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九鹭非香和尾鱼的“欧非”,谈谈网文女作家的改编运

钛度号
改编运并非玄学,而是天时地利人和。

文 | 镜象娱乐,作者 | 顾贞观

《与凤行》收官之际,原著作者兼剧集编剧九鹭非香登上了微博热搜,IP改编运被网友热议。在为言情市场提供IP的新一代主力军中,九鹭非香的改编运确实颇佳,最好的例证便是经历改编之后脱胎换骨,成为爆款的《苍兰诀》。

同一领域,有“欧皇”就有“非酋”。新生代网文女作家中,尾鱼的改编运近一两年令外界频频叹息,虽然第二部改编作品《司藤》成为了小而美爆款,但剩下的《玉昭令》《三线轮洄》《西出玉门》表现均不佳。

与“运”字挂钩,似乎总带着玄学成分,但无论是桐华、匪我思存等老牌作者,还是如今的九鹭非香、尾鱼、Priest等,她们的改编运皆与整个影视行业发展的大浪潮息息相关,没人能在持续变幻的行业局势下长久稳坐高地,有的只是天时地利人和。

九鹭非香的地利与人和

全职作家九鹭非香称得上高产,如今她已完结的长篇小说达到十八部,其中超十部出版,被影视化的包括《招摇》《与君初相识》《苍兰诀》《七时吉祥》《护心》《与凤行》等多部IP。在一众新生代网文女作家中,九鹭非香的改编运是有目共睹的。

虽说上述剧集谈不上部部大爆,比如《苍兰诀》之后的《七时吉祥》便相对遇冷,也受到了较大争议,但整体来看,九鹭非香的IP改编爆款率是相当高的,目前在版权市场很受欢迎。《与凤行》播出前,九鹭非香的《司命》和《与晋长安》就已经被提上了改编日程。

九鹭非香的成功,与自身硬实力密切相关。抛开作品情节架构完整、设定新颖、符合传统价值观等头部IP必备素质不谈,九鹭非香小说的独特之处在于幽默感较强,文风轻松搞笑,即便她所擅长的奇幻题材避不开虐恋套路,但在她的小说中,虐恋往往都是点到为止,力度控制得恰好到处。

此外,九鹭非香小说中的女主设定也很出彩,路招摇、纪云禾、小兰花、沈璃等女主个性特色都很鲜明,比如小兰花灵动可爱、路招摇果决豪爽、纪云禾温柔坚强。同时,她们身上也有一大共性,那就是都带着显性或隐性的大女主色彩:精神内核强大、意志力坚定、个体独立性较强。

从第一部改编IP《招摇》的播出算起,九鹭非香成为古偶领域IP改编新贵的时间也仅五年,这五年里,古偶市场的内容需求与她的IP匹配度渐渐走高。首先,除了《东宫》等为数不多的案例,近几年传统言情IP偏爱的苦情戏有了熄火之意,其次,小白花式女主和“虐女文学”路人盘逐渐缩小,这都是九鹭非香IP走俏的天时地利人和。

不过,客观来说九鹭非香的成功是多项因素共同决定的,原作基础相对扎实固然重要,但并非全部。九鹭非香的一众IP改编中,《招摇》是公认的原著质量最高,但改编最差的;《苍兰诀》在原著粉中得到的普遍评价是底子薄弱,但改编做到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如今刚刚完结的《与凤行》,原作与改编均挑不出太多毛病,但能成为爆款更多在于“人抬剧”。

在《招摇》《护心》《与凤行》等多部剧中,九鹭非香都担纲了编剧一职,也多次引发“原作者是否适合担任编剧”的讨论,《招摇》与《护心》播出期间,因魔改和烂尾等问题,不少原著粉甚至呼吁九鹭非香远离自己的小说改编。《护心》收官之前,九鹭非香甚至被骂上了热搜。

热度口碑双收的《苍兰诀》中,九鹭非香并未出现在编剧行列,影视编剧对《苍兰诀》原著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解决了部分世界观架构难落地、男主人设不讨喜、男女主感情线缺乏细节支撑等核心问题。可以说,《苍兰诀》能成为爆款,来自导演、演员等维度的影响都是相对靠后的,剧本的成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显然,编剧运本身也是改编运的一部分。纵观过去几年古偶领域的IP改编,《苍兰诀》可谓为数不多被业内外一致认可的代表性案例,并不是所有网文作者都能有如此上佳的编剧运。

良作难改编的尾鱼IP

有“欧”便有“非”,近几年崛起的新一代网文女作家中,尾鱼的改编运就“背”了很多。尾鱼的《司藤》播出时间比九鹭非香的《招摇》晚了两年,但从出圈度来说,《司藤》更胜一筹,是当年剧集市场公认的黑马之作和小而美爆款。只是《司藤》之后,尾鱼的《玉昭令》《西出玉门》两部剧集,以及一部网络电影《三线轮洄》都走向了哑火,热度口碑均不佳。

其中两部剧集投入成本都不低,2021年,《玉昭令》的出品方愚恒影业母公司龙韵传媒,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提到,《玉昭令》原著《开封志怪》版权费高达1300万,当时《司藤》仍未出圈,这一版权价格多少令外界有些意外。不过,也不排除是版权购入较早的原因,前几年各大影视公司争相抢购IP,市场溢价相当严重。

《司藤》火爆之后,尾鱼的一众IP被影视市场寄予厚望。当初《司藤》在优酷内部的定级仅为A级,主演景甜和张彬彬均非头部明星,相比之下,2023年的《西出玉门》明显抬咖,制作经费充足,由倪妮与白宇担纲主演,定级保底都在S级,可惜《西出玉门》最终的市场表现并不尽人意。

“她是晋江唯一一个让我觉得更像小说家而不是写手的人”,有读者曾如此评价尾鱼。在晋江女频文质量断代下滑的当下,文学功底深厚、悬疑惊悚风格独树一帜、故事架构精妙且叙事严丝合缝、想象力天马行空的尾鱼作品,很难找到代餐。从IP改编价值而言,尾鱼无疑是处于第一梯队的,她的IP改编之路走得不顺,不是“运气不好”便能解释的。

《司藤》播出后,尾鱼的IP成为香饽饽,市场对IP价值的判断并未出错,首先,尾鱼作品中常见的“女A男O”设定契合当下女性观众的偏好,其次,近一两年一般向悬疑剧女性受众持续增加,女性向悬疑题材成为新风口,也证明了尾鱼的IP有广泛的受众基础。但问题在于,文学性较强的悬疑IP,改编难度也是位列第一梯队的,极度考验主创团队的综合硬实力。

以《西出玉门》为例,观众的争议点相当分散,有人认为叙事节奏过慢,有人认为倪妮的表演油腻感较强,也有人指出剧集悬疑惊悚氛围铺垫不足,更像是“旅游宣传片”,男主女感情线也缺乏张力。而这都是《西出玉门》身上存在的问题,换言之,该剧存在多处短板,这也侧面印证了尾鱼的高概念IP的改编难度。

尾鱼自身对作品改编现状显然也是不满意的,2021年,她曾发文吐槽自己的IP被频频魔改:“截至目前,真是除了《司藤》,其他的改编剧本,送到我手里的,我都表示了强烈的反对,而且这种反对从来不是基于过审的,而是基于对人设和故事逻辑的。”当时,她也表示“以后不卖版权了,要卖就在合同里写明作者有剧本编审权吧”。

《西出玉门》的改编尾鱼是否满意外界不得而知,但该剧播出后,吐槽不符合原著的声音并不多。如今,售出IP版权的《四月间事》《龙骨焚箱》《枭起青壤》《七根心简》中,尾鱼首次担任编剧的《七根心简》已经进入2024年待播剧行列,这一次,尾鱼能否逆转自身的改编运,是外界较为关注的。

行业进程中的“改编运”

九鹭非香和尾鱼,是近几年新生代网文女作家中改编运对比较为显著的,但回顾两位作者的IP改编生涯,不难发现所谓的改编运并非玄学。影视行业进入IP时代以后,不少被贴上“改编运颇佳”或“缺乏改编运”的女作家同样如此,比如桐华、Priest等等。

在言情小说界的“四小天后”中,桐华和匪我思存过去十多年的IP改编运,一直被公认遥遥领先,两人既有早年的《步步惊心》《佳期如梦》《千山暮雪》等经典作品,近几年也带来了《长相思》《东宫》两大古偶爆款。相比之下, 寐语者和藤萍的影视剧改编作品相对较少,寐语者的《帝王业》改编的《上阳赋》,更是在章子怡担纲主演的前提下播出即遇冷。

但改编运强如桐华,也不是一路顺风顺水,《风中奇缘》之后,桐华的《大汉情缘之云中歌》《最美的时光》《上古情歌》市场表现都不佳,其中两部古装剧在豆瓣的评分甚至未达到及格线。且不谈改编是否还原这一老生常谈的问题,当时正是《楚乔传》等高投资的奇幻题材火爆之时,特效上掉队太多的《上古情歌》严重缺乏竞争力。

再来看Priest,她则是公认的无论言情题材还是耽美题材都缺乏改编运的头部作家。Priest首部被影视化的IP《镇魂》预算捉襟见肘,剧本也不尽人意,剧集能出圈主要仰仗两位男主朱一龙与白宇的精湛演技。之后Priest的一众耽美IP改编作品中,已播的《山河令》受到主演连带影响,早已开机的《深渊》《山河表里》目前仍不确定能否顺利播出。

理论上,只要有一部IP成为爆款,作者在“改编运”上便已成功了一半,但遍观诸多头部作者的IP改编经历也能发现,在影视行业的大周期内一切都是未知的,行业阶段性的环境与风向变化、IP制作方的市场判断和投入的成本精力、主创团队的硬实力等,都是影响IP成败的关键,这些不确定性因素加起来便是改编运的玄学。

可以说,在IP改编市场大多时候都是形势比人强,作者能“求之于势”的空间也是有限的。比如,相比于早年的“四小天后”,如今的九鹭非香作品质量仍有差距,但影视行业在言情IP的开发上早已进入成熟化及标准化运作阶段,整个言情赛道的下限也在随之提升,头部作者的IP改编中,很少再出现 《上古情歌》此类豆瓣评分仅在3分左右的无争议烂剧。

除了九鹭非香,近几年古偶赛道还涌现出了不少新秀作者,如《长月烬明》背后的藤萝为枝、《长风渡》背后的墨书白、《神隐》《安乐传》背后的星零,但她们都未能像曾经的匪我思存、顾漫等一样,在言情领域占据统治地位。这固然源于新一代作者的作品质量普遍下滑且严重同质化,也受如今言情IP改编愈发快餐化的大趋势影响。

在此背景下,改编运不佳的尾鱼,显然还需等待女性向悬疑探险题材的市场进一步成熟。从“马伯庸宇宙”到“紫金陈宇宙”,头部男性向悬疑题材频频取得成功,两大IP宇宙也几乎没走过多少冤路,但这是建立在悬疑类型自崛起以来,便是以男性向为主视角的基础上的。相比之下,视频平台如今欲打造的“尾鱼宇宙”,仍缺乏经验与方法论的沉淀。

本文系作者 镜像娱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2024-07-22 23:02

大商所、郑商所夜盘收盘,纯碱跌逾2%

2024-07-22 22:55

抖音:治理虚假人设,重点包括无法核实的高管身份、自封无法验证的“大师”

2024-07-22 22:44

引导资金向创新领域聚集,科创板ETF产品加速上新

2024-07-22 22:35

宁通信B: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2024-07-22 22:29

美股光伏概念股盘初普遍走高,大全新能源涨近14%领跑

2024-07-22 22:27

北京警方通报“人大教授性骚扰女博士”事件:已依法介入调查

2024-07-22 22:22

由于需求降温,保时捷放弃电动汽车销售目标

2024-07-22 22:21

福布斯公布《2024中国最佳CEO》,拼多多陈磊、赵佳臻,小米雷军,农夫山泉钟睒睒等人上榜

2024-07-22 22:15

近10家上市公司盘后披露回购计划公告,广汇能源拟最高8亿元回购并注销

2024-07-22 22:14

瑞银:油价未来几周将突破每桶90美元

2024-07-22 22:13

佳士得2024年上半年全球成交总额21亿美元

2024-07-22 22:12

富艺斯2024年上半年珠宝拍卖同期增长191%

2024-07-22 22:07

苹果等多个美企高管现身北京

2024-07-22 22:06

CrowdStrike跌超12%,触及六个多月来低点

2024-07-22 22:05

美股半导体股涨幅扩大,英伟达涨逾4%

2024-07-22 22:03

ICE纽约可可期货涨超7%

2024-07-22 21:52

中国黄金协会声明:中国国际黄金大会将召开,有不法机构借机诈骗,将保留追责权利

2024-07-22 21:50

郑州推出近5万套“团购房”

2024-07-22 21:47

特斯拉涨幅扩大至5%

2024-07-22 21:46

强生寻求美国FDA批准Spravato作为单一药物治疗成人耐药性抑郁症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