,将五月天送上了风口浪尖。视频分析称假唱的歌曲与录音室版本的音轨基本重合;真唱的歌曲则与录音室版的音轨则存在较大的差距。有理有据的对比分析虽然让不少歌迷开始动摇,但大部分歌迷依旧相信自己的偶像没有假唱。

舆论的转变来自于主唱阿信回应长文中的“每次唱这足10拍E6的高音”。由于生理构造差异,男性的音域通常比女性低八度。E6是属于女高音的音域,流行歌手中维塔斯比较擅长这一音域。

五月天是否假唱虽然至今都没有官方的盖棺定论,大批网友却已经因为阿信的回应倒向了假唱阵营,后续五月天对“10拍E6”的找补以及巴黎演唱会的全开麦并没能改变这一局面。

另一个塌房来自于《中国好声音》(以下简称《好声音》)

2023年8月,一段李玟讲述在《好声音》遭遇不公平待遇的录音曝光,《好声音》节目组随即表示该录音为恶意剪辑。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越来越多曾经的《好声音》学员站出来控诉自己在节目中遭受的内幕。节目版权方星空华文股价应声下跌,《好声音》也宣布停播。

比起小粉丝遭遇偶像塌房时的心碎,多了几份阅历的加持的中年人面对偶像塌房似乎格外拎得清。

无论是五月天假唱还是《好声音》翻车,观众都站在正义的一边,多大的情感滤镜在是非面前都没用。

玩梗歌曲边玩边火,抖音告别旧神曲时代

网络神曲,会玩才会火。

以往的抖音神曲,只需够洗脑抓耳即可,用户会沿着歌曲设定的情绪自行带入,现下常规的歌曲套路已经让用户审美疲劳。在洗脑的基础上加入一丝易于传播的娱乐素材,才是2023抖音神曲的出圈法则。

《爱如火》的爆火,网友的玩梗至少占70%。那艺娜早年假扮外国人的事迹,让这首歌自诞生便蒙上了一层争议和笑料;后续那艺娜粉丝与三梦奇缘粉丝之间“谷爱凌杨幂”之战更是为这首歌的出圈增添了不少流量和话题性。

网友们跟风而来,自发翻唱《爱如火》并对其进行编舞,在娱乐玩梗中不知不觉将这首歌推上了榜首。

再说说刀郎时隔多年回归的《罗刹海市》,这首歌取材自《聊斋志异》中一则警示预言的故事,故事描绘了一个以丑为美、以美为丑的世界。正是因为故事的讽喻,网友们猜想刀郎写这首歌是否在倾诉自己在华语乐坛的怀才不遇,联想到他早年因为网络歌手的身份不被主流乐坛待见,这样的猜测又平添了几分可信度。

创作者本人的真实意图究竟如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艺术品完成后就已经与他无关了。歌曲为听众预留了足够的解读空间,大家参与解读的热情越高,歌曲的传播范围也就越广。

从《爱如火》到《罗刹海市》,网友们的玩梗也在进阶,从为了娱乐而娱乐转向了寓教于乐。不知这样的玩梗方式是否会延续到2024呢?

老牌艺人凭实力回归,市场流量重新配置

怀旧是音乐市场的流量密码,也是老牌实力艺人的翻红跳板。

紧紧拿捏住怀旧情绪的《披哥3》邀请到了已经小有名气的陈楚生、王栎鑫、张远三位“再就业男团”成员。团员虽未到齐,“再就业男团”的热度确实一直围绕在整个舞台。被“有没有人曾告诉你”勾起的青春记忆,贡献了陈楚生在舞台上的第一波流量。

流量易逝,实力够强才能持续维持热度。作为2007年《快乐男声》全国总冠军,陈楚生底子仍在,在舞台上贡献了《无数》《行走的鱼》《将进酒》多场精彩演绎,最后以节目史上第一个双料冠军的身份成功出道。

与他同在一档节目的徐良也迎来了久违的第二春。作为曾经的网络歌手三巨头,他的《坏女孩》《客观不可以》陪伴了90后的整个青春时期。当“迷人的笑脸吸引视线”的回忆杀响起,粉丝送上了喜爱值断层领先的回报。

虽然后期惨遭淘汰,但也正是这次曝光让更多粉丝们知道了他幕后事业的成功。徐良转型后成立的音乐制作公司承包各大抖音神曲,赚得盆满钵满。算是用自身的境况证明着他的那句“你的青春没有给你丢人”

无论是陈楚生、徐良,还是之前提到的刀郎,他们的翻红,靠的都是自身的出色的舞台表现力和一如既往的音乐实力,情怀滤镜只是加分项。但不能否认,若没有“怀旧即正义”的加持,他们的翻红之路会比现在走得更为艰难。 

独立音乐事务缠身,乐夏“终于”第三季

相比第一、二,季的讨论度,《乐夏3》的热度明显降低了。

摇滚本是相对小众的音乐类型,专职音乐人并不多,一个乐队从初出茅庐到独挡一面需要漫长的时间。《乐夏》1、2季几乎将圈内大拿都请了个遍,剩下的存货已经不多。纵使《乐夏3》邀请到了二手玫瑰、龙宽九段等大神压场子,但观众被提高的情绪阈值很难再有太多波动。

不过在同期音综的衬托下,《乐夏3》依旧取得首播冠军的好成绩。《乐夏》系列的出圈,让一批优秀乐队从温饱走向了富足,也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圈层内部的分化,各类网红乐队、粉丝化的争议不断。

小众文化似乎都逃不了被主流收编的宿命。

2023年7月,石家庄官方部门表示要打造摇滚之城。石家庄与摇滚缘分颇深,一是与“Rock Home Town”的语义巧合,二是这里曾诞生了《通俗歌曲》(摇滚版)和《我爱摇滚乐》等重量级的音乐刊物。

然而官宣摇滚之城后的改编歌曲《杀不死的石家庄人》网友并不买账;暴力香槟乐队在石家庄红糖livehouse的演出中,乐手丁小龙因为在livehouse演出现场当众脱下裤子被行政拘留,场地方也被停业整顿,罚款20万。

看来,要驾驭反叛劲儿十足的摇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拥抱主流市场,摇滚乐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与机会,这个过程中也势必会牺牲掉一定一部分自身原有个性特质。长远来看,更多的人走进摇滚乐,摇滚乐才能有更大的可能性。

那么,乐队的夏天还会有第四季吗?

偶像时代只剩回响,选修歌手转向演员道路

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更像是一场集体的青春告别会。

TFBOYS并未解散,三人却早已走向不同的发展道路。易烊千玺凭借《少年的你》《满江红》中精湛的演技转型为实力派演员;王俊凯在辗转于各大剧组,等待着用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完成从歌手到演员的转型;王源则选择去伯克利音乐学院留学继续在音乐道路上深造。

“这可能是TFBOYS最后一次合体了”一位粉丝这样说道。

正是粉丝们赋予的情感意义,让这场演唱会达到前所未有的热度。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门票共3万张,而购票平台上表示想看的观众已经超过600万人;门票开售即售罄,甚至传闻称第一排的座位已经被炒到200万元一张。

“十年之约”演唱会结束后TFBOYS团站关站,似乎在宣告着属于养成系偶像的时代,已经过去。

时代峰峻后续打造的TF二代团、三代团都没有再达到TFBOYS的关注度。创造全民偶像,除了经验技巧,更需要时机,而整个选秀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

一则选秀禁令,让国内的选秀市场陷入停滞。2021年,《创造营》的落选成员沈小婷通过韩国选秀节目《Girls Planet 999》出道后,在国内未出道的练习生,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2023年4月,乐华旗下四名艺人通过韩国男团选秀节目《BoysPlanet》出道,乐华股价也随之大涨。

“三小只”各奔前程,经纪公司转战海外选秀,曾经偶像时代,只剩回音。

从《创造101》《青春有你》走出的选秀歌手同样踏上了演员的道路。有《苍兰诀》《云之羽》傍身的虞书欣已经成为了当红的流量小花;锦鲤杨超越也参演了《且听凤鸣》《将夜2》等多部作品;吴宣仪、孔雪儿、金子涵也同样将事业方向调转为演员。继续音乐道路的学员安岐、喻言几乎只活跃在自己固定的音乐圈层层;仅刘雨昕还在大众视野,但热度远不及从事演员的同届学员。

相比黄金时期的超女快男,创造营和青你早已是成为演员的流量跳板,与音乐关系不大了。

站在2024的开端‍

2023,依旧是音乐行业坚守奋进,但仍然没有太多惊喜的一年。

新技术出现,旧时代落幕。有进步有遗憾,有呐喊有泪水。如果要用一首歌来形容2023,应该是一首怎样的歌呢?

本文系作者 吴怼怼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