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美国三大云厂商的业绩里,透露出哪些信号?

钛度号
竞争白热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硅基研究室,作者 | 山核桃

美国三大科技公司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在近期已公布了2023年度业绩报告,随之引发关注的是三家公司的云业务数据。 

2023年,对北美云厂商而言是「冷热交织」的一年。 

「冷」的一面是云业务是吞金兽。只有通过产品和业务迭代,提振需求,才能保持增长,形成规模效应,均摊基础设施部署的成本。同时,还需要保证利润,以应对新一轮的技术创新。但实际上,经济增速放缓导致全球IT支出疲软,反映在云厂商身上就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通过人员优化和谨慎的资本支出等待需求回暖。

「热」的一面则是生成式AI所带来的可能性。从2023年下半年起,AI大模型云市场需求回暖,特别在2023年第四季度,亚马逊AWS、谷歌云和微软智能云的营收增速都显著回升。同时,AI拉动云厂商整体资本开支重回增长,微软、谷歌管理层也表示,2024年资本支出将保持增加。

「硅基研究室」结合三大云厂商在过去一年的战略动作与业绩表现,得出以下趋势研判: 

1、北美云厂商营收增速抬升背后,除了AI加速外部需求回暖外,降本也是因素之一。

2、三大云厂商中,目前吃到最大AI红利的是微软。

3、2024年,在资本开支加大下,云厂商间的竞争将进一步白热化。

AI拉动需求,但降本增效是核心主线

2023年,从基本面看,三大云厂商在营收和利润端的表现各有各自的亮点。 

三大云厂商中,微软智能云营收增幅最明显,利润率表现最佳。

微软智能云包括Azure、Windows Server、SQL Server、Visual Studio、GitHub和企业服务等板块,2023年微软智能云总营收达到了962.1亿美元,同比增长17.6%。谷歌云总营收为330.9亿美元,同比增长25.9%;亚马逊AWS总营收为907.5亿美元,同比增长13.4%。 

单位亿美元,图源:硅基研究室制图 

但分季度来看,微软智能云的营收增速回升更为明显。从2023年Q2开始,微软智能云的营收增速从15%爬升到20%。谷歌云营收增速则明显放缓,从28%下滑至25%。AWS也是一样,与Q2相比,增速环比略提升到约13%。 

利润方面,2023年谷歌云终于结束了亏损,营业利润率为5.2%;AWS营业利润率则为27.2%,相比2022年的28.7%下滑1.5%。而微软智能云营业利润率为46.7%,较2022年的42%提升了4.7%。

北美三大云厂商营收增速回升,利润优化,有两大核心原因。

驱动高增长的第一个原因是AI拉动云需求回暖。 微软管理层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微软云平台Azure本季度增长率有6个百分点归功于AI,是第一季度3个百分点的两倍。 

对云厂商而言,AI和云融合的利好有二,一是生成式AI的发展本就依赖底层云计算能力的支撑与升级,二者是联动关系。 区别于传统IT架构,云计算的核心本质在于实现底层IT资源调用的可获得性、灵活性与可靠性,实现成本与效率的升级,在大模型时代,上述优势被进一步放大。 

二是云厂商也可以利用AI更好地卖云。 模型服务是扩容自身云产品线,优化行业解决方案,建立差异化优势的切入口,云厂商在laaS、PaaS、SaaS层都可以围绕AI做升级,探索新商业模式。 

驱动高利润的原因则是云厂商对内的降本增效,进一步优化成本结构。一是集团内部的成本管控,通过裁员控费所带来的利润改善。

二是优化云业务自身的成本结构,在服务器硬件成本和研发成本上做优化。比如,在过去几年里,谷歌、亚马逊等都通过延长硬件设备的使用寿命,以降低折旧成本。例如谷歌将服务器和网络设备的使用寿命分别从4年和5年延长至6年,从而在2023年节省了39亿美元,并使当年的净利润增加了30亿美元。除此以外,区别于依靠规模效应的laaS,借助AI,转向标准化、更高附加值的PaaS和SaaS生态,例如微软云的实践。

总的来说,海外云巨头业绩回暖与AI热有关,但AI并没有起到决定性因素,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云巨头们降本增效的持续动作,因为短期内云需求的回暖还需要时间。

Gartner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全球IT总支出从4.1万亿美元爬升至4.7万亿美元,2023年的总体IT支出增长率为3.3%,相比疫情之后的较高增速,已明显降温。Gartner在报告中指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首席信息官们对变化感到厌倦。” 

2023年总体IT支出增长率为3.3%,图源:Gartner 

微软吃尽红利,谷歌步步追赶

在美国三大云巨头中,微软表现无疑最亮眼,微软管理层也是唯一一个财报电话会中明确提出大模型对云业务有拉动作用。 

对大模型态度不同的背后,是微软智能云、谷歌云、AWS三大云厂商在过去一年路径的分化,微软也凭借着在这一浪潮中的先发优势抢占云市场的份额。据机构Synergy Research的跟踪,微软的全球市场份额强劲上升。在包括IaaS、PaaS与托管私有云服务的市场中,尽管AWS依旧占据霸主地位,但微软划出了一条看得见的增长曲线,去年第四季度,微软的市场份额已达到23%。

微软云借AI全球市场份额强劲上升 图源:Synergy Research 

三大云厂商中,微软率先用AI反哺云业务,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之所以「意料之外」是因为,在三大云厂商中,论市场份额和规模效应,无人撼动AWS在laaS的霸主地位。论AI技术,谷歌有历史基因与人才团队。 

但所谓的「情理之中」,是因为如果从结果倒推原因,微软取得目前暂时性的领先,一是源自战略的笃定,反映在赌对了OpenAI等AI初创企业等逆周期投资上。二则是源自快速对内部云产品的「AI化」与微软在laaS、PaaS和SaaS层的「水桶型」布局形成协同。

一是逆周期投资上。微软一方面较早押注了OpenAI,同时区别于同行在资本开支上的谨慎态度,微软较早围绕云和AI基础设施,加大布局力度。云厂商资本开支的的主要驱动力主要是在AI领域看到的机会,包括TPU、GPU、新数据中心等。三大云巨头中,微软的动作最快,其次是谷歌,最后是AWS。分季度看,2023年Q1至Q4,微软资本开支从78亿元上升至115亿美元,屡创季度新高。 

二是借力OpenAI,完成云产品的AI化和自身其他业务的协同。一方面是将大模型能力融入云应用中直接提供给用户,将Copilot几乎融入了每一个重要产品和服务之中,同时面向不同需求的用户进行商业化尝试。同时,在底层,通过自研新品、构建超算集群等,为模型提供支持。总之,从硬件到模型再到上游应用,微软构建了一套「云+软件」的闭环AI生态。 

而微软做对了什么,也就意味着谷歌和亚马逊失去了什么。

谷歌方面,除了时间的先发优势外,源自内部业务尚未形成协同效应。微软智能云占微软总营收的四成,已成为重要的第二曲线,但谷歌云占谷歌整体营收仅为11%,体量相对较小,谷歌近六成收入来自搜索引擎,这意味着谷歌需要用广告收入来为云业务输血。而亚马逊在技术上并不具备优势,因此早期在应用与模型的融合上稍显迟滞。 

当然,云厂商间都在步步追赶。根据业绩会的指引,进入2024年,三大云厂商均表示2024年资本支出将保持增加。而无论是谷歌正在加大力度推出的对标GPT-4的Gemini Ultra,还是亚马逊大笔投资Anthropic......种种动作间,2024年,注定是云厂商间的竞争热化的一年。

参考资料: 

  • 1、财经十一人:《美国三大云厂商2023年业绩出炉,微软吃尽大模型红利》 
  • 2、中信证券:《中信证券:北美云厂商Capex预期积极 打开光模块板块估值空间》 
本文系作者 硅基研究室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