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同方瑞风:业绩依赖关联交易,信披令人生疑| IPO速递

经营方面,同方瑞风存在较多的关联交易,其中使用关联方“清华同方”等授权商标占各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1.47%、61.66%、20.61%。

近期,广州同方瑞风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方瑞风”)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北交所IPO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1600万股。

钛媒体APP注意到,同方瑞风披露的数据与同行浙江国祥披露的数据“打架”,其中2022年的营收相差了10亿元,净利润相差了1亿多元。经营方面,同方瑞风存在较多的关联交易,其中使用关联方“清华同方”等授权商标占各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1.47%、61.66%、20.61%。

关联交易多

同方瑞风主要从事专用性中央空调为主的人工环境调节设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是一家为医疗净化领域,制药、食品、电子半导体等高新工业领域及公共建筑室内环境提供人工环境系统设备解决方案的设备供应商。

2020年-2022年(下称“报告期”),同方瑞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577.77万元、19089.46万元、26060.6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986.86万元、2205.3万元、3714.16万元,业绩持续增长。

钛媒体APP注意到,在上述业绩中,同方瑞风的股东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同方清环持有同方瑞风24.09%的股权,而同方清环为同方股份所控制的企业。报告期内,同方瑞风向同方股份及其所属企业采购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83.26万元、574.76万元、1326.09万元,而同方股份及其所属企业也始终位列在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采购方面,同方瑞风向同方股份及其所属企业采购的金额分别为53.06万元、6.86万元、57.29万元。

此外,同方瑞风还存在使用同方股份授权商标情况,使用“清华同方”等授权商标占各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1.47%、61.66%、20.61%。

对此,监管层要求同方瑞风说明是否存在同方股份及其所属公司替公司介绍、拓展客户或共同参与招投标的情况,与客户签订的合同中是否指定使用“同方”商标产品的情形,如有,请说明占比情况并说明发行人对同方股份等关联公司的依赖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同方瑞风与同方股份于2015年7月10日签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许可同方瑞风无偿使用3项“清华同方”“同方”商标,许可使用期限为2015年7月10日至2025年7月10日。那么,若许可商标到期且未能完成续期是否会对同方瑞风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除了同方股份之外,报告期内,同方瑞风向广州雅坤空调自控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雅坤”)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391.23万元、1695.43万元、2036.23万元,而广州雅坤也始终位列同方瑞风的第一大供应商。需要说明的是,广州雅坤的第一大股东为海呈空调,同时,同方瑞风的实控人之一王四海是海呈空调第一大股东。如此多的关联交易,同方瑞风的独立性是否存在问题?

信披存疑

同方瑞风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其同行可比公司分别为佳力图、英维克、申菱环境、浙江国祥。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浙江国祥因发行市盈率太高、同一资产二次上市等问题备受市场热议。

通过观察同方瑞风的招股说明书,其似乎对浙江国祥的事件也进行了一个“无声的回应”。据悉,在同方瑞风的申报稿中,其披露报告期内浙江国祥的营收分别为101834.32万元、134046.71万元、83289.2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9979.07万元、10134.27万元、5929.85万元。

而在浙江国祥的申报稿中,其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834.82万元、134046.71万元、186653.19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979.07万元、10134.27万元、18591.14万元。

可见,2020年和2021年,同方瑞风披露的数据与浙江国祥披露的数据一样,同时以上述情形推断同方瑞风所披露的净利润指的是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然而,到了2022年,两者所披露的数据却天差地别,其中营收相差了近10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相差了近1.27亿元。

与此同时,在偿债能力方面,同方瑞风披露2022年浙江国祥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26、0.89、62.84%,而浙江国祥自身披露的数据分别为1.36、1.11、58.37%,两组数据均存在不少的差距。

在应收账款周转率方面,同方瑞风披露浙江国祥2020年和2021年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0.02次、21.77次,而到了2022年,其更是直接选择不披露浙江国祥的数据,而浙江国祥自身披露的数据为15.63次、18.14次、15.37次,两组数据完全不相同。

这不禁令人发问,同方瑞风是不是看不上浙江国祥之前闹出来的“风波”?还是其申报稿存在严重的信披违规?

募投项目还有1.57亿元的缺口

募投项目方面。同方瑞风此次北交所IPO上市欲募集1.2亿元用于智能环控与节能空调设备研发生产项目,这也是同方瑞风唯一的募投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项目实际的投资总额27705.68万元,也就是说,若想完成上述募投项目,同方瑞风还需要支付1.57亿元。

对此,同方瑞风表示,上述项目是经历过2023年公司的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并且在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到位前,公司可根据上述项目的实际进度,以自有或自筹资金支付项目所需款项。

有意思的是,截至2022年末,同方瑞风的净资产为1.33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1.12亿元,这也意味着,同方瑞风的净资产完全不足支付上述募投项目1.57亿元的缺口。那么,同方瑞风到底怎么该如何筹钱?

更加有意思的是,在公司面临如此大资金缺口的情况下,同方瑞风还不忘回馈股东。根据同方瑞风近年来的股东大会,关于2020年、2021年、2022年权益分派预案的议案分别向股东现金分红2236.13万元、1565.29万元、1800万元,合计为5601.42万元,而在上述时间段内,同方瑞风合计实现的净利润为7906.32万元,也就是说,同方瑞风将报告期内赚到的70.85%的钱全部分给了股东。同方瑞风既然有钱大举分红,为何如今又要向市场大举募资?(本文首发于钛媒体 APP,作者|邓皓天)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