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嗅觉,阅读的新维度

钛度号
长期以来,我们在与文本互动时更倾向于依赖视觉和听觉感官。而研究表明,嗅觉与学习机制和学习成果存在特定的联系。本文分享了首个系统性研究嗅觉如何在儿童阅读中被研究、实施并创新地融合的项目的设计动机以及计划的未来探索领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追问nextquestion

嗅觉策展:《三只小猪》

《三只小猪》这个故事对孩子们来说,不仅是一段趣味横生的叙述,更蕴含着深刻的警示意义。第一只小猪造了一座稻草屋,却被狼吹出的狂风轻易摧毁,继而小猪被狼吞食。第二只小猪用木棍搭建了木屋,但同样无法抵御狼的攻击,最终遭到同样的命运。然而,第三只小猪建了一座坚固的砖房,成功抵御了狼的攻击,从而幸存下来。

这个故事所强调的勤奋与智慧的价值,对挪威西南部桑讷镇的Vitenfabrikken互动科学中心的工作人员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在2022年6月至12月期间,该中心通过将叙述与香味相结合,为三到七岁的儿童营造了一次《三只小猪》的沉浸式体验。[1]我们认识到,对幼儿而言,博物馆之旅是一次深刻的多感官体验。我们尝试通过引入通常被忽略的嗅觉元素,来增强这种体验。嗅觉,作为一种“隐形的感官”,在博物馆研究和儿童文学中鲜有涉及,我们决心填补这一空白。嗅觉能强烈地唤起情感,触发生动的记忆,使其成为加强孩子们在博物馆中体验故事的理想方式。

展览的布局设计巧妙地将叙述要素与相应的嗅觉元素结合(如视频所示),形成一条充满探索乐趣的小径,仿佛是一段沉浸在故事中的漫步之旅。故事中每只小猪的住所都被还原成了孩子们的尺寸,分别用稻草、木头和砖头这三种材料制成。这些小屋沿着一条装饰着各式道具的路线排列,包括塑料松树、鸟类雕塑和迷你木制家具(例如炉灶、桌椅、画作、灯具和砖屋内的盆栽)。

展览特别设计的“香味盒”用于传递香气。这些盒子内有一个带孔的板,隐藏着六个小棉球,每个棉球都浸透了五种不同的香气。这些香气因其持久性、扩散性和安全性被精心选用,每种香气都与故事中的某个场景、角色、色彩、氛围或叙事节点有着独特的联系。

故事以书面和声音双重形式呈现,通过嗅觉的触动,引导孩子们跟随着情节的展开。(我们团队意识到,对于最年轻的观众来说,原故事的紧张氛围可能过于刺激,因此提议为他们定制一个更为温和的版本。)看到孩子们在展览空间内的互动,令人兴奋不已:他们触摸、奔跑、与各种元素玩耍,包括房内的垫子和迷你灯具,触觉和动感的结合,进一步加深了他们与故事的连接。

嗅觉感官提供了一个独特的体验:不是所有孩子都按照相同的顺序体验叙事。这一顺序取决于陪同成人的引导,凸显了成人在促进体验中的关键作用。团队的反思催生了对未来儿童嗅觉展览的宝贵建议:他们建议以固定的顺序展示气味,从愉悦的香味开始,以免年轻参观者感到困惑。同时,他们强调了测试色彩与气味联想的重要性,以避免产生意外的感知错位。通过精心设计的多感官体验,我们的团队成功地以一种新颖且难忘的方式讲述了一个经典故事,丰富了年轻博物馆游客的生活。我希望,这能激发未来在博物馆和整体叙事中更多地吸引感官的尝试。

遗留在记忆中的嗅觉

嗅觉和记忆之间强大的联系经常让人惊喜,能够让我们穿越时空。就在今天早上,当我弹奏我最喜欢的钢琴曲时,一股木香扑鼻而来,我的思绪瞬间回到了童年父亲花园里的那棵核桃树旁。那可能是那本旧乐谱的味道,或是那架坚固的钢琴框架,但对我而言,那就是核桃的香气。小时候,我常在那些树下细心寻找落下的核桃,那些坚硬的壳,以及开启坚果时释放的淡淡香气,都留给了我难忘的记忆。

我清楚地记得那种坚果的香气,但我很难用言语来完全描述我所经历的这种独特的气味,它与我个人的记忆如此独特地联系在一起,仿佛完全属于我。我能做的最好的描述,就是将它与食物联系起来,因为香气和味道紧密相连,我们描述它们时的词汇往往也有所重叠。此外,核桃树的气味并不像桉树或雪松那样强烈,大多数人几乎察觉不到。我可能是因为收集核桃和长时间坐在钢琴旁,而培养了对核桃气味的敏感性。

当我演奏那些老旧的歌曲,让思绪自由飞扬时,我仿佛回到了父亲花园的中心,耳边是树叶的沙沙声。下一刻,我又回到了钢琴前,坐在我父亲家的客厅里,无数小时的练习在这里塑造了我的过去。当我沉浸在脑海中刻下的香气旅程中,我开始思考为什么音乐和嗅觉能如此亲密地联系在一起。或许,正如作曲家用不同的音符创作曲目一样,调香师也通过组合不同的香气“音符”达成“和谐”,形成连贯的“和弦”。香水的名称往往也借用音乐术语,如狂想曲、回旋曲、交响曲或序曲,因为经过深度训练的专家利用这些联想来帮助他们记忆、探索和创造新的香气。

嗅觉业界的“香气女王”以及我个人的巨大灵感来源,是来自挪威艺术家和研究员Sissel Tolaas。她的故乡斯塔万格,正是我的研究实验室所在地。现如今,Tolaas在世界各地生活与工作,开创了将嗅觉提升到无与伦比艺术媒介地位的项目。[2]通过展示恐惧、金钱或污染等气味的展览,Tolaas促使观众停下来,反思并回忆起强烈的经历。

虽然Tolaas在科学和艺术的交汇处进行探索,但我在斯塔万格大学的团队则探索如何将嗅觉融入教育材料,以提高孩子们的注意力和对故事及学习的兴趣。作为一名专注于儿童个性化学习和技术的研究者,我已在几项实证研究中展示,目前流行的数字书籍方法,包括快速图像和花哨效果,并不促进学习[3,4]。相反,它们会压倒挣扎的读者,并将深刻的阅读行为简化为类似广告秀的东西。

另一方面,气味具有潜在的力量,能够促进更深层次的阅读体验。

斯塔万格宣言,由我的同事、阅读专家Anne Mangen倡议,强调了深度阅读对成人幸福感的重要性,特别是沉浸在长篇叙事和文学作品中的价值。[5]在我针对儿童的研究中,我探索了如何通过引入气味来减缓阅读体验,从而吸引孩子们关注那些激发反思、与父母或同伴对话的书籍元素,进而加深对故事的理解。

当前,关于儿童嗅觉与阅读关系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除了一些成人可能从童年记忆中回想起的带有怀旧气味的刮刮书——这些书如果保留至今,其香气恐已不复存在——大多数人并未意识到气味与儿童书籍之间的联系。我们去年对大约1000名挪威家长的调查显示,他们更关注儿童书籍中的图像美感和触觉体验。[6]而气味,仅在消除不良气味以提升阅读体验的角度被提及。

然而,从对成人和动物的研究中我们知道,气味能以更加复杂的方式显著影响我们的感知,常常触发与特定地点或情感相关的记忆。[7,8]嗅觉与学习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源于注意力、记忆与嗅觉之间的复杂联系。[9]例如,薄荷香气被认为能提升注意力。[10,11]研究表明,大脑的某些区域区域如眶额皮层对特定气味产生反应,这些反应与感知气味为“愉快”或“不愉快”相关,从而增强了注意力。[12,13]因此,我们的项目旨在探索不同气味与学习机制(如注意力或参与度)和学习成果(如阅读理解或语言学习)之间的具体关系。

气味,增强情感体验

在我的香水制作课程中,我通过每天早晨闻各种气味来锻炼我的嗅觉辨识能力。这种训练改变了我的视角,让我更加关注周围环境,更深入地了解我所处理和消费物品的气味。现在,我甚至能够通过独特的香水气味来记住不同的人。

作为一名全纳教育*的热心倡导者,我在思考:为什么不让孩子们探索迷人的气味世界,意识到围绕我们的无数香气,记住它们,并用它们丰富我们的日常体验?

全纳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包容所有学生的教育体系,欢迎并支持他们学习,无论他们是谁,无论他们的能力或要求如何。所有儿童都在同一间教室、同一所学校。

记忆与体验之间的紧密联系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更广泛地利用这种感官联系。对周围气味的高度敏感,对于检测潜在威胁至关重要,如识别火灾中的烟雾气味。同时,嗅觉的减退或丧失可能是某些疾病的早期迹象,比如阿尔茨海默病,或如近期全球范围内爆发的COVID-19。

训练我们的嗅觉,不仅仅为了享受美好的香气或唤醒怀旧的记忆——它关乎生存。就像我们可以通过转动头部来观察不同的事物一样,我们也可以通过将鼻子靠近不同的物体或进行交替鼻孔呼吸来“探寻”不同的气味。事实上,据2014年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的一个团队计算发现,人类能够区分高达1万亿种独特的气味。[14] 相比之下,人眼能够识别的颜色数量约为一亿种。我们人类是嗅觉生物!我们对气味的敏感性源于人类鼻中的大约400种嗅觉受体。[15] 虽然后续研究对这一数字有所争议,但人类卓越的嗅觉能力不容置疑,这一点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乃至对孩子的教育中,却往往被忽略。

学习对塑造我们的未来和让我们的星球变得更加美好至关重要。倘若我们能战略性地、系统性地利用气味,使学习过程更加愉悦且难以忘怀,那么我们便能解决教育领域的一些突出问题,如学生对传统课堂教学的参与度不足。我的研究重点在于探索嗅觉在特定学习活动中——尤其是儿童阅读——的潜力。

长期以来,我们在与文本互动时更倾向于依赖视觉和听觉感官。图书馆的设计通常侧重于照明和隔音,所以书籍的设计遵循这种模式并不令人意外。随着数字文本的兴起,对视觉感官的重视变得愈发明显,这些文本主要迎合视觉和听觉,却往往忽略了我们的触觉、味觉和嗅觉。想想围绕生成式人工智能的热潮,以及它在媒体和教育界所受到的关注。然而,即便是像ChatGPT这样的先进技术,也主要依赖于处理文本和图像形式的视觉信息,这进一步加强了阅读中对视觉感官的偏重。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将气味引入电影院会有何种效果。在娱乐行业,特别是电影界,对于通过刺激更多感官以增强观影体验的兴趣日益增长。这种愿望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当时为了吸引人们离开家中的电视机回归电影院,业内开始尝试各种技术,如3D眼镜、震动座椅以及引入各种气味。不过,鲜为人知的是,电影院最初引入气味的做法并非为了用额外的香味增强观影体验,而是为了应对建筑通风不良带来的卫生问题,用以中和不愉快的气味。

随着卫生问题的改善,创新者开始引入香味以提升电影体验。他们的目标一直是改变故事的叙述方式,就像引入彩色改变了黑白电影一样。1940年,美国上映的《我的梦》(My Dream)是第一部尝试香味电影的作品,它与《乱世佳人》(1939年)和《绿野仙踪》(1939年)等彩色电影经典同时上映。这部电影的评论褒贬不一,并不足以开创香味电影的新传统。

如今,将气味添加到电影和动态影像中,仍是娱乐领域的一个小众分支。尽管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但仍有一些艺术形式能将嗅觉艺术和娱乐带给全球观众。

Vitenfabrikken举办的嗅觉博物馆展览便是其中一种。在此之前,我曾在2021年访问奥斯陆的Astrup Fearnley博物馆时,深受Sissel Tolaas的展览影响,深刻认识到某些气味能够以一种文字永远无法实现的方式超越语言、传达信息。Tolaas的展览之一旨在提醒人们通常忽略的挪威三文鱼产业的繁荣与环境退化之间的关系。在展览的一部分,观众坐在方形盒子上,欣赏不同颜色的三文鱼图片,同时感受从脚后方散发出的腐烂鱼味的微风。那种可怕的气味至今仍让人难以忘怀。

令人不快的气味似乎并不像愉快或中性的气味那样起作用。根据2021年实验心理学家查尔斯·斯彭斯(Charles Spence)的研究,我们的大脑以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些不良气味——对它们的反应更迅速,且似乎并不像对愉快或中性气味那样容易适应。[16,17]艺术家们深谙此道,他们常用令人不快的气味来触发情感和传递信息,这些信息中往往包含了深刻的政治意义。例如,Tolaas使用令人不快的三文鱼气味来传达关于环境退化的清晰政治信息,让参观者驻足、留意并深思。

在嗅觉展览中,最引人入胜的往往是那些不好闻的气味。在斯塔万格的Vitenfabrikken,我们为《三只小猪》的故事打造的嗅觉展览便是如此,这些气味不仅仅作为一种噱头,而是作为故事叙述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正如电影中的香味实验所展示,气味的最佳运用往往不只是复原屏幕上的行动或场景,它还能象征着叙事中的深层含义或额外信息。

所有孩子都对香味盒子表现出浓厚兴趣,但他们的大部分注意力都被大灰狼这个威胁性形象所吸引。这种恐惧可能是由声音和气味的结合触发的,这种结合暗示了狼的存在,尽管它并没有在展览空间中直接出现。狼的缺席似乎加剧了威胁感,特别是当伴随着反复的吹气声和散发出狼气味的嗅觉盒子时。值得注意的是,狼的气味在多次接触后似乎变得更加浓烈。这种关于狼存在的持续但间歇性的感知,可能是导致孩子们不安的主要原因。

另一个有趣的可能性是,指示狼存在的听觉提示可能以联觉的方式在孩子们中引发嗅觉反应,反之亦然。在这种情况下,一种感官的感知可能会转化为另一种感官的体验。例如,颜色可能伴随味觉,或者数字可能在心中呈现特定颜色,即使它们以黑白形式呈现。虽然关于颜色与声音之间联觉的研究已相当丰富,但探索气味与声音之间联系的研究仍处于早期阶段。[18]

气味不仅能增强情感反应。在另一项正在进行的研究中,我们探索利用气味触发的注意力来达成各种学习成果。在目前的实验中,我们正在研究添加气味对儿童的阅读参与度和学习效果的影响。

气味增强阅读效果

我的最新研究显示,气味在阅读过程中可以发挥作用,特别是在记忆个人经历和有意义的故事方面。对成人的研究表明,当读者察觉到书中的气味时,这些气味能在他们的大脑中触发心理影像,这种影像被认为有助于促进沉浸式阅读和更深层的参与感。[19]设计研究员莫妮卡·博尔德戈尼(Monica Bordegoni)及其同事认为,在阅读中添加特定气味不仅能增强阅读体验,还能促进学习。[20]他们对成人进行的一项试点研究使用了内置气味的书籍,结果显示加入气味的阅读过程更为轻松愉悦,并提高了对内容的理解。我们的研究是首次测试了这种机制是否同样适用于年轻读者。

我们对儿童学习实验的兴趣,部分源自于研究发现频繁阅读能增强儿童的理解能力和词汇量。[21]我们假设,增加嗅觉刺激将进一步促进学习过程。当孩子在阅读时遇到意想不到的气味时,这种新奇的体验可以激发他们的惊喜和好奇心,从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使阅读体验更加引人入胜。这也可能鼓励他们更密切地关注文本,从而更好地理解和记忆所学知识。

我们选择专注于嗅觉而非多重感官刺激有其原因:根据认知负荷理论,人类的信息处理能力是有限的。[22]因此,同时刺激多种感官可能会让儿童不堪重负,导致注意力和学习能力下降。这一理论得到了包括2018年对电子阅读器研究在内的大量支持,这些研究表明静态文本比超文本更能提高信息保留率。[23]当多种感官同时受到刺激时,儿童的认知能力可能会受到影响,导致注意力减弱,学习受阻。例如,功能复杂的数字书籍可能对儿童的学习效果没有帮助,甚至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是否通过图像、音乐或气味来吸引儿童的注意力,或是用气味取代故事中的其他元素,都需要慎重考虑。

我们所知的另一要点是,儿童对学习资源的直接操纵对有效学习至关重要。触发大脑各种网络的活动,使视觉和运动系统协同工作,有助于建立关键的神经连接。因此,在我们的Vitenfabrikken博物馆展览中,我们设计了可供孩子们亲自操作的嗅觉罐,以便他们能够与故事进行互动。

尽管我们的研究尚未探索,但未来实验中一个重要的探索领域是如何以最有效、受控的方式向孩子们介绍嗅觉提示。目前,我们选择了一种方法:在iPad屏幕前放置含有不同气味的小罐子。这些iPad故事被精心设计,确保孩子们能在不感到压力的情况下识别和区分各种气味。这些气味不是直接描绘具体物体,而是更抽象地与故事中的特定情感相联系——正面的情感与故事背景关联,负面的情感与问题相关,而积极的情感则与解决方案和结局相呼应。

在嗅觉刺激图书出现在书店之前,还有很多其他方式可以通过游戏和学习资源激发孩子们的嗅觉。不论是在厨房还是户外散步,花些时间和孩子们一起深入探索气味的世界吧。鼓励他们将特定气味与记忆和图像联系起来,帮助他们记忆并欣赏这个气味的世界。尽管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词汇来描述所有气味,特别是孩子们在描述各种气味方面词汇更是匮乏,但他们可以通过身体语言来表达对气味的喜恶。鼓励他们根据不同气味跳舞或做出动作,这不仅丰富了他们的体验,还提升了他们的感官意识和认知技能。

对于成年人来说,如果想要提升嗅觉能力,可以尝试像专业调香师那样练习,将嗅觉印象与情感连接起来。这种方法,通过记住和分类气味——基于它们唤起的记忆和情感,可以让你更深入地探索气味的世界,揭示那些不易察觉的芳香化合物。你的鼻子可能在24小时内检测到各种新的气味,但你可能无法立即识别它们;记录这些观察结果至关重要。

为了更好地实践这种方法,随手准备一个笔记本,记录下每种气味的名称、闻到的日期和时间。每天只需简短地闻一种精油或任何你想探索的气味。通过重复这个过程,你将逐渐建立起自己的香气数据库。这种实践不仅加强了你对周围世界的感知,也丰富了你的感官体验。

重要的是要记住,由于我们的嗅觉与记忆深刻地相连,它绝非简单的感觉;它微妙地塑造着我们的身份。[24]有时候,特定的气味可以像一个舒适的灯塔,引导我们穿越珍贵的记忆。然而,它们也可能在与悲伤或不愉快的经历相关时唤醒沉睡的创伤。鉴于这种力量,确保下一代能够充分利用我们的嗅觉来导航我们的体验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在斯塔万格的项目是首个系统性研究嗅觉如何在儿童阅读中被研究、实施并创新地融合的项目。当我们开始这段旅程时,我们希望为系统性地将气味整合到儿童学习体验中开创先河。相信通过培养对气味重要性的高度意识,并将其融入儿童乃至我们自己的日常活动中,我们可以激发出巨大的未开发学习潜力。

原文链接:

https://aeon.co/essays/how-smells-can-boost-childrens-learning-and-pleasure

参考文献:

  • [1] Ingebretsen Kucirkova, N., & Gausel, E. S. (2023). Incorporating smell into children’s museums: Insights from a case study in Norway. _Curator: The Museum Journal_, _66_(4), 547–559. https://doi.org/10.1111/cura.12573
  • [2]https://www.researchcatalogue.net/view/7344/7350
  • [3] Furenes, M. I., Kucirkova, N., & Bus, A. G. (2021). A Comparison of Children’s Reading on Paper Versus Screen: A Meta-Analysis. _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_, _91_(4), 483–517. [https://doi.org/10.3102/0034654321998074](https://doi.org/10.3102/0034654321998074)
  • [4]:Kucirkova, N., Littleton, K., & Cremin, T. (2017). Young children’s reading for pleasure with digital books: Six key facets of engagement. _Cambridge Journal of Education_, _47_(1), 67–84. [https://doi.org/10.1080/0305764X.2015.1118441](https://doi.org/10.1080/0305764X.2015.1118441)
  • [5]:_Stavanger Declaration – E-READ COST_. (n.d.). Retrieved February 25, 2024, from [https://ereadcost.eu/stavanger-declaration/](https://ereadcost.eu/stavanger-declaration/)
  • [6]:The importance of sensorial and spatial aspects in family reading at home: Insights from a national survey in Norway. (2023). _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Open_, _4_, 100227. [https://doi.org/10.1016/j.ijedro.2023.100227](https://doi.org/10.1016/j.ijedro.2023.100227)
  • [7]:Ingebretsen Kucirkova, N. (2023). Tracing the smells of childhoods with an olfactory research inquiry. _Qualitative Research_, 14687941231210771. [https://doi.org/10.1177/14687941231210771](https://doi.org/10.1177/14687941231210771)
  • [8]:Kucirkova, N., & Mwenda Chinula, N. (2023). Olfactoscapes in Malawi: Exploring the smells children like and are exposed to in semi-urban classrooms. _Childhood_, _30_(4), 451–470. [https://doi.org/10.1177/09075682231200131](https://doi.org/10.1177/09075682231200131)
  • [9]:https://trendingineducation.com/2023/10/sensory-learning-in-the-digital-age/
  • [10]:Moss, M., Hewitt, S., Moss, L., & Wesnes, K. (2008). Modulation of cognitive performance and mood by aromas of peppermint and ylang-ylang. _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euroscience_, _118_(1), 59–77. [https://doi.org/10.1080/00207450601042094](https://doi.org/10.1080/00207450601042094)
  • [11]:Løkken, I. M., Campbell, J. A., Kucirkova, N. I., & Dale, P. (2023). Experiment protocol: Exploring the sense of smell in digital book reading. _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Open_, _5_, 100285. [https://doi.org/10.1016/j.ijedro.2023.100285](https://doi.org/10.1016/j.ijedro.2023.100285)
  • [12]:Dahmani, L., Patel, R.M., Yang, Y. _et al._ An intrinsic association between olfactory identification and spatial memory in humans. _Nat Commun_ **9**, 4162 (2018). https://doi.org/10.1038/s41467-018-06569-4
  • [13]:Rolls, E. T., Kringelbach, M. L., & De Araujo, I. E. T. (2003). Different representations of pleasant and unpleasant odours in the human brain. _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science_, _18_(3), 695–703. [https://doi.org/10.1046/j.1460-9568.2003.02779.x](https://doi.org/10.1046/j.1460-9568.2003.02779.x)
  • [14]:Bushdid, C., Magnasco, M. O., Vosshall, L. B., & Keller, A. (2014). Humans Can Discriminate More than 1 Trillion Olfactory Stimuli. _Science_, _343_(6177), 1370–1372. [https://doi.org/10.1126/science.1249168](https://doi.org/10.1126/science.1249168)
  • [15]:Trimmer, C., Keller, A., Murphy, N. R., Snyder, L. L., Willer, J. R., Nagai, M. H., Katsanis, N., Vosshall, L. B., Matsunami, H., & Mainland, J. D. (2019). Genetic variation across the human olfactory receptor repertoire alters odor perception. _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_, _116_(19), 9475–9480. [https://doi.org/10.1073/pnas.1804106115](https://doi.org/10.1073/pnas.1804106115)
  • [16]:Spence, C. (2021). The scent of attraction and the smell of success: Crossmodal influences on person perception. _Cognitive Research: Principles and Implications_, _6_(1), 46. [https://doi.org/10.1186/s41235-021-00311-3](https://doi.org/10.1186/s41235-021-00311-3)
  • [17]:Spence, C. (2021). Musical Scents: On the Surprising Absence of Scented Musical/Auditory Events, Entertainments, and Experiences. _I-Perception_, _12_(5), 20416695211038747. [https://doi.org/10.1177/20416695211038747](https://doi.org/10.1177/20416695211038747)
  • [18]:Spence, C., & Di Stefano, N. (2022). Coloured hearing, colour music, colour organs, and the search for perceptually meaningful correspondences between colour and sound. _I-Perception_, _13_(3). [https://doi.org/10.1177/20416695221092802](https://doi.org/10.1177/20416695221092802)
  • [19]:Suggate, S., & Lenhard, W. (2022). Mental imagery skill predicts adults’ reading performance. _Learning and Instruction_, _80_, 101633. [https://doi.org/10.1016/j.learninstruc.2022.101633](https://doi.org/10.1016/j.learninstruc.2022.101633)
  • [20]:Bordegoni, M., Carulli, M., Shi, Y., & Ruscio, D. (2017). Investigating the effects of odours integration in reading and learning experiences. _Interaction Design and Architecture(s)_, _32_, 104–125. [https://doi.org/10.55612/s-5002-032-007](https://doi.org/10.55612/s-5002-032-007)
  • [21]:Dickinson, D. K., & Smith, M. W. (1994). Long-Term Effects of Preschool Teachers’ Book Readings on Low-Income Children’s Vocabulary and Story Comprehension. _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_, _29_(2), 105–122. https://doi.org/10.2307/747807
  • [22]:Schnotz, W., & Kürschner, C. (2007). A Reconsideration of Cognitive Load Theory. _Educational Psychology Review_, _19_(4), 469–508. [https://doi.org/10.1007/s10648-007-9053-4](https://doi.org/10.1007/s10648-007-9053-4)
  • [23]:Weng, C., Otanga, S., Weng, A., & Cox, J. (2018). Effects of interactivity in E-textbooks on 7th graders science learning and cognitive load. _Computers & Education_, _120_, 172–184. [https://doi.org/10.1016/j.compedu.2018.02.008](https://doi.org/10.1016/j.compedu.2018.02.008)
  • [24]:https://psyche.co/films/for-a-chinese-tea-master-each-sip-is-a-rich-expression-of-memory 
本文系作者 追问nextquestion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17:06

F1时隔5年重回中国,维斯塔潘获得冠军

17:05

广东海事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北江东江部分水域停航

17:05

中信证券:未来一个月市场博弈仍然激烈,配置上建议继续偏向红利

16:50

蓝思科技:2023年净利同比增长23.42%,拟10派3元

16:45

通达海:2023年净利同比降37.51%,拟10转4派5元

16:43

神舟十八号载人飞行任务发射场区展开全系统合练

16:26

贵州轮胎:贵轮转债将于4月24日收市后强制赎回

16:25

广东韶关市武江区政府办:此前失联的江湾镇已经恢复联系

16:20

“独角兽”企业梯度培育办法正加快研究制定

16:17

北江可能发生特大洪水,珠江防总、珠江委将应急响应级别提升至Ⅱ级

16:03

中文在线:2023年净利8943.7万元

16:00

招商南油:一季度净利润6.71亿元,同比增长65.32%

15:45

中际旭创: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303.84%

15:32

工信部:支持贵州围绕“六大产业基地”建设,积极承接产业转移

15:22

A股市场存在结构性机会,多位知名主动权益基金经理一季度积极加仓

15:22

中国信通院将面向电池等重点行业推进产品数字护照

15:08

提供岗位近5万个,15个省(区、市)大中城市联合招聘活动启动

14:39

9个江河水位超警戒,广东清远英德全市转移人员19349人

14:09

中国贸促会新闻发言人就美对华发起301调查发表谈话

14:04

央行副行长宣昌能会见IMF第一副总裁戈皮纳特及有关国家财政部和央行副手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