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贾跃亭门徒,命悬一线

钛度号
新造车迎来大洗牌之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螺旋实验室,作者 | 牧歌,编辑 | 坚果

正月初九,正是各大公司节后返岗开工的日子,但对于高合汽车的不少员工来说,却遭遇了“开工即停工”的窘状。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2月18日春节假期复工第一天,高合汽车召开内部大会,宣布即日起将停工停产6个月。

在薪资发放方面,2月18日之前的员工工资将照常发放;3月15日之前还留在高合汽车的员工,仅发放基本工资;3月15日之后员工仅发放上海基本工资。

而在此前,高合就已经宣布延期发放1月工资、取消年终奖和全员降薪。其中1月工资将在2月底补发。

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关于高合汽车处境不佳的消息就开始在网络上蔓延,甚至被不少媒体称作“下一个威马”。虽然高合极力否认,但是面对铺天的质疑,却始终难以拿出有力的证据进行回应。

而作为高合母公司华人运通董事长的丁磊,近半年时间来也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这也和去年频频出镜发声为品牌制造声量的新势力掌门人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种种不太乐观的细节似乎都在表明,这家曾自诩为“新世界第一科技豪华品牌”的造车新势力,如今已然是到了命悬一线的关键时刻了。

高合还有多少钱?

除了工厂停工,员工薪资延期发放之外,高合汽车此前还曾传出过线下门店退场闭店的消息。

1月底,有媒体报道高合汽车位于成都锦江区那里广场和广州高德置地广场的两家门店关停的消息,而且上述两家门店关停均是在高合汽车与商场相关租赁合同尚未到期,未提前告知商场情况下单方面关停。

对此,高合汽车方面回应称,是品牌正在优化渠道布局,“聚焦品牌体验中心效益化,首批关闭部分经营效率低下、用户体验不佳的商超门店”。

此外,还有部分高合曾经的供应商在向高合集体讨债,涉及到的款项从十几万到数百万不等,但高合方面的还款意愿似乎并不积极。

高合如今的境遇和威马倒台之前已经有了高度相似之处,而诸多问题浮上水面的根本原因,则是这家豪华造车企业的资金池是不是已经见底了。

在国内诸多造车新势力之中,高合汽车算得上是一个另类,成立至今,关于这家企业的投融资消息寥寥无几,公开资料显示,高合曾于2021年11月获得交通银行50亿元战略支持,但在新造车行业中,50亿元的启动资金显然连最低门槛都没有达到。

关于高合汽车的资金来源,高合创始人丁磊曾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 A、B、C、D 数轮的投资。”

但丁磊口中的“美国原始资本”到底来自何方,时至今日也并未有准确答案。

在资金状况成谜的情况下,高合汽车的终端销售情况近几年也表现平平,2021年至2023年间,高合汽车的年销售量分别为4237辆、4349辆和8681辆,虽然勉强也算是逐年上升,但是这三年总计只卖了一万多辆车,显然还支撑不起一家车企的正常运营。

在没有外部融资,车辆销量也不算出彩的情况下,高合汽车能够坚持到2024年,已经算是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了,只是在眼下宣布停工停产之后,高合的未来已经不像过去那般明朗了。

贾跃亭“门徒”

相比较高合扑朔迷离的财务状况,创始人丁磊的履历倒光明很多,他从2005年1月起便担任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在其任职总经理的六年间,上海通用的年产销量从2004年的25万辆升至2010年的103万辆,并四度夺得国内乘用车企业销量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丁磊还是行业中为数不多有过从政经历的汽车品牌创始人。2013年至2015年间,丁磊曾担任过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一职,在任职期间,丁磊主导引进了特斯拉项目。

虽然上海通用总经理和浦东新区副区长两个头衔都份量十足,但真正对丁磊后来创立高合产生深远影响,则是他在乐视的三年工作经历。

2015年9月,时任乐视控股集团董事长的贾跃亭宣布丁磊加盟乐视超级汽车,担任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

贾跃亭彼时对于丁磊的评价是:汽车产业的领袖级人物。

如果翻看丁磊前半生的职业生涯,这个头衔倒也不算太过夸张,但是即便是有了丁磊的加盟,乐视汽车此后也未能实现预期规划。

2017年,贾跃亭远遁美国,“下周回国”成为了一句无法兑现的承诺,而同年,丁磊也宣布因身体原因不再担任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等职务,在出走之后,丁磊自立门户,创立了高合汽车的母公司华人运通。

而之所以说乐视的从业经历对丁磊创立高合影响深远,看看高合推出的几款车型便能够得到答案,尤其是高合HiPhi X与FF 91在外形上有着惊人相似,在内部设计语言上也能够看出“同出一脉”的痕迹。

此外,高合宣传的造车理念以及品牌故事,似乎也都能瞥见当年乐视打造超级汽车时的影子。

而从市场反响来看,定位高端的高合也有过短暂的高光时刻,2019年9月,高合HiPhi X以641辆的月销售成绩超越保时捷Taycan,成为50万以上豪华品牌电动车“销冠”。

而彼时的贾跃亭,则还为自己的债务问题忙的焦头烂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被贾跃亭“生态化反”理念深入熏陶过的丁磊,也算是圆了自己昔日老板的造车梦。

新造车大洗牌之年

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2024年将是新能源车企的大洗牌之年,而高合的“开工即停工”,无疑为这场车圈淘汰赛增添了更多的惨烈色彩。

在市场维度身上,高合汽车过去一直自诩深耕高端豪车的细分市场,丁磊曾表示:“中国市场中50万以上汽车产品保有量大概在120万台,如果其中30%转化为电动,接近40万台。50万现在也没几款车可以选择,这里面如果有10%买HiPhi X,月销就不止2000台。”

但是从过去几年高合的销量以及终端反馈情况来看,丁磊的这套算数理论在现实中似乎并不能行得通。

对于国内的新能源车企来说,想要冲击高端的玩家不在少数,因此也决定了即便是50万以上的价格区间,其竞争激烈程度也不容小觑。无论是蔚来的服务路线,还是比亚迪的技术路线,都已经早早“卷”向高端电动车市场。

即便是传统豪华品牌,在新能源车时代也不会轻易让出自己的销量阵地,前不久宝马和奔驰的中国合资公司已经正式落地,两大巨头将共同建设和运营超级充电网络,为中国客户提供可持续的豪华充电体验。

而能够支撑车企在高端市场不断发力的根基,还是因为有真金白银的现金流打底,在这一点上,资金状况始终不明朗的高合显然缺乏底气。

有意思的是,丁磊的高合如今也和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一样,最后的希望可能都得寄托在中东土豪身上。

去年6月,曾有公开报道称,高合母公司华人运通曾与沙特投资部门签署了一项价值56亿美元(约合401亿元人民币)的协议,双方将成立合资企业,从事汽车研发、制造和销售业务。

但时至今日,这笔投资仍然没有到账,沙特方面对于高合是否还有兴趣,现在也不得而知。

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则在去年年底宣布和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局签约,而截至到目前,这项合作似乎也还没取得实质性进展。

作为昔日乐视汽车的同事,丁磊虽然吸取了贾跃亭的造车理念,但是在“搞钱”这方面,似乎还没得到老贾的真传,高合能否挺过2024年,可能还得看丁磊能否找来一笔真正的救命钱了。

本文系作者 螺旋实验室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