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浪头上的九鹭非香,影视改编潮下的新一代

钛度号
九鹭非香第一本出版网文《本王在此》出版的年份,与影视IP改编潮的开端相近。其所代表的新一代作者是充分成长在影视内容环境中的一代人,在创作之初即面对网文和影视紧密结合的时代。无论是个人对影视的理解,创作的原点,还是参与意识,都与前一代作者有所不同。

文|新声Pro,作者 | 赵铭

《与凤行》播出时,距离九鹭非香出版原著《本王在此》已经过去了十年。

这是九鹭非香作为IP原作者,继《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苍兰诀》《护心》之后,第四部在长视频热度破万的作品,也是其作为编剧参与的作品之一。

从《仙剑奇侠传》到今天,仙侠剧在近二十年的时间几经更迭。在如今的很多故事里,男女主「为爱天崩地裂」的羁绊在大开大合的极致拉扯中被永恒化和纯粹化,从而为女性受众提供一种超脱于现实的观影体验。但当「虐恋」沦为主调,仙侠市场也被诟病日渐趋同,人设大同小异。

九鹭非香是仙侠题材新一轮IP改编潮中的一个新兴力量。除了四部热度过万的作品,还有《招摇》《七时吉祥》等IP已被影视化,《来战》《长生》《司命》《本如寄》等十余部作品也在开发当中。

在市场认知中,九鹭非香文风幽默活泼,擅长以轻松的笔触四两拨千斤,不追求沉重的虐恋,规避常规套路。就像《与凤行》以田园生活打底,把男女主的情感推进融入到「做饭」与「煎药」的日常中,细腻的人物推进也让剧情具有了一丝现实主义。

富有新意的人设也是九鹭非香作品中较为突出的一点,尤其体现在女主角的人设上。《招摇》中直率豪迈的路招摇,《与凤行》中强大成熟的王爷沈璃,《苍兰诀》中外柔内刚的小兰花,都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男主角则常因反差感令人欲罢不能——魔尊的出现正是因为九鹭非香「想看到一个狂炫酷拽不可一世的男主,被一个常规情况下他动动手就能捏死的小花妖拿捏的无可奈何,气急败坏,歇斯底里」,并创造了「双魂一体」这一独特的故事设定。

对九鹭非香来说,仙侠题材仍然是她在写作中能最大化完成自我表达的领域。不同于现实世界的束缚,在仙侠的世界里,作者可以自由地构建一个新的世界。人物的行动会有非常大的自由度,将各种情绪体验拉到极致。以「生死」为例,在其他题材中严肃沉重的生死情节,在仙侠题材中反而可以被戏说为转世、凡间历劫。

「题材的自由度和对情绪的极致拉扯,也是之所以大家认为这个市场已经同质化,但还是不断有新作的原因。」她说。

网友戏称九鹭非香「改编运」好,这与九鹭非香本人写作时潜在的影视化思维有关。

从外部环境来看,随着网文IP改编热潮,面对受众对于「魔改」的抵触,越来越多IP作者有机会参与到影视化环节。一些作者甚至开始自己成立公司,掌握作品改编的话语权。

九鹭非香第一本出版网文《本王在此》出版的年份,与影视IP改编潮的开端相近。其所代表的新一代作者是充分成长在影视内容环境中的一代人,在创作之初即面对网文和影视紧密结合的时代。无论是个人对影视的理解,创作的原点,还是参与意识,都与前一代作者有所不同。

2019年,九鹭非香成为恒星引力签约创作者,成为其IP源头之一。恒星引力旗下另一签约创作者未再是《怪你过分美丽》《我要逆风去》的作者兼编剧,她曾提到,作家应该代入剧本创作思维写小说,「可以大大缩短自己IP影视化的时间」。

虽然并不热衷于追求编剧身份,但在制作方的邀请之下,九鹭非香也曾参与过多次影视化改编,如《招摇》、《护心》以及这一次的《与凤行》。

网文与编剧是两个工种,九鹭非香用「造房子」来形容,小说是一间精装房,所见即所得;而编剧的剧本是一个毛坯房,后续还有铺砖、粉刷、软装等种种环节。这也意味着,做编剧需要更强的团队意识。

依据对仙侠市场的观察,她认为,观众如今更喜欢「人物关系比较极致、情节更加刺激的内容。」电视剧主要讲的是「人物」,她说,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也都与人物弧光有关。

九鹭非香也在不断学习影视作品的经验,将思路引入自己的网文写作。在写作阶段,她会持续思考三个问题:什么样的情节能让人物立住,什么样的情节能制造更大的冲突和矛盾、抓住读者的眼球,以及什么样的情节最能调动、撩拨读者的情绪,让其感受到愉悦或刺激。

前不久收官的《与凤行》,获得了超过30000的平台热度。实际上,这部剧集的编剧思路更尊重原著表达,跳脱了仙侠剧的窠臼。剧版开篇没有快速展开世界观,反而用六集篇幅描绘行止和沈璃的小院生活,塑造了属于自己的仙侠剧节奏;男女主的感情线更加「熟龄向」;延续了九鹭非香轻松诙谐的文风,导演邓科放大了这种轻喜剧特质,让《与凤行》的剧集整体呈现出不同的质感和色彩。

市场的积极反馈,也给了九鹭非香新的启发。

以往的剧本改编经历中,世界观是否清晰、剧情起伏是否足够都是主创所担心的问题。但《与凤行》的尝试让大家看到,仙侠剧可以有自己的节奏,不一定要按照市场定式去推进,或是过分预设观众可能「看不懂」或是「没耐心」。「实际上观众会给影视剧更多的包容,慢慢去了解世界观与人物。」

这一点或许能为仙侠剧的推陈出新打开想象力,在市场大模板之下保留自己特殊的故事气质。在进阶自己的编剧能力之余,九鹭非香表示,未来再有片方邀约做编剧,如果对方愿意,也会尝试争取按照原著推进。

以下是《新声Pro》与九鹭非香的部分对话摘录。

声Pro:时隔多年,再次以编剧身份着手《与凤行》这个故事,自己在心态上有哪些变化?

九鹭非香:最开始就是简单根据两个人的感情线设置整个故事,现在改编成影视剧,想在人物上面更深挖一些,会着重去体现两个人的责任和使命,行止身上的那种孤独感和神明的使命感会做得更重一些。从当年到现在,人生观和思想也有一些变化,根据这些年的一些感悟,对人物进行了一些深挖。

新声Pro:新丽找来改编,他们看中的是什么?

九鹭非香:两个人物。中间有一段两人都知道自己的感情,但又因为自身的责任,很拉扯,是比较偏向成年人的爱情。戏的内核就是当自我追求和自我使命产生冲突的时候怎么解决。

新声Pro:《与凤行》前六集大家会觉得节奏比较慢,当时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九鹭非香:当时也讨论过要不要变得更快?比如在最开始去讲一个世界观。更多时候做剧有一个定式:市场上的剧是什么样?观众怎么才能看懂?

但因为大家看完整个剧后,再回看前几集会觉得这样的日子好像也不错。讨论后就觉得,前面的节奏可以按照原著来,不用担心观众觉得平淡不够刺激,还是要保留一个难能可贵的、相处的时光。

反复多次之后,大家意见还是回归到原著,邓科导演也是擅长拍喜剧,所以决定做轻喜剧,在上面生发一些笑点和细节。

新声Pro:这次做编剧给了你哪些启发?

九鹭非香:大家也提到,原著剧情起伏不那么大,世界观没那么清楚。在前期改编的时候也多次讨论过是否要增加剧情起伏,讲清楚世界观。但经过这次尝试,会发现观众其实也会给影视剧更多的包容,在剧情里慢慢去了解这个世界观是什么样子,慢慢代入人物。

以后的剧肯定会根据片方的要求做一些调整,但是如果片方愿意的话,还是尽可能按照原著来吧。

新声Pro:做了几次编剧,你觉得做编剧和做作者有什么不同?

九鹭非香:更加深刻认识到编剧是一个服务行业,小说是个人表达,编剧是委托创作,受制会比较多。作为编剧,更多的是一个沟通的工作,怎么去把文本具体落实。

用装修来比喻很恰当。小说是一个精装房,所见即所得,读者住进去什么感受看一眼就知道了;编剧写完以后只是一个毛坯房,甚至是一个框架,有人去铺砖,有人去设电线,有人去粉刷,最后软装。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团队意识要越来越强,大家一起去协作。

新声Pro:你写了很多玄幻题材的故事,你觉得什么样的故事比较容易影视化?

九鹭非香:电视剧主要是讲人物,就像小时候看《西游记》,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孙悟空是什么样的人,记住的事也与人物弧光有关。可以学习到的,就是怎么把人物立住。

《与凤行》前面剧情比较平淡,直到行止去救地仙的时候,巨大的冰箭从天而降,大家开始觉得好爽,然后一步一步情节往上推。每个情节都紧扣前面,也紧扣人物关系,让两个人的人物更加立体。

写网文的时候就会一直思考,一是什么样的情节能树立人物,第二是什么样的情节能有更大的冲突和矛盾,抓住读者的眼球,第三是什么样的情节能调动、挑拨读者的情绪,让读者感到愉悦、刺激。 

新声Pro:根据你的观察,你觉得观众对于仙侠剧的需求有哪些变化?

九鹭非香:可能和大家生活的环境或者观影环境有关,大家更喜欢一些轻松的、人物关系比较极致、刺激的东西了。所以也会想怎么更加有冲突有矛盾,快速刺激观众情绪。

新声Pro:为什么说仙侠题材能最大化完成你的自我表达?

九鹭非香:仙侠题材有一个非常好的优势,可以把人物放置于大家都没有去过的世界,这个世界里的规则都由作者本人来定。

现代题材创作很受限,车祸、绝症现在都被当成狗血了,但仙侠里你可以用更合理的方式,把生死体现出来,也会让人物有非常大的自由度,各种情绪体验可以拉到极致。因为其他题材里生死一定是非常严肃、沉重的话题,仙侠反而可以去戏说,比如转世,比如去凡间历劫。

虽然大家觉得古偶已经做了很多、很同质化了,但还是会不停有新作,就是因为这个题材的自由度和对情绪的拉扯,情绪体验是非常极致的。

新声Pro:你如今和恒星引力的合作方式是怎样的?

九鹭非香:核心是支持我的IP去进行影视化开发。平常他们不会干涉我的创作,会给我们很多支持,比如对接经纪、处理合同,也会交流行业信息和创作方向。公司有很强的制作能力,也愿意开发签约创作者的作品,只是因为不同作品的开发规划和布局不同,现在有很多开发中的我的IP影视化作品待制作、面世。

新声Pro:现在你对写作和自我的追求是什么?

九鹭非香:我没有很强的意愿去主动做编剧,还是更喜欢作者的身份。当然如果有片方找来,时机合适,也会去看。

我现在正在写一部现代文,更新地比较慢。因为现代文不是我擅长的领域,不能像仙侠一样大开大合,要用细节去处理和展现人物。

也不是以跳出舒适圈为目的。一开始写小说就是因为自己喜欢看小说,想写出自己想看的情节,写一个喜欢的故事。现在反而更想去探知自己内心到底想写什么,以当下的感受出发。

本文系作者 新声Pro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16:14

商务部:欧方初裁披露扰乱中欧新能源车互利合作

16:11

雷鸟创新李宏伟:AI+AR将成为下一代智能平台的最佳组合

16:09

特斯拉美股盘前大涨超6%

16:08

博通美股盘前涨近15%,股价再创历史新高

16:06

中国业界申请政府对欧盟乳制品和猪肉展开反补贴反倾销调查?商务部回应

16:05

美国新制裁超300个中俄实体和个人,外交部:反对非法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

16:00

商汤绝影许亮:作为新质生产力,AI会彻底颠覆研发模式

15:57

一汽解放:5月销量合计22017辆

15:55

多方反对欧盟对中国电动车加征关税,外交部:欧方应立即纠正错误做法

15:53

远程新能源商用车集团宋兆桓:AI构建的科技生态需要能源为基石

15:51

2000万美元铜产品丢了?物产中大回应:正向子公司核实情况

15:47

中建智地112亿斩获北京“巨无霸”地块

15:46

欧洲央行管委Muller:目前还没有达到通胀目标

15:45

宝马中国资本据悉拟发行熊猫债,两品种总计不超40亿元

15:43

国债期货收盘涨跌不一,30年期主力合约涨0.28%

15:42

梅赛德斯—奔驰南非公司开始就700个可能的裁员展开谈判

15:40

欧盟加征关税后,中方是否反制?外交部:将坚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15:38

青岛:到2025年力争整车产量达到40万辆,新车市场渗透率达到45%左右

15:36

环球资源张牧:CTIS致力于成为中国消费科技品牌新主场

15:35

蚂蚁集团副总裁蒋国飞离职,赵闻飙接管

扫描下载App