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前妻向次子追讨10亿港元,母子反目还是“技术性”讨债?

许家印前妻丁玉梅成了债权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许家印被捕至今已过去5个月,公开市场鲜有他的消息,但他的前妻,却开始有了新动作。

许家印前妻向次子追讨超10亿港元

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前妻丁玉梅2月26日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向许家印次子许腾鹤追讨折合逾10亿港元。入禀状称,根据原告与被告于2020年6月16日签订的贷款协议,被告未有在约定还款日向原告人还款,因此原告向被告申索港币7.3248亿元,当中包括贷款本金港币5亿元、利息港币4500万元及每日逾期利息港币逾18万元;美元4097万元,当中包括本金美元3000万元、利息美元270万元及每日逾期利息美元827万元。

双方签订贷款协议的时间点2020年,正是恒大物业恒大汽车在资本市场引入上百亿投资的时候,据悉,恒大系3家上市公司,这一年的股权融资获得了720.64亿港元现金流。这一年也是恒大对土地储备和非房地产业务的投入最大的一年。也是“爆雷”前,恒大最风光的一年。

2023年9月28日,许家印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当时,许家印的二儿子许腾鹤在许家印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已被带走。同时,丁玉梅已在境外。

许家印与丁玉梅早已传出离婚消息

在恒大3家上市公司内部,丁玉梅没有担任过任何要职。作为持股方,丁曾出现在中国恒大集团的业绩公告里面。据统计,按照大股东累计获得的分红金额排名,许家印家族排在第一名。自2009年上市以来,中国恒大累计分红达733.86亿元。许家印夫妇常年控制了中国恒大七成左右的股权,累计可能拿走超过500亿元,占比达到了68.54%。

在2021年年报中,丁玉梅在公告中的身份为“董事局主席许家印配偶”;2021年底,许家印及其妻子丁玉梅作为一致行动人,共同出售中国恒大12亿股股票;在恒大物业2023年6月延迟刊发的2022年度报告中,仍将丁玉梅称为“许太太”,且其持有权益的身份表述为“配偶权益”,与许家印、Xin Xin(BVI)Limited(鑫鑫公司)为一致行动人。但在中国恒大于2023年8月14日晚间所发布的一系列公告中,丁玉梅被称为“独立于本公司及其关联人士的第三方”,并未如此前一般被列为许家印的配偶。

至此,“许家印离婚”说法开始流传,并被质疑此举或为“技术性离婚”,丁玉梅可借此在财务上与许家印进行分割,规避债务等问题。有报道称,许家印通过与丁玉梅进行“技术性离婚”已将部分资产转移至境外。

据公开消息称,丁玉梅与许家印共育有2子,分别为大儿子许智健、次子许腾鹤。许腾鹤曾参与恒大系事务众多,且均属于管理层职位。他曾担任恒大集团珠三角公司董事长多年,也曾主导过恒大财富的重要工作。

2023年9月16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布案情通告称,依法对恒大金融财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杜某等涉嫌犯罪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悉,上述通告中的杜某(杜亮),便是许腾鹤的下属。

丁玉梅为何要告许腾鹤?

某位业内人士分析称,有一种可能是许腾鹤的境内负债快要清算了,司法机构已准备执行其个人资产用来还债,丁玉梅收到消息后立马以债权人的身份加入。值得注意的是,丁玉梅和许腾鹤虽然是母子关系,但法律上是独立的个体,哪怕许家印父子之间存在连带清偿责任,已经离婚成为无关联第三人的丁玉梅照样可以向父子俩追索债务,不用受到任何牵连。离婚加起诉儿子,这套组合拳足以让丁玉梅实现从债务人向债权人的转变。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认为,丁玉梅向次子追债背后可能存在三种情况,一是家族成员之间的确定存在财产争议纠纷,诉诸法院;二是变相转移财产,利用法律诉讼的方式规避债权人的追债,或者进行财产的二次分配或转移等;三是,商业或家族战略,通过诉讼的方式来达成某种商业或财务上的目的。他进一步表示,“目前批露的信息有限,很难准确判断这是不是变相转移财产,以及最终的诉讼结果是否能拿到钱。”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猜测,这不排除是丁玉梅和许腾鹤利用掌握的恒大企业内部信息进行的“猫鼠合作”游戏,旨在抢在其他债权人之前转移资产和维护个人债权。实际上,这种法律诉讼通常是基于具体的合同违约或其他法律依据,在没有更多详细信息的情况下,对这样的解读应持谨慎态度,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一可能。

此次丁玉梅向许腾鹤追讨债务的消息一出,再度引发网友对于“许家家务事”的质疑,究竟是家族财产纠纷还是变相转移资产?夫妻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是否应一同偿还?专业律师表示,案件审理具体要看丁玉梅分割财产、追讨债务的性质和具体发生的时间线,归根结底,恒大系爆雷,所涉金额之大、所涉范围之广、所涉公众利益之深,已绝非许家内部之事,于情于理,法律要保护的都是所有公民的合法权益。

中国恒大危机不断

2024年,恒大“爆雷”的事情仍未画上句号。除丁玉梅向次子讨债一事之外,中国恒大危机不断。

2月19日,恒大地产及相关当事人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处分决定,违规事实主要为恒大地产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提交并披露2022年中期报告和2022年年度报告。

2月6日,恒大地产披露,截至2023年12月末,较前次公告所载截至时点新增60条被执行信息,新增被执行金额合计62.73亿元;恒大地产作为被执行人被冻结的子公司及参股公司股权较前次公告所载截至时点新增14笔。

1月29日,此前已经八次延期的中国恒大清盘呈请聆讯在香港高等法院进行,法官正式宣布中国恒大清盘。据悉,法官指出的原因为中国恒大债务重组方案欠缺进展且资不抵债。当日,港股中国恒大、恒大汽车、恒大物业盘中停牌,截至目前中国恒大依然处于停牌状态。这一消息也引发了市场对于恒大未来偿债能力的担忧。钛媒体APP对此也有过专题报道(恒大被下清盘令,债务庞大料难反转)。(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王健,编辑|刘洋雪)

更多宏观研究干货,请关注钛媒体国际智库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除了许家印没跑 其他跑的一个不剩了吧

    回复 2月28日 · via pc
1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